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生性凉薄
    (感谢晏怀瑾、青訫人欲的打赏,感谢各位朋友的推荐票支持,端午节累坏了,才看到打赏榜,这周还是没有推荐,悲催!你们的大力支持,是我的最大动力!)

     “嘶——”

     青阳远远看着狂暴出手的龙雀,不由猛吸一阵凉气。

     “劈啪!”“咔嚓!”

     接连不断的断裂声中,封土外那片山林遭了秧。

     虽然没有大树被连根拔起,可是足足有方圆一里的树木都被剃了光头,甚至许多坚硬无比的铁木树枝,都被龙雀翅膀扫断。

     “秋娘,你让龙雀出手驱逐那些觊觎小人,这下赶出来那么多兽群不会冲击咱们封土吧?”

     一想到刚才紧贴着封土逃走的那头巨熊,还有那群巨大的六牙獠猪,青阳心里就是一阵担心。

     秋娘微微一笑:“主上往日低调也就罢了,可如今吉氏竟接连欲行不轨之事,咱们这也算是给他一个教训,省的让某些人以为我青氏无人好欺负!”

     ······

     “呼——”战兵眴深呼吸努力平复心情。

     龙雀已经被战兵悍和最后一名吉氏仆兵引走,他一眼就看到那青氏小儿。

     他正在一名年轻女子陪同下往山林这边走来,而那名壮硕的黑脸少年此刻竟然背对自己,其余少年皆土鸡瓦狗不足为虑。

     好机会!

     战兵眴紧紧攥住手中的三尺铁木长剑,一跺脚冲了出去。

     他没有九品力士境的实力,却凭着丰富的战阵经验,有信心在龙雀返回前杀光青氏众人,他已经能够看到数十步外那十几名少年眼中恐慌的神色。

     “好贼子!吃我一斧!”

     廉珀咋一听到身后的动静,扭头就看到冲出来的战兵眴,当即大怒一声巨吼,手中一只斧头就已经飞了出去。

     自从那天用石块击伤两名吉氏仆兵后,廉珀就现这一招飞斧用起来比较适合他。

     然而廉珀毕竟才是锻体淬骨阶段,与战兵眴的综合实力相差不多,加上转身耽搁了一刹那,丢出去的巨斧与对方错身而过,其他那些少年更是连战兵眴的影子都追不上。

     “杀——”

     战兵眴丝毫不管身后怒吼连连的廉珀,满眼杀意的死死盯着青阳。

     可是,这青氏小儿为什么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

     战兵眴心生疑惑,却坚定不移的继续猛刺出去,哪怕自己死去也要杀死这青氏小儿,这是为了天下苍生、礼制正道而出手。

     仅仅是瞬间,战兵眴就冲到眼前,他手里的长剑距离青阳胸口仅有不到三尺的距离。

     可笑!旁边那女子竟然拿出一柄小刀!如此岂能阻我?

     然而,就在刹那间,秋娘袖手轻甩,战兵眴眼前一道亮光闪过,随即就感到腋下一凉。

     伴随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喷洒出的血花就好似粉红色绽放的樱花,浑身的力气犹如骄阳化雪般,迅消失的无影无踪,瞬时间就塌软在地上。

     完了!战兵眴不由眼角淌出一道泪水!

     死则为英雄,俘则为狗熊!大丈夫死则死矣,为何偏被生俘!

     西面天空已经看不到夕阳,躺在地面,却可以看到漫天红霞犹如鲜血。

     “悍大人,一定要家主为我们报仇啊!”

     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凄厉如鬼魅的惨叫声,战兵悍泪流满面,却没有丝毫停顿继续没命狂奔,因为他一定要活着回到吉氏封土。

     现在已经不是青氏那头龙雀出手攻击他们了,自从入夜后那只龙雀就大摇大摆的回巢休息。

     接替它的,是夜间最为活跃的夜隼,只要有一丝血腥味,就能引来这些贪婪掠食者的觊觎。

     一旦受伤,原本遮蔽气息的护身符箓就失去了应有的效果,一群群贪婪的夜隼循着血腥味无声而来,随时随地从各个方向起攻击。

     “去死,去死!!”

