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各有算计
    吉氏封土。

     一座土丘上,巨大青冈石为基础,上层用夯土砌筑起的高大围墙,将占地数百丈的吉氏家宅牢牢围起,可谓固若金汤。

     光是看其高耸的门楼、煊赫的正堂,还有那多达数十个小院子的家宅修筑规模,就知道吉氏家底确实厚实,甚至一些根基浅薄的普通上士,家宅都比不上吉氏家宅的壮丽。

     时令:春种、夏长、秋收、冬藏。

     仲秋之季,正是收获的季节,吉氏封土内也不例外。

     从月前开始收拾谷仓、碾压谷物的场地算起,上至家主吉单下至数十名农夫、奴隶,还有新来的那百多名野民都围绕着秋收忙碌不停。

     对于素来粮食极难满足需求的北荒各国来说,秋收的重要压倒一切。

     哪怕邢国正在北疆与弦余部落进行一场规模不小的战事,也依然不能影响邢国上下对秋收的重视。

     而对一名领主来说,优秀的完成秋收,不仅能保证缴纳公赋的及时和稳定,更代表接下来一年,领主能否让封土内的民众安稳生活下去,哪怕是吉单这时更多的也是在关注自家的井田收成。

     此刻在吉氏家宅东北角落一个小院房间里,却有一名满眼阴毒的青年,正是之前被打断双腿的吉生。

     即便使用了伯父吉胜从费大夫那里获得的珍贵灵药膏,短时间内他双腿依然只是不再剧痛,至少还需要一个月才能初步恢复行走能力。

     一想到即便自己日后还能正常走路,却再也无法恢复费尽心机才达到的九品力士境实力,连下庶士爵位也成为遥不可及的目标,他的心就好像被刀子绞过一般疼痛。

     “青氏小儿,你害我落到这般田地,还被吉书嘲讽!······”

     吉生狠狠的握紧双手。

     “咚咚······”

     忽然房门传来轻轻的敲击声,吉书眼神一变轻声道:“进来吧!”

     “二少主~~”

     从门外闪身进来的是一名满脸横肉、高大强壮的中年仆兵。

     如果钟瑞四名少年在场的话,肯定就能认出来这名仆兵,就是那天打伤他们抢夺食盐的元凶之一。

     “馀,我父现在都在做什么?有没有对青氏出手为我报仇了?”吉生表现的很激动,“现在都已经过去十多天了,青氏那边肯定已经乱起来了吧!”

     仆兵馀犹豫片刻,还是低头恭敬道:“主人息怒,家主自从阻断寒溪,水浸盐泽后,除了派人散布不利于青氏的流言,防止各地野民靠近青氏外,没有什么动作,最近几天似乎一直往吉书处走动!”

     “砰——”

     一只黑色的精美陶杯被狠狠砸在地上,出一阵清脆的碎裂声。

     吉生恶狠狠道:“这就是他亲口说的要为我报仇?我的好父亲果然不把我这个不再有用的儿子放在心上了!”

     吉生泄一通,这才又对仆兵馀狠狠道:“除此之外他还做了什么?”

     那一双恶毒的眼神,让无意中看到的仆兵馀吓了一跳,心中嘀咕:感情这连父亲也不喊了。

     不过仆兵馀没有表现出来,虽然平日里对农夫、奴隶作威作福,却绝对不敢在吉氏一家人面前表现出一丝一毫不恭敬来。

     他用更加谦卑的语气道:“家主对之前小人们擅自打伤青氏那几名少年很不满,警告小人们不得再擅自行事!还说要主人你再多等等······”

     “好,很好!等等等,总是让我等下去,现在都已经十多天了,难道真要等几个月不成?靠这些散布流言的手段就能把青氏小儿杀死么?如今看我这个次子无用就开始更加重视吉书这个幼子么?”

     吉生越说越激动,声音有些尖锐。

     熟悉他的仆兵馀心里清楚,每当这个时候就是吉生最为愤怒的时候,涉及家主嫡子之间的矛盾,打死他都不敢出任何声音,那是自己招惹祸端啊。

     果然“砰——”

     “哐——”

     “嘡——”

     乱七八糟一阵摔打东西的声音传来,仆兵馀依然不改谦卑的低头,等待吉生下一步指示,虽然他是吉氏家族的仆兵,却是属于吉生名下。

     日后吉生即便无法成为下庶士也能成为一名上农夫,虽没有实打实的贵族名爵,却可以拥有二十方井田以及一名仆兵、三名奴隶。

     根据大申天子律法,士爵嫡次子担任的上农夫相当于下庶士待遇,至少也是国人中高贵的身份了。

     等吉生泄差不多,他声音冰冷的对仆兵馀低声道:“馀,你愿意为我出手杀人么?我要那青氏小儿的脑袋!”

     杀青氏小儿?这是杀贵族啊?

     馀心中一颤,不过他也知道不听话的仆兵下场更惨,不就是一介小儿么?

     反正谁都知道,青氏家宰带着所有战兵、仆兵去北疆了,虽然青氏封土还有一只龙雀,但毕竟不能照顾的面面俱到。

     “愿为主人效死!”馀单膝下跪恭敬道,“为主人杀一小儿,虽九死而不悔,然其毕竟是中士名爵,小人独自力薄恐怕会有失手之虞!”

     “放心,怎么会只有你一人出马?”

     吉生狠狠的盯着房间里一盏兽油灯,轻声道,“我准备让你跟涂、跄一起,连我这把乌木剑你也带上,一定要带那小儿项上头颅来见我!”

     吉生考虑的很清楚,青氏士兵北上作战看似武力空虚,但那名黑大个少年却天生神力,有接近九品力士境的实力。

     只凭仆兵馀一人出马,他还没有完成淬炼筋骨,必然失败。

     但三名都处于锻体淬骨阶段,又有丰富战斗经验的仆兵同时出手,再加上伯父吉胜赐予的这柄锋利乌木剑,偷袭获胜几率就大了。

     更重要的是,现在正值仲秋收获时节,青氏失去那么多农夫,必然将剩余人口全部精力投入到收割。

     任凭你是武功高手,连日劳累下怎么可能还有精力日夜防备,这就是自己选中的好机会。

     “喏!”

     仆兵馀也想到这点,他激动的接过吉生递过来的一柄黑漆漆的长剑,这可是主人的宝贝。

     据说是吉胜为庆贺侄儿吉生突破到九品力士境,花大价钱从费大夫那边弄来的,有了这么一把神兵利器成功率必然大大提高。

     看着仆兵馀恭敬离开,吉生阴测测冷笑道:“青氏小儿,你打断我双腿,毁我前程,我就趁你家中无人这个机会杀了你!

     只可惜战兵眴一心看好吉延,不然他弟弟可能死于青氏之手,倒是一个招揽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