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后备武力
    “主公,五只小奴隶崽子都准备好了!”

     十一岁的少年贺甲腰挎三尺骨剑,努力挺起瘦小的胸脯,看得出这孩子是在学廉珀的样子,只是人家黑脸少年又高又壮天生威武雄壮,你这瘦不拉几小身板根本学不来嘛!

     嗯,奴隶是论只的!

     北荒各国自古贫苦,哪怕普通国人都多有饥寒者,因此地位远不如国人的奴隶更不会被当人来看待。≧

     即便青氏十几年来,对待家中奴隶比其他卿大夫士要和善的多,但几百上千年形成的传统观念,导致家臣们看待奴隶终究是奴隶。

     这些奴隶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大申朝建立过程中的反对者后裔,在某些极端者眼里,这些奴隶的地位还比不上那些荒野中的野民。

     青阳如今需要这些奴隶效命,短时间内也无法改变众人的观念,其他人青阳管不着,至少青氏封土内所有领民,观念必须向领主大人看齐。

     五名据说已经年满十二岁的少年奴隶哆哆嗦嗦站成一排,少年奴隶们没有衣服,只穿着简单的树皮短裤,黑瘦的皮肤让他们显得格外弱小。

     看他们背上、小腿上、胳膊上被打出来的一条条青紫色痕迹,就知道廉珀为让他们学会站队用了多少手段,但不如此这些少年奴隶根本不懂得纪律。

     可是青阳很怀疑,这几个孩子真的已经年满十二岁了么?

     又黑又瘦又小的个子,再加上畏缩的眼神,简直比后世见过的八岁小孩都不如,恐怕三个人加起来才抵得上一个廉珀的体重。

     转念想到奴隶们的日常生活就明白,这些奴隶少年自幼就没怎么吃过粮食,一年年就靠着谷糠、野菜、草籽活命,能活下来长这么大都已经是福大命大,健壮的奴隶就不要想了。

     青阳也知道现在不是挑剔的时候,他对五名少年奴隶露出狐狸般的微笑:“小子们,你们有福了!接下来一个月里你们五个要接受廉珀大人的各种训练,粟米饭管够吃,加盐加猪油的葵菜、野菜管饱。”

     “咕咚——”

     少年奴隶们不由自主直咽口水,天呐,竟然可以吃饱?

     光是香喷喷的粟米饭,对他们来说就已是无上美味了,更何况还有加盐加猪油的野菜。

     猪油啊!

     那应该算得上是肉了啊!

     油汪汪的,应该比父亲冬天抓的老鼠肉好吃多了吧!

     “咕咚咕咚——”

     一想到这些美食,少年奴隶们口水更多了。

     眼前这五名少年作为奴隶们的长子,他们可以说是日子最苦的一批。

     不仅平时要协助父母为主人家干活,为了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最好的草籽、谷糠都是给更小的孩子吃,此时听到领主大人的话岂能不激动。

     见地面上多出来一片片口水浸湿的图案青阳不由一笑,继续用充满诱-惑的语气道:“我会对你们三日一考核,最出众者奖励红烧肉一块、蛋一枚,次之者奖励蛋一枚。”

     听到少年们吞咽口水的声音更大,青阳一笑之后立刻板起脸来道:“不过如果你们谁不能完成训练,那就抱歉了,凡悬末尾者鞭笞二十下,次之者鞭笞十下,绝不容情。”

     看着被吓得有些打哆嗦的五名少年奴隶,腹黑领主大人更是冷笑添把火:“等到一个月后我要看你们五人最终表现。

     如果有一人不合格,就将其卖给北林城要修陵墓的大夫、士人殉葬,如果你们几个全都训练不合格,就一起卖掉给他人殉葬!”

     几名没见过世面的奴隶少年被吓坏了!

     虽然青氏受封仅有十五年,加上先后两代领主从来没有实行过殉葬,但这并不影响奴隶们了解其他卿大夫殉葬的具体内容,这些少年奴隶也经常听说过那些殉葬奴隶的悲惨下场。

     一想到很可能被砍头、腰斩、刖足、断臂、甚至可能被活活丢进殉葬坑中用乱石打死,这些少年顿时不寒而栗,一个个面色白。

     智慧的领主大人当然知道,凡事一张一弛,必须一手棒子一手糖,这样才能把效果拿捏到最佳程度,这些少年奴隶不能被吓坏了。

     于是他又忽然和颜悦色对几人道:“其实你们几个很幸运,只要能全部合格,不仅你们自己可以脱离奴隶身份成为仆兵,甚至你们还可以凭军功把家人也脱出奴隶身份,日后建功立业甚至成为国人、下庶士未尝不可!”

     被领主大人一番忽悠,五名少年奴隶脸色不断变换,最终一个个激动的面色通红,虽然青氏对待他们算是比较好的,可是谁不向往更好的生活呢。

     原以为作为奴隶的儿子,这辈子都只能当奴隶,想不到如今还有机会成为仆兵,家人也都有机会不再当奴隶。

     少年奴隶们没有受过教育,也不会说什么好听话,只是觉得领主大人的恩情之重,哪怕是世世代代都无法回报,一起跪倒在地可劲叩头!

     行了!忽悠成功,接下来的训练就归廉珀这孩子负责了。

     不是青阳偷懒耍滑,不知道亲自训练出来的仆兵才更亲近自己,而是仆兵的基础训练自有一套方法。

     廉珀早已从钟伯处接受了完整的仆兵、战兵的基础训练课程,看来钟伯也想培养他成为下一代的家宰。

     有了忠心耿耿的廉珀训练少年奴隶们,身为领主大人只需要时时跟进,让奴隶们知道领主大人的关怀就可以了。

     这些少年奴隶虽然弱小,也是青氏的后备武力体系组成部分。

     后备武力中,廉珀是堪比九品力士境的锻体第二层修者,于海、方俊今年十二岁,已经修习锻体术两年,不过他们资质略差,修行进展要慢一些,还处于锤炼皮肉的第一阶段。

     贺甲虽然是四名战兵少年中最为年幼的,才十一岁的他修行资质颇佳,现在不比于海、方俊两人差。

     至于跟廉珀同岁的钟瑞,马上就要完成第一阶段修行,等身体恢复后也比得上普通仆兵的战斗力,算是仅次于廉珀的优秀人才。

     青阳掰着手指计算着,加上刚刚吸纳的五名少年奴隶,如此家里就有了十人的武装少年,接下来就需要时间来让这支年轻的队伍逐步成长。

     一边盘算着,青阳准备投入到自己的修行大业中,一回头就看到普林、归赫、文博走过来“噗通”一声三人就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