<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领主大人
    看着干瘦无力的小胳膊,青阳欲哭无泪。 ≧ ≦

     从醒来那刻起,这就是他以后的名字。

     如今的他,只是一位十三岁的小屁孩。

     “算了,小屁孩就小屁孩吧,终究可以长大,起码有那么一大片封土,以后我也是地主老爷了,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无力的向后躺去,倚在松软舒适的兽皮靠枕上,青阳无神的看着床帏陈旧褪色的布幔,用精神胜利法尽力安慰自己,总比穿越成奴隶要好的多。

     从昏迷中醒来,已经两天。

     所了解的一切,都好像梦幻般,令他目瞪口呆。

     如今的青阳,是邢国北疆一名小领主,中士名爵。

     邢国号称方圆万里、千乘之国,其国君却不过是大申朝天子分封的一名二等侯爵,仅仅是大申朝八百诸侯之一。

     初来乍到,不同的社会环境、迥异的生活习惯,都需要他慢慢适应。

     好在周围接触到的人,都是封土中的青氏家臣、领民,以为领主大人大病初愈尚未复原,即便有些行为和语言方面的怪异也没有人太过在意。

     “等病好了,我就全力展封土挣大钱,然后舒舒服服过自己的小日子。先修一栋可以媲美新天鹅堡的豪华城堡,再找几个漂亮小女仆,嗯,还要组建强大的领主私军······”

     对未来混吃等死的奢靡贵族生活,青阳越想越美,心中愈觉得外面的封土是那么美好,竟然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扭头看向窗外,天色已经昏暗下来。

     东方天空,一轮橘黄色明月正在升起,月色流光溢彩,明月旁有闪耀银光的正十字星座相伴格外抢眼。

     与地球上月明星稀不同,此刻夜空中,漫天星光与月光交相辉映!

     一颗颗星辰组成的星座,一朵朵颜色不同、深浅不一的星云,又组成一个个神秘绚烂的星宫图案,也让夜空多了一份梦幻色彩。

     前所未见的天文奇观,让青阳心中第一百零一次叹息,这绝不是地球!

     视线往下,便是青氏家宅几十间简朴无华的木制建筑。

     从窗口看去,青氏家宅外面,分布着十余棵高达数十米的巨树。

     这些不知名巨型乔木,撑开庞大冠幅枝叶繁茂,优美的树形就好似帝王出行的华盖。

     透过这些庞大树冠的空隙,能隐约看到不远处层峦叠嶂的山脉,那是环抱整个青氏封土的大片山林。

     就在山林与青氏封土上空,大群夜行飞鸟在夜幕中滑翔、盘旋、觅食。

     昨天,青阳就已经见识到,夜间疯狂掠食的夜隼、夜莺、夜燕等夜行禽鸟有多危险,好在它们不敢靠近青氏家宅。

     躺在床上,青阳看着一群群鸟儿从青氏家宅附近飞过。

     一只鸟飞过,又一只大鸟飞过!

     哦,不!这是一只灰黑色巨蝠!

     翼展五六米的巨大蝙蝠第一次见到也够吓人!

     青阳知道,在荒野深处很多动物块头都不小,他昨天还见到一只几乎有人那么大的虎蜻蜓从院子附近掠过。

     院子外,棚圈内的牛羊马匹不停惊叫,天空中巨蝠淡定飞舞,似乎在挑选猎物。

     忽然巨蝠变得有些惊慌,一只翼展过二十米的级巨鸟唳鸣出现,追逐着惊慌的巨蝠往山林飞去,迅消失在视野中。

     “还好咱家封土有龙雀大人镇守,不然光是这些巨蝠就不知道祸害了多少猪马牛羊!真是万幸······”

     院子里忽然传来一个温婉好听的女声,青阳知道那是管家秋娘在跟她五岁的小儿子廉仓讲话。

     青阳醒来这两天,都是秋娘在身边照看,此刻不由侧耳倾听,想要多了解一些封土的内情。

     咦?听秋娘一番话的意思,这只级大鸟居然还是自己的家臣!

     再仔细听下去,果然没错!

