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元凶是谁?
    青阳不再理会惨叫的矮胖青年,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大树下昏迷的狠戾青年,廉珀也现此人已经苏醒,急忙上前护卫,生怕对方有诈。

     然而狠戾青年早就被廉珀之前那块石头狠狠一击打成重伤,如今眼看大口吐血气息奄奄,哪里还有能力搞突然袭击。

     “好好说是怎么回事吧!心情好了就少敲断你几根骨头!”青阳依然是淡淡的语气,就好像邻家小哥般和蔼可亲,这次没有人敢忽略他的话。

     “咳咳咳——”

     狠戾青年躺在地上又是连串咳嗽,一大口血吐出来,混合着其脸上的鸟粪,青红黄绿,好似开了个染坊格外恶心,但是没有人同情他。

     良久青年才恢复一些力气,他做出一副狠阴厉样子轻声道:“不要得意,你竟敢打断主人嫡次子双腿,接下来一个月让你青氏一名农夫、一名野民也无法招募到。

     没有劳力看你如何秋收?等下月秋雨来到谷物全毁,咳咳——缴纳不上公赋,你青氏就等着被国君剥夺封土吧!咳咳咳——”

     “原来是吉氏搞出来的这些小动作就是为了这些!你还真以为我会让你吉氏如意?”青阳虽然不愿意在秋收时跟吉氏耽搁太多时间,但对方既然施展出这些手段就必须报复回去。

     想到这里转头对廉珀道:“这家伙嘴臭的很,把他牙齿还有四肢全部打断!”

     廉珀早就对这青年心中含恨,听到自家主公的吩咐是一点折扣不打的兑现,狠戾青年即便再能隐忍也忍不下去了,凄厉的惨叫声,哪怕手指全断的矮胖青年也为之胆寒。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都是他说的,他说青氏主母曾以符师闻达于国君,这几个少年如此年少就外出办事,要想在荒野间安全过夜必然身上带着护身符,这才喊我悄悄追上来抢夺——”矮胖青年声嘶力竭大喊着。

     护身符?符师?

     青阳还是第一次听说护身符,听这青年所述,便宜老娘似乎是一名很厉害的符师呢,看来自家似乎真的没有那么简单,青阳也不好仔细问究竟是怎么回事,留着以后慢慢问吧。

     “吉氏这些混账东西,我要去找他们算账!”看钟瑞迟迟昏迷不醒,廉珀红着眼睛,掕起自己两柄巨斧就要往吉氏领地而去。

     “你哪里也去不了!”

     青阳狠狠瞪了廉珀一眼,“吉氏封土现在至少有两个力士境强者守护,你现在去就能把吉氏全都打败么?即便能够打败吉氏,国君严禁私斗的法令是说笑么?赶紧先把钟瑞抬回去救治!今天这个仇,咱们日后一定会找机会报回来的!”

     看看两名已经没有力气哀嚎的青年,青阳对秋娘道:“秋娘你和廉珀带着钟瑞他们先走,我和贺甲马上就过来!”

     秋娘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皱皱眉头有些犹豫,不过看着一身血迹的四名少年,还是一咬牙带着几名受伤的少年先离开了。

     “挑断了他们的手脚筋,丢到山林里面去!”

     青阳信奉的是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既然两名青年要杀自己麾下的几名少年抢掠财物,那就要承受着同样的报复,反正他们也是悄悄出来,死在这片山林也不会有人现。

     “主上未及冠而染杀戮,不吉!此次终是无奈之举,日后切不可再如此!”

     秋娘早就知道青阳要做什么,但是她也知道如果不让青阳将心中这股火泄出来,将来更不利于青阳的修行,此刻也只好缓缓劝谏。

     “这是自然!”

     对秋娘的好意青阳不会拒绝,但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他必然还是会再次出手,现在最主要的是赶紧把几名少年带回家治疗。

     钟瑞、方俊、于海、贺甲都是战兵之子,得益于最年长的钟瑞保护,另外三人伤势较轻修养几日就能恢复,这才让青阳稍微放心一些,这些都是自己日后的班底啊。

     “混账的吉氏,老主母在时奴颜卑膝,哪怕钟兄在时也不敢如此放肆挑衅,现在居然做出这种可恶的事情,只可怜了几个孩子受牵连!”秋娘一边为受伤的少年包扎一边含恨道。

     青阳见钟瑞迟迟昏迷不醒,秋娘用的膏药却是黄绿色的普通药膏,于是开口道:“秋娘,之前我修行锻体术的时候受伤,不是有一种墨绿色灵药膏很管用么?赶紧拿来给他用吧!”

     “主上,那可是钟兄专门从国都找来为你修行所用的顶级灵药膏啊?这种黄绿色药膏虽然比不上灵药膏,但是日日涂抹,不出百日也就能恢复大半了!”

     从秋娘的脸色可以看出那灵药膏似乎格外贵重,但是再贵重也比不过救回来一名忠心的家臣啊,尤其是从小培养这种。

     “钟瑞他为我青氏惨遭奇祸,我身为家主又岂能吝惜曲曲灵药膏?哪怕用光了日后再去找也就是了!”青阳的态度很坚决,让听到这话的几名少年顿时感动的涕泪直流。

     有了墨绿色灵药膏,很快钟瑞折断的骨骼被恢复,好在内脏没有被断骨刺破,只需要静养一个月就可以完全恢复,如果没有这种灵药膏,伤势完全恢复至少也需要小半年时间。

     目送秋娘带着三名少年离开,青阳心中许多烦忧没有说出来。

     秋收还没有开始,就接连遇到吉氏这么多手段,吉氏究竟为了什么才做出这样极端的事情来?难道

     真的是为了谋取自己封土么?

     吉氏家主吉单也不过是曲曲下士爵位,贵族爵位级别比自己还要低,竟然敢针对青氏布局,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白天看到四名少年被吉氏仆兵打的一身伤势时,青阳心中极为愤怒,真想跟廉珀一样不顾一切带人扫平整个吉氏封土,然而他根本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实力。

     现在封土几乎所有武力都被钟伯带去北疆,另外不管是与自家交好的叶大夫还是名声不怎么好的费大夫也都去了北疆作战,唯一的高端战力龙雀,却根本不是自己能够使唤的。

     按说自己这么一个少年肯定不会得罪吉氏,有可能是母亲过去遗留下来的麻烦,听上去母亲好像是一名符师?似乎身份也不简单。

     究竟是谁这么仇恨自己?

     吉氏这些年来依附于费大夫,不可能不知道自家跟叶大夫交好。

     明白这种关系依然敢对自己动手,那就说明吉氏并不惧怕叶大夫施压,答案至此呼之欲出,如果没有费大夫撑腰甚至指使,吉氏绝对不敢施展这般手段。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一切纠纷的源头,都必然因为利益而起。

     青氏封土号称一千五百亩北地良田,青阳却有些怀疑,下大夫封土方九里,至少拥有良田八万亩,又怎么会看得上自家这么一点土地,莫非自家还有其他值得其觊觎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