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真是一个逗比
    “大夫治家,尤以礼仪。≧   出入君门,缁衣蹑足。由闑(聂音)右,不践阈(玉音),不与士同席,······”

     吉单微微摇头,将手中沉重的紫竹简放下一声叹息道,“大夫之家,何其难哉!至少也得先积攒军功,受封为上士之家······”

     吉单为世袭封爵贵族中最底层的下士,却服饰华贵无比。

     作为北林城第一美男子吉生的父亲,自然也是一副相貌堂堂之辈,不管是身高还是单凭相貌来说,吉单也曾经是上一代有名的美男子。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吉单的思绪。

     随着“吱呀”一声开门,吉单最为信重的家臣吉礼趋步进来,躬身道:“主公,吉胜大人派来了信使!”

     信使是一名二十岁的年轻仆兵。

     他从衣襟中掏出一封书信,用一尺二寸长宽的巾帛书写,双手恭敬奉上道:“我家大人再三吩咐,此事费大夫极为关切,大夫临出战前曾专门召我家大人密谈此事!”

     巾帛贵重吉单是知道的,自己兄长用这么贵重的物品写书信,自然表明了看重此事的态度。

     至于所谓费大夫专门召吉胜密谈,不过是自家兄长跟自己炫耀,受到贵人信重罢了。

     吉单打开书信,一边看一边轻轻摇头,最终不由对那信使冷笑道:“兄长就是太过急躁,如今我已经招揽走青氏所有农夫,还断绝了其外出通道,让兄长静待一个月必然大功告成!何需太急!”

     “敬诺!”信使没有多话,拿到吉单回信后,恭敬离去。

     “主公,那信使果然不安分,他离去前专门去西面看了那大片被淹没的盐泽,还专门到山林边察看了半天,看来还是信不过咱们!”吉礼送信使离开后,再次来到吉单书房忿忿禀报。

     “哼,那是因为吉胜信不过我!”吉单面色不虞,“他身为长子,修行又远胜过我,自幼便心高气傲,却因为其母不过是我父妾室,非嫡子不能继承父亲爵位封土,当然不服我了!

     如今费大夫暗中谋取青氏封土,必欲取封土内隐藏的一件东西,一旦事成吉胜很可能因功获得名爵和封土,如此一来吉胜凭什么不上心?但我吉单也绝不能让费大夫忘记谁更能帮助他!”

     遥望西面窗外,远处大片隐约可见的山林,吉单轻声自语道:“大夫之家不可期,但凭着如今这番辛苦,费大夫至少能让我成为中士名爵,封土也能得到大幅拓展终究是好事。

     何况如今叶大夫身在北疆,等他回来时木已成舟,谅他也不至于为区区一个落魄小儿跟费大夫翻脸。”

     “主公,咱们真的就这样干等着么?”

     吉礼犹豫片刻道,“这几日二郎虽然双腿已经在恢复,但脾气越来越暴躁!而且他招募来的那些农夫,有些人吵闹着要回青氏封土去!”

     “哼,心浮气躁如何成的大事?”

     吉单脸色一黑训斥道,“二郎在北林城被人捧坏了,不用理会他,再有半个多月就是秋雨时节。一个月时间足以让青氏封土崩溃,到时候青氏小儿失去爵位他自然可以报仇。

     那些粗鄙村夫既然不识抬举,想闹事就全跟奴隶关押在一起,戴上手枷脚镣,凡是吵闹着要离开的一律打断双腿!

     哼,回青氏封土?想得美!走,咱们先去吉书那里看看那只豹崽。”

     一说到吉书,吉礼顿时面露喜色兴奋的恭维道:“三郎吉人天相,没想到仅仅是跟随夫人回家省亲半路贪玩,居然也能有这样的奇遇,真是可喜可贺!”

     ······

     虽然不是没心没肺的熊孩子,青阳也绝对不是那种别人背地里一说坏话,自己就会打喷嚏、背心凉的主。

     这会他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各种优质骨材心中欢喜,可是要怎么将其搬运出山林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自己小胳膊小腿,能单独走完十余里山路就不错了,根本搬不动沉重巨大的异兽骨材。

     廉珀虽然力气大一些,毕竟只是一名十四岁少年,眼前这些骸骨一个比一个大,哪怕黑脸少年力气再大也只能搬运一根,这下可是把廉珀急坏了:“主公,实在不行我多跑几趟!”

     这怎么行?即便你这小伙子力气大,可是一来一回三十里山路,不管是路途还是时间都耽搁不起啊。

     忽然脑子里闪过什么东西:“咦,咱们回去捉那只6龟,就是它了!”

     廉珀有些无奈:“主公,山林时狩律~~~~”

     “停!”

     青阳伸手挡住廉珀下面的话,反问道,“国君颁布山林时狩律,也只是说春夏秋三季不许狩猎,但没有说不许让山里的野兽帮咱们运输东西吧?好兄弟想想办法逮住它,你总不想这么多骨材都自己搬吧?”

     廉珀:“······”似乎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论起钻政策空子,青阳肯定比老实的黑脸少年强得多,廉珀这诚实孩子果然就被忽悠的点头了,仔细想了好久好像还真的从钟伯那里听到过一个小技巧。

     “这玩意会不会爬的太慢了?”

     等再次找到那只巨大6龟时,青阳自己反倒有些犹豫起来,从前面离开到现在返回来,怎么也过了一个时辰吧,怎么这6龟才爬了不到百米的距离?

     巨大6龟看到青阳两人再次返回,又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嘴恐吓,不过早已看透这厮色厉内荏本质后,这回可吓不住任何人,廉珀上去先是狠狠给这厮两拳,顿时把6龟打成缩头乌龟。

     不等6龟害怕逃走,廉珀利落的攀上一棵大树,树上长满一种黄色果子!

     咦不是之前说这种果实苦涩难咽么?

     可是当廉珀将这拳头大的黄色颗果实喂给6龟后,欺软怕硬的家伙立马屁颠屁颠的开始讨好廉珀了。

     竟然是一个吃货兼马屁精。

     “黄果苦涩却能驱虫防病,对6龟诱惑很大,只是黄果生长太高又有鸟儿抢食,6龟们平时很难吃到!对它们打一顿,再给点甜头,就容易听话了!”廉珀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青阳无语:“我懂,这叫软硬兼施方为王道!”

     ······

     异兽骨材挑选十几根,其他普通北荒水牛的巨大腿骨、肩胛骨也很有用,更方便加工,也挑选一部分,捆绑也方便,旁边就是数不清的藤蔓。

     有了6龟做苦力果然就轻松多了,巨大6龟背上绑满了二十多根巨大骸骨怎么也得有上万斤。

     两倍于自身重量的负荷,竟然丝毫不影响它的前进度,当然6龟本来行进度就不快,但架不住载重量大呀。

     廉珀走在前面一双巨斧挂着腰侧,扛着一根巨犀腿骨开路不说,肩膀上还扛着一根巨大果树枝挂满黄果。

     6龟满脸垂涎看着黄果不断追赶,每走一段路‘偶尔’就能追上吃掉一颗,立马满意的叫一声。

     真是一个逗比!

     青阳觉得眼前场面挺搞笑,不过想想身后那堆积如山的异兽骸骨,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拥有一座宝山,要是把这些玩意加工成品运到国都去卖,老子立马就成了大富翁!

     他没有现,随着他的离去,原本静悄悄的骸骨堆中,忽然冒出来数不清的毒蛇、毒虫。

     就好像之前硬生生被驱逐散开,现在随着青阳两人的离去,这些毒虫又一次开始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