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真是你够了!
    (感谢书友晏怀瑾的打赏!)

     第二天,才朦朦亮,青氏封土内更加热闹起来。≧

     昨晚忙到大半夜,才做好一部分准备工作。

     虽然昨天也有一些妇女和二十来名小孩瞧热闹到很晚,但黑夜毕竟充满了许多不确定的威胁,尤其是水坝位置紧挨着山林,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到领主大人的新明。

     因此一大早,许多领民妇孺得知领主大人要明一件似乎很厉害的东西,几乎携家带口跑来看热闹,甚至许多妇女是抱着吃奶的孩子过来的。

     上百号人乌压压一大片,虽不敢开腔干扰领主大人的思路,可几百只眼睛带来的压力还是不小。

     还好滞留在附近山溪中的那只6龟,吸引走不少小孩子的注意力。

     奶娃廉仓眨巴着大眼睛,瞧了瞧忙成一团的秋娘、廉珀,见没人注意,第一个带头跑向6龟。

     当青阳现廉仓时,这娃竟然已经跟那只色厉内荏的6龟玩的正嗨,这还是那头欺软怕硬的家伙么?

     当廉仓这娃开始爬到6龟背上玩的开心,看热闹的一群小屁孩顿时忍不住诱-惑,一股脑跑过去。

     顿时山溪边响起孩子们嘻嘻哈哈的笑闹声,当然也少不了妇女们责骂孩子小心着凉的声音。

     这厮竟然跟小朋友相处的这么好?

     那为毛之前对我龇牙咧嘴呢?

     看到廉仓笑哈哈的骑在6龟背上,领主大人心里顿时不忿,之前冲老子满口利齿的恐吓,莫非是觉得老子好欺负不成?

     昨天廉珀连夜加工出五六个水磨盘,普林、归赫、文博三人也带着十八名奴隶将原本的天然水坝加高加固,一夜之间水潭中的水位增高两尺有余。

     接下来就需要小心开凿一条泄水口,架设水磨了!

     严格来说,安装这种水力水磨需要做的事情很多,现在青阳为抢在秋雨前收割完谷物,也只能因陋就简。

     两根粗大的原木刨平,固定在水坝上就是基础,昨天连夜做好的水轮机、水磨,还有相应的各种控制机关。

     按照顺序先后安置好,其他的只能等日后有时间再慢慢完善。

     当时间接近正午,一切准备就绪,新开凿出来的引水渠阀门被打开后,坚实的水轮机铁木叶扇在水力推动下飞转动。

     廉珀拿起一柄稍小的水牛骨材,对准石磨轮机靠上去,一阵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摩擦响声,让围观的众领民不由掩耳逃走。

     这时青阳不得不佩服廉珀这孩子神经大条,那么多人都被突然出的巨大声音吓一跳,这孩子居然坚持干完活不说,还在那里啧啧称奇:“这种水磨加工度果然比过去快了许多倍!”

     三名农夫刚刚成为家臣,正是一心想要表现做番功劳的时候,一看连夜辛苦制作的水磨建功不由大喜,三人用东西堵住耳朵配合廉珀继续忙碌。

     半个时辰后,一柄一尺多长的骨镰出现在众人面前。

     虽然只是用北荒水牛骨为原料制作的骨镰,但毕竟是青阳、廉珀两人仔细挑选的上等骨材,正午阳光下竟然反射处一道亮光。

     秋娘心中一动,让两眼放光的贺甲拿起身旁早就准备好的一束谷草,秋娘用骨镰刀刃一侧对准十几根谷草轻易就割断,围观众人顿时眼睛亮起来。

     “太好了,有这种骨镰,收割起来一个人至少顶的上以前两三个人!”

     “怕是不止!以前的蚌刀最多使用半个上午就没法再用,现在这种骨镰恐怕可以使用的时间更长呢!”

     “看那些离开的浅眼皮后不后悔!”

     “就是,领主大人乃是老主母的儿子,自然是英明神武的!”

     “主上果然大才!以前怎么就没人想到呢?”

     秋娘眉宇间一扫之前的担忧,爱不释手的摸着锋利的骨镰,又有些莫名惊讶的看着青阳。

     其他那些妇女小孩就更不用说了,不管是刚刚看到的水磨还是骨镰,都让她们惊奇。

     周围领民们群情涌动,一个个激动不已,最后夸奖青阳的话,让青阳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不过众人惊讶而又狂热的眼神,这被人崇拜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青阳不满足这种试验性质的小镰刀,等他讲述完要制作长达五尺的巨型骨镰时,廉珀的干劲一下子起来了,这么小的骨镰都那么厉害了,不知道巨型骨镰又该是如何。

     廉珀决定连夜开工制作这些骨镰,连那些农夫和奴隶都面带喜色。

     农夫们自然是觉得自己有了成为家臣的功劳,而奴隶们则欣喜于自己可以保住往日的宁静,不用担心青氏破产被转卖出去成为殉葬品。

     晚上青阳就后悔了。

     真是你够了!

     深更半夜,正是人静阑珊的时候,远处小溪边水坝处却依然持续不断传来巨大的摩擦噪音,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翻来覆去睡不着的青阳一阵无奈,这算不算自作自受呢?

     因为前面耽搁了两天秋收,为了抢时间自然是越早将骨镰加工出来才行。

     秋雨时至、百川灌河。

     随着秋月节即将到来,距离往年第一场秋雨只有不足半月时间,要想按时收割完一千多亩谷物必须抓紧一切时间提前做好准备,每一天都不能浪费。

     这下可好,整整一夜磨制骨器的巨大噪音,让整个青氏封土内所有人都睡不着,不要说猪马牛羊被噪音吵得叫了一夜,连夜间出行的夜隼还有经常夜间出现在封土上空掠食的灰黑色巨蝠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龙雀看到封地内牛马嘶叫乱糟糟的局面,倒是负责任的飞来在天空中转了一圈,没有现丝毫有敌人夜袭的踪迹后,又被巨大噪音吵闹的脾气叼走一头肥牛,随即远远离开再没有露面。

     怪不得说人类工业展才是大自然最大的敌人,看看这还没有明什么蒸汽机、柴油机呢就把动物们就吓坏了,稍微弱一点的异兽被弄得差点精神分裂,连龙雀都很不适应,真是莫大罪过!

     可为什么老子居然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

     青阳对现在的处境还算满意,虽然有着种种不足,至少还是一名拥有封土的贵族领主,如果穿越到一名将要殉葬的奴隶身上,那就真要傻眼了。

     想想这几天学习的文字,虽然那些文字掌握的还不熟悉,不知为何青阳却觉得这些文字已经深深篆刻在脑海里,而廉珀昨天展示护身符上的神秘图案,更是深深吸引了他。

     折腾来折腾去,眼睛一睁,咦?居然已经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