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昨日阁下遣人来告,欲祭奠家庙社坛来我封土买犊!可有此事?”青阳对四处张望的吉单忽然开口问道。

     “确有此事!”

     吉单一边回答,一边继续四下寻找,根本没有注意青阳在问什么。

     青阳顿时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在下闻君上素来礼敬天子,最重大申礼制,而大申礼制尤为推崇仲春上巳节与仲秋秋月节,所谓春秋大祭,天地、社稷、山川、先祖各有祭祀。

     然天子祭天地九祀用太牢,诸侯祭社稷七祀用少牢,大夫祭五祀,你我士爵祭祀家庙、社坛、桃夭,三祀不过用粟、韭、鱼、豚、鸡,五贡而已,何须阁下来此买牛?”

     青阳就这样微笑的看着吉单,一副早就看出你胡说八道的表情。

     此刻气氛不对,不管是青氏众人还是吉氏四名仆兵,都自动分成阵营分明的两部分,反倒是吉单这个往日精明的吉氏家主还沉浸在震惊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啊?”

     吉单愣了,他虽喜欢穿宽袍深衣,装扮成饱学之士的样子,其实对礼制并不怎么熟悉。

     昨日不过顺口给吉礼那么一说,只是随便找的一个借口罢了,万万没有想到之前以为不懂事的毛孩子,不仅不是传说中的傻小子,竟然还懂得这么多大申礼制,说的头头是道。

     此刻被青阳一番追问哑口无言,如果说自己是前来买牛准备祭祀,就会落得一个逾越礼制的把柄,更让吉单恼火的是青阳丝毫没有跟他缓和关系的意图,显得咄咄逼人。

     如果我此刻突然出手,能不能一击杀死眼前这名少年,这青氏小儿心机深沉稳重,又有多名有潜力的少年辅佐,更关键的是自家居然将对方得罪死了,日后吉氏恐怕危险啊。

     吉单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然而看到廉珀紧紧站在青阳身边,手里还紧握的两柄车**斧,他估量很难在二十息内解决那黑脸少年。

     更何况擅杀贵族是族灭的大罪,即便此刻能杀死青氏小儿,整个吉氏也少不得被暴怒的国君杀个精光,吉单没有那个胆子出手,何必为了费氏搭上整个家族的命运。

     “封土下人不学无术,搞错了我的意思罢了,我吉氏封土亦不缺牛羊,但家中没有适合的小猪,再过几天便是秋月节,自然是买小猪祭祀而已!”

     吉单急忙改口,脸上却一点都没有被揭穿的惭愧。

     “原来如此,贵家愿买小猪自无不可,却不知道贵家近日先阻塞寒溪、水浸盐泽断我出路,后又派遣仆兵阻拦野民归附我青氏是何道理?”

     青阳见吉单这幅嘴脸,想到最近吉氏接连施展的手段,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暗火,毫不客气的揭开了这段时间青氏与吉氏之间的恩怨,这般责问可以说是指着鼻子骂人了。

     吉单没有想到,青阳竟然直截了当说起这些事,被接连逼问后,他心中也有一股火气。

     当即不客气反问道:“既然如此,足下当日悍然命人打断我爱子双腿,又如何解释?”

     “呵呵”一声冷笑后,青阳冷冷道,“敢问吉生可有名爵尊位否?其辱我中士名爵没有当场打杀,就已经是手下留情!再者吉氏缘何又纵容仆兵抢我盐货、伤我家臣?”

     被青阳这么一番冷冷质问,吉单当即无言反驳,毕竟吉生身为庶人,竟然想要拿青阳这个中士领主来刷名声,理亏之下恼羞成怒,顿时目露凶光。

     “唳——”

     随着一声摄人心魄的唳鸣,“呼——”一阵狂风从吉单头顶吹过。

     抬头看去,一只庞然大物从树梢处飞掠过,原本怒火勃的吉单霎时间吓出一身冷汗,老实的就好像一个孩子似得。

     任谁连续十多年,每个月都有几天能看到这只龙雀叼着一只强大异兽当做食物回来,都会跟吉单这样害怕,不是谁都像青阳这般幸运,有一个能收服龙雀的便宜老娘。

     吉氏那四名仆兵更是比吉单还要恐惧,甚至有人害怕的趴在地上,龙雀这十多年来的强大形象实在太过于深入骨髓。

     吉单忽然注意到,对面挂着淡淡笑意的青阳,还有满脸嘲讽笑容的贺甲、于海等人。

     他终于想明白了,哪怕青氏仅剩下眼前这名少年,只要那龙雀依然守护着青氏封土,这少年就有在邢国立足的实力,说出来的话就会有人愿意听。

     一想到这里吉单心中就有些沮丧。

     吉氏为能获得更高的爵位,选择依附费大夫,但并不代表吉单就愿意为了费大夫的利益,不顾一切的付出,甚至很可能会让吉氏身死族灭。

     有龙雀守护的青氏,并不像他先前想的那么弱小。

     大夫之家,这不仅是吉单的期盼,也是他父亲、祖父的渴望。

     往年吉氏也只能是脑子里想想,如今上天却给了他一个机会,不用攀附费大夫也很可能实现的途径,三子吉书竟然获得一只强大异兽的幼崽。

     只要有十年时间成长,吉书与那异兽幼崽神魂契合缔结魂约,等到异兽长大,吉书就能凭借战功获得一个中士爵位还是很有希望的,有了中士爵位,上士爵位还会远么?

     针对青氏的谋划即便失败了,也不会影响吉氏的未来长远利益,可要让吉单放弃针对青氏的阴谋,这反而会得罪费大夫。

     然而不管怎么说,现在青氏轻描淡写就化解了自己一番筹谋,自己却连对方是什么手段都不知道,如此一来费大夫让兄长交代的事情又该怎么解释呢?

     异兽幼崽只能算是长远谋划,费大夫若是不高兴,吉氏转眼就要被收拾,惹怒了费大夫,有异兽幼崽也没用啊。

     心里胡思乱想,不管吉单再如何不甘心失败,天空中不断盘旋的巨大龙雀带来的庞大压力,让原本精明的他变得心慌意乱,最终匆匆花了一百刀币买走两只小猪崽。

     目送仓惶骑马离开的吉单众人,对比吉单来时的自信和现在的仓惶,青阳轻轻摇头,明明是吉氏亏理挑衅在前却有胆子出言威吓,但龙雀一出现对方就立刻软蛋给跪了。

     “看到没?只要愿意讲道理,敌人还是会愿意听的!这叫有理不在话多!”

     指着颇有些仓惶逃走意味的吉单背影,青阳得意的对身边众人道。

     “可是主公,那是有龙雀大人出面,吉单才服软的啊!”廉珀一脸不解的看着青阳,满脸都是你在说笑的意思。

     “没听说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啊?”青阳对着廉珀屁股就是一脚。

     众人仔细一想,果然是这个道理,还是领主大人聪明。

     这个世界不管你有多正义,终究还是要靠强大的实力说话。

     青阳无趣的挥挥手,让三名农夫、几名少年散了,只留下廉珀。

     吉单虽然灰溜溜撤退,可青氏封土的防御武力还是太过弱小了,必须想办法加强防御力量才行!

     对了,青阳忽然想起那天廉珀不是说家中还有五名年满十二岁的少年奴隶么?对,就你们几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