     这只巨鸟不是家养牲畜一般的动物,而是属于青氏封土内,有品级俸禄的家臣。

     是的,一只鸟是青氏家臣,虽然听上去觉得怪怪的,但整个封土大半是靠龙雀的威慑才能保住安全,震撼之余,青阳又有一种靠山很硬的感觉。

     一夜很快过去。

     清晨端来温热洗脸水的,是一名高大健硕的黑脸少年,这是秋娘十四岁的长子——廉珀。

     “秋娘呢?”

     “主公,我娘说她有急事离开片刻,我一会也要去井田那边督促农夫、奴隶们收割谷物去!”廉珀一脸憨厚道。

     “收割谷物有什么好看的?”青阳觉得没意思,他经历过麦收,到处是灰尘草屑,弄得身上特别痒。

     “主公,如今钟伯带兵北上,随叶大夫出战北疆不知何时回还,娘亲说这几日秋收尤其要紧,若是我不能多盯着一些,主家无人震慑,农夫、奴隶们畏威而不怀德,肯定会偷偷藏起来许多粮食!”

     “竟有此事?”青阳瞬间就不爽了,“我和你一起去!”

     “主公,你的身体尚未康复,还需静养几日啊!”廉珀一脸为难。

     “我身体已恢复,多走走路,有助于康健,秋娘即便知道了也是赞同的!”青阳一脸坚定,让廉珀根本没有理由反对。

     可惜青阳过去体质太差,即便康复大半,也是弱柳扶风的病秧子模样,哪里能跟眼前壮硕结实的黑脸少年比较。

     “那好吧主公,我去拿兵器,这就回来!”

     等到廉珀一溜小跑回来,青阳瞬间就被震撼了。

     年仅十四岁的少年,高大健硕,黝黑的面孔,配上坚毅的眼神,再加上两手各拎着一柄直径半米多的车**斧,乌黑闪亮显得格外威武,倒是很有绝世猛将的卖相。

     这斧头是真的假的?

     青阳对廉珀手里的两柄巨斧来了兴趣,斧钺一类兵器刚猛无比,非绝世猛将、天生神力者不可用。

     “你这斧头是铁做的么?”

     好奇看着两柄车轮巨斧,要真是实心铁斧,一柄怎么也得有一百多斤!

     要想使用眼前这两柄巨斧,没有千斤膂力是不行的,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少年怎么可能有这么大力气?即便你起着一个名将的名字也不行啊。

     少年廉珀憨厚道:“主公,咱邢国铁器大都是从大河以南蔡国、杞国买来的,除国君宿卫军跟左、中、右三师装备了精铁兵器,连四位上卿私军都没有多少精铁兵器。

     更不要说咱们士人之家又怎么可能用得起如此贵重之物?我这两把斧头还是去年冬天钟伯用后山木头给我做的呢!”

     怪不得十几岁的少年能用这么大的斧头,原来不过是木头制成的样子货而已,我还以为手底下有个李元霸,想到这里青阳心下释然,伸手道:“分一个给我耍耍!”

     有这么一把巨大的斧头拿在手里,肯定很威风!

     这些什么农夫、奴隶居然敢偷偷藏起来咱自己的粮食?本大老爷岂能轻易饶过?谁敢偷税漏税就让他尝尝万恶剥削阶级的手段。

     “诺,主公给你!”

     廉珀没有多想,憨厚的递过来右手的巨斧,这柄斧头比他左手的斧头要稍微小一点,大约能轻个十来斤。

     “砰!”

     青阳没拿住,斧头出乎意料的沉重,掉在地上,扬起一片尘烟。

     “咕——”

     看着地面上,被巨斧砸出一个深坑,青阳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旁边一根手腕粗的枯木,被看似并不锋利的斧刃,整齐断成两截。

     青阳心中一阵后怕,不由恼羞成怒道:“你不是说这玩意是用木头做的么?怎么那么重?这么锋利?”

     廉珀也被吓一跳,他低头解释道:“主公,这斧头本来就是用木头做的啊,去年冬天钟伯砍铁木做斧头时你还在一旁看着呢,我觉得这斧头轻得很,才不到一百斤!”

     青阳被气得直翻白眼,咬牙切齿道:“才不到一百斤!”

     这句话真是字字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