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大家是不是太过激动了
    正值秋收最忙碌的时候,连吉氏内部都没有人注意到吉生的阴谋,青阳更加不会想到,这个一出场就被打倒的小白脸,竟然还敢再次阴谋出手。

     青氏封土内的秋收正如火如荼展开。

     长达五尺的巨型骨镰,收割效率远胜蚌刀百倍,仅仅十天功夫就已经收割完八成井田,但由此带来的劳动强度增加也大幅提高,沉重的骨镰耗费体力之多令人咋舌。

     廉珀这孩子天生神力不惧劳累,二三十斤沉重的骨镰就好像火柴棍似地,轻松无比,还能帮着搬运谷物。

     其他三名农夫家臣还有十八名男奴隶差点累成狗一样,经过十天的辛苦收割已经快要顶不住了。

     当提炼出第一罐雪白精盐的青阳来到田边时,现连普林、归赫、文博三人都已经累得无精打采,他不由担心万分。

     如今青氏封土对外断绝,暂时已经指望不上招揽国人、野民作为生力军,仅有的这么一点劳动力千万不能累坏了。

     看到连秋娘都带着廉仓小家伙在帮着搬运捡拾谷穗,原本清洁的衣衫沾满了尘灰、草屑,青阳只得摇摇头喊着走向库房。

     “库房里那几罐蜂蜜还藏着干嘛?全都拿出来兑成蜂蜜水,每人早晚各一大碗补充营养!”

     “重体力流汗多,还得多化点盐水才行。”

     “盐比蜂蜜还珍贵?咱家跟别人能一样么?干重体力活没有盐补充怎么行?不要心疼那些,多弄点盐开水给大家伙补充体力,每个人都要有。”

     于是农夫、妇女、小孩们各端着一只陶碗,一起泪眼婆娑的感激领主大人的慷慨,蜂蜜是什么?这可是只有贵族才能享用的珍贵食物啊!

     食盐本身的贵重,也丝毫不逊于蜂蜜多少。

     惊讶于自己也能喝到这些盐水、蜂蜜水的奴隶们,更是感激的齐刷刷跪了一地,大有黥面血誓要为领主大人慷慨效死之状。

     青阳愕然,大家伙是不是太过于激动了?

     躲开感激的领民,现溪边一株巨大红枫树下多了块巨石,仔细一看怎么那只6龟还赖在这里没有离开?看来整个封土内除了自己,就是这只大乌龟过得轻松惬意了。

     这厮居然还敢对本领主龇牙?

     恼羞成怒的青阳冲上去狠狠踢了一脚6龟屁股,巨大6龟又立刻逃回小溪中,瞪着凶恶眼神又是张口威吓,然而聪明睿智的领主大人早已看穿一切,你这色厉内荏的吃货。

     踱着步子来到书房,依然是研究学习邢国常文、大夏文字以及上古文字,脑子里想着秋娘这几天传授的锻体基础动作,要想正式开始锻炼也只能等到秋收忙碌完之后了。

     想想现在连封土内的奶娃都在田间忙碌,自己却如此悠闲的躲在书房读书习字,真是罪过罪过!不过书架上那些古籍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身为领主,青阳本想同甘共苦培养跟领民的感情呢,却耐不住秋娘与所有领民以礼不可废为由强烈反对,满心愧疚的青阳心想也只能多给领民们一些奖励。

     仅仅四十斤不过半亩地的粮食奖励,就让领民们工作效率大大提高,前后一共只用了十天时间,居然就收割了近二百方井田。

     当然这里面也有众农夫、奴隶趁月色连夜收割的功劳。

     原本反对的青阳,得知秋雨可能提前来到,也只得打消念头赶紧让厨房再补充一顿宵夜,省的这些领民明天没力气干活,于是农夫、奴隶们又是一阵感恩戴德,夜间不时传来农夫们磨刀霍霍的声音。

     农夫、奴隶们带着护身符连夜加班,妇孺们没有那么多护身符只能躲在家中,但她们更是谆谆教诲自家孩子,一定要好好为领主大人效死,真是一个当好人成本级低的年代啊。

     傍晚站在院子里,听着秋娘为廉仓讲故事,猪马牛羊照例开始叫嚷,抬头一看天空。

     果然又看到龙雀,它追逐着一只到处逃窜的巨蝠消失在天边,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一天见到的那只巨蝠。

     一切都很顺利,安心回房间继续读书的青阳根本没有现,青氏封土东面盐泽边,悄无声息的多出来三个鬼鬼祟祟的黑影走进山林。

     ······

     “馀,杀死贵族一旦被现,可是要被诛绝全家的啊!二郎背着家主命我等行如此大逆之事,恐怕大有不妥,我们真要这样做么?”

     三只黑影中,一名稍微瘦削的中年男子低声担忧道。

     “虽然二郎之前很受家主宠信,但自从双腿折断后家主已多日不见他,天天往嫡幼子吉书处走动,我怕这次即便功成身退,也会被二郎甚至是家主杀人灭口啊!”

     “涂,难道咱们有拒绝的余地么?”

     另外一名高个低声道,“你我家人都被主母掌控,如果我们不答应二郎,他满腹怨恨都会冲着咱们家人来,反过来即便事后被灭口,家人也会被好生抚恤的!”

     先后开口的两名男子,就是吉生后面加派的涂和跄,跟仆兵馀同样是那天打伤钟瑞四人的凶手之一,哪怕是现在他们也只是担忧自己的安全,至于杀死青阳该不该就不管了。

     仆兵涂担忧道:“我确实忧虑,难道你们不知道,十日前战兵眴的弟弟还有仆兵业一起失踪了?

     他们当时追着那几名青氏少年离开的,虽然他们两个浪荡不羁,但多少都跟自己兄长学了一些武艺,怎么也不会比咱们弱太多!你们不觉得奇怪么?”

     仆兵馀看了看四周没人,这才低声安慰道:“那只能怨他们两个蠢货,青氏外围山林因那头龙雀在没有多少猛兽,但也不是没有吃人的家伙,粗心大意怎么行?今天咱们成功的几率还是很高的。

     刚才你们也看到那龙雀已被一只巨蝠吸引走,偌大青氏封土居然连一名仆兵都没有留下,尽是一些黄口小儿,也就一名黑脸少年有点本事,嘿嘿,听说青氏那个女管家风韵犹存呢~”

     顿时传来一阵压抑的淫-笑声,作为吉生手下的仆兵,他们三人平日里可没有少做凌-辱那些依附在吉氏手下的农夫妻女、女奴和野民女子的事情。

     虽然口里不干净,该做的准备却还是井井有条。

     为防止被龙雀和其他动物现,他们往身上涂抹淤泥来消除身上的异味,这样悄悄潜入只要没有人大声喊叫,龙雀不会轻易现异常。

     “这泥好臭,卧槽竟然是一团粪便!”仆兵跄仔细一闻顿时大惊失色。

     “小心,趴下!”仆兵涂赶紧拉了跄一把。

     “喳喳······”

     片刻后,一团黑影‘扑棱棱’的从三人头领飞过。

     远处山林间,随即响起一头野兽的嘶嚎,仅仅片刻声音消失只剩下夜隼的掠食声,让他们不敢出一点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