     当又一群夜隼循着血腥味袭来时,战兵悍再没有一个伙伴相互支援,他怒吼着挥出一生中水平最高的剑术。

     几乎每一剑,都能杀死两只以上的夜隼,最厉害一剑竟然贯穿刺死五只。

     然而夜隼毕竟是善于厮杀的小型猛禽,几只夜隼在临死前的疯狂挣扎,又在战兵悍身上增添了几个深可见骨的伤口,让原本就已经失血的战兵悍引来更多的夜隼。

     头好晕!

     战兵悍知道这是身体快要支撑不住了,身后传来一阵夜隼抢食同伴尸体的吵闹声。

     那数十只夜隼的尸体,可以为他争取半柱香时间,他已经绕过盐泽,远处已经隐隐能够看到吉氏封土中的火光。

     ······

     已经是夜半时分,吉单有些坐立不安,手中握着的一卷紫竹简被手心的汗水沁湿,他却丝毫没有察觉,不时看向一片漆黑的院外。

     如非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出此下策,可既然已经得罪死了青氏,那就只能在其成长起来前彻底毁掉。

     吉氏家宅高大的院墙厚实安全,四个高耸的角楼上,一堆堆旺盛的篝火正在熊熊燃烧,燃烧的火堆既是远处夜行人的引导灯火,加入特制香料后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驱逐夜行凶禽猛兽的作用。

     “主公,远处有动静!”

     天黑后就在西北面角楼值守的家臣吉礼忽然大声叫嚷起来,等到吉单赶到后望去,果然有大群夜隼在嘶哑吵闹的追逐一个黑影。

     “走,带上弓箭去看看!”

     吉单稍微想了想,最终决定带心腹之人迎上去,能被大群夜隼追逐的,不是受伤了就是没带护身符箓或者其他护身物品。

     走出家宅不远,就看到一个人影被大群夜隼追逐着远远跑来。

     吉单下令接连射杀十几只夜隼后,这些贪婪的夜行者才在武力和火光的逼迫下躲开十几丈距离,但依然盘旋着飞高不肯离去。

     “主公,事败矣!”

     黑夜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悲鸣倒在地上。

     “主公,是战兵悍!”

     吉礼迎上去,却现战兵悍除了右面半张脸还算完好,左脸还有手臂、脊背、大腿上的皮肉几乎全都被夜隼撕扯的不成样子,许多伤口此刻已经不再流血,显现出一丝灰白色。

     然而不流血并不是因为伤口结痂,而是战兵悍身体里的血已经流光了,他已经油干灯枯没救了。

     “哼!你等竟敢背我私下行事,还活着回来干什么?”

     吉单听到战兵悍的悲鸣,不仅没有丝毫宽慰,却脸色一变冷声道,“私下谋刺贵族罪当族诛,看在你我主仆多年的情分,你自裁吧!”

     战兵悍面色一暗,原本想要说的青氏许多情况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这样的主公如此心性凉薄,他只觉得死的真冤。

     “好冷啊······”

     伴随着一声悲叹,战兵悍再无声息,身体逐渐变凉僵硬。

     “主公,悍的尸体······”

     哪怕跟随吉单多年,吉礼依然觉得家主现在的行为太不近人情。

     “走,那么多夜隼自然会帮他处理,不会暴尸荒野的!”

     吉单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往家宅而去,吉礼不敢停留,急忙追上前去,跟随而来的五名仆兵你看我,我看你,最终只是低头跟上去。

     随着吉单众人走远,天空中迟迟不愿离开的无数夜隼再次猛扑下来,数百只夜隼争抢着进食,不到一刻钟地面上已经只剩下几根残骨遗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