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做好人的标准什么时候这么低了
    天子分封诸侯立国八荒,诸侯分封卿士大夫守卫四方。 ≧

     天子九卿,大国之君四卿,次国之君三卿,小国之君两卿,邢国作为北荒大国,有四名上卿,四名亚卿,以及六名少卿,都算是邢国顶级贵族。

     卿下面的大夫阶层,已是邢国这等诸侯大国的中层贵族,哪怕费大夫仅是下大夫,也身担北林城副城主一职,绝不是仅为中士名爵的青氏能够抵挡的,仅凭一个叶大夫也不一定能阻止的了费大夫。

     然而束手就擒绝对不是青阳的风格,究竟该怎么办?现在吉氏几招毒计接连出手就已经让青氏焦头烂额,一旦费大夫直接出手还有青氏的活路么?

     对了我还有龙雀,这可是五品实力的强大异兽,费大夫不一定敢直接出手呢。

     刚刚要放下担忧,转念一想到没有缔约人的龙雀随时可能会离开,这个不确定因素又让青阳有些担心,现在有龙雀震慑四方还能勉强保住自己的安全,可万一某天它突然离开了怎么办?

     唉,真烦!最关键的还是秋收,手里有粮,心里才能不慌啊!才能有粟米缴纳公赋!

     在廉珀和奶娃廉仓两人陪伴下,青阳走在自家井田边上,大片谷物在阳光下黄灿灿格外喜人。

     懒洋洋的伸个懒腰,见井田中努力干活的三名农夫,还有那更加努力干活的十八名奴隶,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

     该表扬的必须表扬:“还是这些奴隶干活更加卖力呀,既然那些农夫选择离去,就把省下来的粮食多一点给这些奴隶,嗯,还是只给干活最卖力的前三名吧!有竞争才有动力不是!”

     “主公,粮食给奴隶干嘛!咱们今年的粮食能不能收割完都是大问题呢!”

     廉珀一张黑脸隐藏不住的惊讶道,“就没有听说整个邢国有卿士大夫让奴隶吃粮食的,也就是老主母善良定下规矩,咱家每年都给这些奴隶多分一些谷糠,大不了给他们点秕穗得了!”

     嗯?多给点谷糠这就是善良了?做好人的标准什么时候这么低了?

     青阳疑惑道:“这些奴隶居然能够在吉氏诱惑下没有私自逃走,也丝毫没有被离开的那些农夫所影响,现在还那么努力的在田间勤奋工作实在是难得,这样还不值得表扬么!”

     奶娃廉仓嘻嘻笑道:“主公,这些奴隶逃走才是傻子呢,没有护身符他们在荒野中就是异兽、猛兽最容易猎取的食物;而且邢国众位卿大夫士人一旦有人去世哪有不用奴隶殉葬的?

     奴隶一旦逃亡,其他领主都有义务协助抓捕,这样他们可以获得一半的逃奴,不仅是邢国这样,北荒其他各国皆是如此!这些被抓的逃奴往往也最先被作为殉葬品呢。

     也就是咱家老主母心地善良禁用人殉,而且咱家有资格人殉大葬的也就是老主母和主公您了!所以公你打死这些奴隶主,他们都不会逃走呢!”

     老子有资格用人殉?

     不是吧,今年这个身体才十三岁好吧!跟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一本正经的说你有资格使用奴隶给你殉葬,怎么总有一种咒人早死的感觉在里面。

     再说了,尼玛大堆大堆的骨头架子堆在一起想想都哆嗦,想不到邢国居然还存在大量使用活人殉葬的野蛮习俗,野蛮啊,真是野蛮!

     廉珀这孩子没有注意到青阳的表情,他也面带自豪道:“咱家这些奴隶算是命好,十五年前国君赐下来二十名男奴隶和二十名女奴,来到咱家十几年来只死了不到一成。

     这十几年来女奴们还生了近四十个小崽子,最大的那五个男孩今年有十二岁了,主公要是想卖掉可以换一头牛或者一匹小马回来,亦或者能换两匹麻布呢。

     要是主公想把这些小崽子留下也没关系,反正也好养活,家里冬天给他们点谷糠,春夏秋三季又有满野地的葵菜、灰菜、葛根、草籽尽着他们食用,不用多操心还能干点活呢!”

     呃······

     青阳有些无语,看着原以为老实本分的廉珀和奶娃廉仓,居然可以面不改色的跟自己讨论奴隶殉葬和用五个少年奴隶换一头牛或一匹马回来的话题,就好像这些奴隶都是牲畜一般似地。

     不!这些奴隶还不如牲畜呢。

     寻常百姓家养猪都还会煮猪食呢,而这些奴隶只需要提供一些没用的谷糠和田野中的野菜,就可以让他们为自己无限量的工作,等不想要这些奴隶了还可以拿来换牛马牲畜。

     相对于这些奴隶,那些农夫其实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除了拥有人身自由迁徙的国人身份外,也就是每年可以分到一百二十斤谷物作为口粮,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样怎么行呢?

     现在青氏对外根本无法招募新的劳动力,只能进一步挖掘封土内所有人的劳动潜力,要想让剩下的三名农夫、十八名奴隶好好干活,没有一点物资奖励作为动力是不行滴!

     再说了家里不是还有二十名女奴和一大堆小奴隶么?小孩就先别忙着放牧牛羊了,都给我叫来田里干活,收割谷物才是第一要务,另外农夫的家眷、仆兵们的家眷不都可以干活么,纺织可以先放一放。

     你说不行?谷物太结实女人和小孩收割不动?

     青阳有些不敢相信的往井田中走去,负责收割这块井田的是一名三十来岁的精壮农夫,见主人走近干活更加卖力起来,就是拿一个玩意可劲锯上好几下才割断一根谷穗是怎么回事?

     要过来一看才现,这名农夫手里的收割工具竟然是一只蚌壳?严格来说是一只用蚌壳磨制成的刀具。

     这玩意拿来收割谷物能行?农家必备的镰刀呢?用河蚌收割上千亩谷物?

     开玩笑,这得收割到什么时候?再试试谷物秸秆出乎意料的坚韧。

     任重而道远呐!

     镰刀、锯子各种铁器似乎都还没有出现,当然青氏也买不起铁器。

     青阳站在井田边背手琢磨着,一千多亩井田用这样的工具怎么收割的完?

     得尽快做出合用的农具来,不然再过半个多月一场秋雨就会让熟透的谷物全部芽,一想到这些粮食被淋坏得多心疼,还是得加紧了。

     其实青阳已经在幸庆了,夜间那些食肉鸟类让喜欢啄食谷物的其他禽鸟躲得远远的,不然这些濒临成熟的谷物早就被大群飞鸟吃光了。

     究竟该怎么办?

     制作镰刀需要大量的铁,然而铁器在邢国的珍贵简直让青阳抓狂,整个邢国难道就没有自己的铁矿么?

     更关键的是他没钱。

     “咦?廉珀,钟伯给你做这两柄斧头,有没有剩下的铁木材料?”

     青阳目光扫过黑脸少年手中的武器,忽然现这岂不是代替铁器的上好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