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三名家臣
    “秋娘,还是尽快把这些骨材搬运到咱们的工坊去吧!”

     看着可怜的廉珀不住给自己眨眼,青阳不由一阵无语,秋娘看着外表文静贤淑,一副温柔雅致的模样,谁知道一旦爆完全不是一回事。

     青氏有自己的器具工坊,也加工一些普通骨器。

     上山之前,青阳就交代秋娘先安排工坊准备,等一回来就连夜开工,现在青阳越感觉时间紧迫。

     秋娘狠狠瞪了廉珀一眼,这才对青阳施礼道:“主上,这些异兽骨材适时浸泡一段时间更有利于磨制加工,咱们只需要先拿几根加工着,后面随时可以过来搬运就行!”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可惜现在最擅长制作骨器的钟伯,还有其他几名战兵都去了北疆,仅有三名农夫稍微会一些加工骨器的手艺,人手远远不够。

     既然马上要开工制作骨质镰刀,那十八名男奴隶就没有必要再继续辛辛苦苦浪费体力。

     还不如喊过来,帮着几名农夫一块制作工具,不管手艺再差,人手多起来总是好事。

     一直到这时青阳才知道,原来农夫们虽然为国人,却没有姓氏只有名字,奴隶们更是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真是悲惨的一群人!

     青阳觉得拉拢人心的手段可以用一用,便对三名农夫道:“既然没有姓氏,那就在你们的名前面加个姓,你们就分别叫普林、归赫、文博吧!”

     “多谢主公赐姓!”

     三名农夫面带狂喜的猛然下跪,‘砰砰砰’就是几个响头,让青阳顿时一楞,不就给三人取了一个姓么?

     那么多废话干嘛,赶紧干活去!

     一名农夫屁股上挨了领主大人一脚,居然眉开眼笑开心的不得已,随即带着十几名羡慕不已的男奴隶去干活,另外两个没有挨踢的农夫居然还主动撅着屁股凑上来,真是不像话!

     “主公,方才您赐姓,就意味着将他们收为家臣呢,咱家如此轻易招揽几名农夫做家臣,恐怕要被世人耻笑!”

     廉珀一张黑脸有些闷闷不乐,家臣也就意味着跟主家是荣损皆具的密切关系,向来自视为青氏新生代第一家臣的他,当然不愿意收进来一些杂鱼当家臣。

     青阳惊呆了!

     不会吧!还有这样的规矩?我只想拉拢一下人心而已!

     既然都已经做下了,再反悔只会惹人嘲讽,现在青阳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看来以后还真不能乱说话,对这个世界还需要更深入的了解。

     倒是秋娘听到两人的谈话,显的表情恬淡。

     她捋了一下腮边的丝轻声笑道:“主上无须自责,家中如今无人可用,这三人虽为农夫却能够在吉氏诱惑下不背离,当是忠贞之士,纳为家臣也算是为日后招揽国人做一个千金马骨的榜样!”

     有了秋娘这句话就放心多了,加工骨器自然有廉珀去盯着,青阳继续进入书房埋头学习文字,还主动问秋娘礼仪之道。

     秋娘满是欣慰的搬出数十卷沉重紫竹简:“主公,这些便是二十年前由中州天子核定的最新一版《礼经》!君子雅行雅言莫不出于此!”

     “······”青阳无语,我只是想知道一些基础的礼仪规范啊。

     “主公不妙啊!”

     廉珀离开不久又拿着一根骨材跑回来。

     “咱们带回来的异兽骨材质地还是太过坚硬,虽然也能加工,需要的时间却太长了,恐怕没有一个月根本做不出来!哪怕是那些北荒水牛的骸骨也相当坚韧,很可能需要十天才能磨出来!”

     什么?最少也要十天才能做出来一把镰刀?眼看还有半个多月就要到秋雨时节,到时候黄花菜不就凉了?

     一行人匆匆来到距离小溪不算远的工坊,工坊也是用大根原木搭建出来的粗糙棚屋。

     十几名妇女还有一二十个小屁孩正在这里瞧热闹,青阳一眼就看到廉仓那奶娃正指手画脚跟几个小屁孩说什么。

     没有理会这些小娃娃,青阳亲自出手试验一把,不由皱眉道:“最主要还是这些磨石有些软,算算历法,差不多也就半个月就到秋水时节,到时候秋雨绵绵,只怕来不及收割这些谷物了!”

     “要是换上一批比较硬的石头会不会更好一些呢?”廉珀挠头问道。

     “主公,哪怕换上一批硬石头只怕也来不及!”三名农夫中那名最年长的普林忽然开口,“毕竟磨制骨器的度就那么快,要是人手再多出来三五倍或许能一直快磨制!”

     “人手暂时是增加不了!”青阳不由一阵摇头。

     现在这个局面实在坑人,封土外出通道被吉氏堵住,自家也不敢轻易招揽人手,可是不增加人手,又没法及时制作出足够的镰刀。

     “噗通——噗通——”不远处小溪边,一阵戏水声传来。

     抬眼望去,原来是那只6龟被放走后没有逃回山林,居然呆在封土边小溪一个水潭中没有离开。

     拜托,你是6龟怎么老呆在水里玩耍?这家伙居然还很安逸自得的抓鱼吃,果然吃货。

     廉珀嫌吵,一块石头狠狠丢过去,6龟顿时灰头灰脸逃远,廉仓跟一群小屁孩顿时眼睛一亮,眼珠子咕噜噜的一阵转动,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青阳却注意到在6龟玩耍的这处水潭上游不远处,不就是一处天然水坝么,这就是一个上好的水力加工点呀!

     稍微整理一番,安装上一块水磨,就可以利用水力磨制骨器了!

     青阳将自己的主意仔细一讲,秋娘先是大喜继而却担忧道:“只怕晚上那些夜隼会袭扰众人啊!”

     “娘亲,咱们只要把老主母留下的护身符挂满一圈,那些隼鸟就不敢靠近啦!”廉仓小家伙挺起小胸脯建议道。

     这时青阳不得不庆幸便宜老妈留下的丰厚遗产,且不说廉珀、廉仓还有贺甲这些少年都有护身符,就连封土内这些战兵、仆兵家眷也大多都有。

     众人晚上不出门的,只要把这些护身符凑起来,这事就算齐活了。

     一切隐患打消,说干就干!秋娘决定连夜开工!

     原本漆黑的夜晚,被数十枝巨大火把照明,四个角还分别安置一个挺大的陶制火盆。

     往日从山林间采集来的含油树枝、果壳烧的正旺,果然没有一只掠食隼鸟敢靠近这片热火朝天的地方。

     这时廉珀大力士的好处就愈明显了。

     在青阳指点下,廉珀用一柄铁木制成的凿子,很快就加工出一部水轮机。

     秋娘也根据青阳的指点,让普林、归赫、文博三人带奴隶们,一起将水坝加工堆砌完整。

     居然没有石磨?

     封土内不是有石碾子么?

     形状基本一样,就扁了好多!

     费了一大堆口水,总算让廉珀明白水磨大体上是怎么回事。

     这娃拿起车**斧,对着几块青冈石‘噼啪’一阵,乱石飞舞中群雄退避,然后黑脸少年自豪道:“主公,已经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