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失败的骑兵设想
    子车焉息受命来到青氏封土的消息,让吉氏低调下来。 ≥  ≦

     也让近月没有与外界联系的青氏封土得到新的外部消息,廉珀开辟出来的那条小路暂时成为了青氏与外界联络的维系。

     秋收时节本该是粮食价格最低的时候,但随着上卿云叔予前往北疆主持战事的消息传播开来,不到一天时间北林城的粮食价格就大幅上涨了。

     毕竟北疆战事大有长期化趋势,再加上北荒各国多盐碱地垦种艰难,每年不闹饥荒都算幸运,根本没有多余的粮食战略贮备。

     这就导致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引起粮食价格高低起伏。

     哪怕青阳每天呆在封土内,也知道现在外面粮价居然比春夏青黄不接时还高了一成。

     不过日子难过的是城中无地的国人平民,拥有大片封土的领主们反而小赚一笔,好歹弥补部分打仗带来的损失。

     不过很快国君下令:为维护北疆战事,国家稳定,不许哄抬物价。

     为此北林城主成峒中大夫下令,斩杀了两名自以为背景深厚,肆意违背律令的上士,这才稳住局面,甚至得到了国君赞许。

     如此一来杀伐果断的成峒成大夫和北林城的话题,就被封土少年们不断谈论起来,青阳也6续知道了更多的外部情况。

     北林城在青氏封土北方偏东三百八十里,上次钟瑞四名少年去购买食盐就是去的这里,北林城附近山林中有一座隶属于成大夫的盐矿,廉珀也曾跟随钟伯去过几次。

     说起封土外面的事情,在封土憋闷许久的少年们显得很兴奋,你争我抢的说着一些稀奇见闻。

     什么沿途有野民聚落,居然祭拜一株雷劈过的大柳树作为守护神灵,有的则干脆是祭拜一块吸食血液的石头为神,甚至还听说荒野深处有以强大异兽作为聚落守护图腾的。

     身为邢国国人,再加上少年们自以为已经是贵族家臣,言语间对那些祭拜异端图腾的野民颇有鄙薄之意。

     也不知道过惯了穷日子的少年们,哪来的那么多自豪感去鄙视别人。

     当然少年们话题中谈论最多的,便是北林城声名远播的繁华富庶。

     作为北疆一千多里内有数的大城池,占地方圆十余里,人口十多万人!真是一座繁华大城!

     听到这番没见识的话,青阳很想跟他们说自己曾经见过很多座城市,一个就有上千万人口,甚至数千万人口的都有几个。

     十万人以下那只能叫小镇而已,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这时的邢国全部人口加起来不知道有没有一千万,弦余部落据说举国人口不到百万人,国土却纵横三万里,如此荒凉跟蛮荒差不到哪里去。

     在仔细了解到十余年来邢国与弦余部落之间的战争后,青阳下了一个决定,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骑马,而且必须精通骑术。

     北荒纵横数十万里辽阔无比,地广人稀之极,哪怕北荒人烟较为稠密的邢国,也有大片大片充斥着强大异兽的荒野,在这样辽阔荒凉的土地上,具有强大机动能力的军队才有更多的生存机会。

     还有一个不能告诉别人的理由,那就是学会骑马一旦战事不利可以更快的逃跑,当然这话肯定不能跟别人说。

     廉珀牵来一匹体毛暗红色的五岁小马,兴高采烈道:“主公,要学骑术最好从小马开始训练,可惜咱家马匹大都太普通,只有这匹小马是钟伯那匹坐骑三年前生的小崽子还能入眼!”

     “这匹也不差嘛,才三岁多点就这么大块头了!”

     哪怕是外行也能看出这是匹好马,小马眼中充满灵智的光芒,光是块头就够惊人。

     才三岁马背就已经到他头顶高度,而且这匹马还可以继续生长两年,成年后真的是雄壮威武了。

     “唉?廉珀,马鞍、马镫呢?”

     转了一圈,现廉珀没有配备任何骑具,这让青阳有些不高兴,“马是挺好可没有马鞍怎么骑?没有马镫骑兵怎么作战!”

     对于领主大人的质问,廉珀表现的很无辜:“主公···那个什么是马鞍?马镫?”

     青阳:“······”尼玛,我真是太愚蠢了。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代还真的没有马鞍,昨天子车焉息来访时光顾着关心北疆战事竟然忽略了这件事,没有马鞍马镫百战骑兵怎能横空出世。

     廉珀听到青阳的解释继续补刀:“主公,虽然君上不禁领主拥有骑兵,却规定凡是好马必须进献,以弥补宿卫军和三师骑兵的损缺,即便咱们组建骑兵也没有好马!”

     明马鞍、马镫,建立一支强大骑兵队伍的热情顿时被一桶冰水浇熄了。

     怪不得邢国国君不怕下面的封臣造反,一国之君将国家的最精锐的骑兵力量全部抓在手里不说,还让封臣丧无法组建快机动的骑兵。

     毕竟骑兵需要庞大的数量,而封爵领主的私军数量,严格限制了骑兵的优势。

     青阳清楚记得《封土令》规定,连下大夫才有资格拥有甲士三、兵七十二,也就说下大夫拥有的全部私军才有七十五人,担任大城之主的上大夫也只能有甲士二十、兵三百,一共三百二十名私军。

     虽说很多卿大夫都在封土内悄悄隐瞒了部分私兵,但这个数量绝对不会过明面数据的三分之一。

     何况宿卫军和三师加起来足有三万五千人,如此看来邢国重视武力的同时,对封臣武装控制的还算严格,当然这个严格是指下大夫爵位以上的封臣。

     本来还想老老实实先锻炼骑术打基础!骑兵暂时不够资格拥有,但先学会骑马总不是坏事。

     谁知实力不够,眼前这匹小马根本就瞧不上新主人,嘶鸣着跳跃颠簸几下,就把青阳丢下马背。

     “嘿嘿,脾气还不小?先把它安置在一个单独马厩,我还不信驯服不了它?”青阳狠狠看着小马。

     这种烈马,先关起来饿它几天,然后用炒的香喷喷的草籽引诱,用不了多少天就能训练的服服帖帖。

     领主大人的腹黑阴险眼神,让从未见识人心险恶的暗红色小马儿,顿时一阵哆嗦,好可怕的眼神。

     ······

     自从秋收结束后,青氏封土所有领民、奴隶都处于一种欢快的情绪中,谷场中的谷垛这时已经碾压完成三成以上。

     农夫、奴隶们这段时间得到的谷物奖励不少,干活也都更加带劲。

     更让领民们激动地是,领主大人宣布领民们可以在封土荒地上各自圈出一个不大的兽圈,驯养一些鸡、鸭、兔、羊、鹿之类的家禽、家畜。

     不仅允许他们按规定到田野中收割野草,甚至还会用粮食或者布匹收购这些家禽、家畜。

     虽然收购价钱,仅有北林城中市场不到一半的价格,但对农夫、奴隶们来说就是白捡来的嘛,真是太幸福了。

     除了农夫们,最近最开心的反而是孩子们,尤其是农忙结束这几天,一个个欢快无比。

     不仅仅是农忙过后,他们不必再帮家人干活,更因为他们多了一个很有趣的大玩具,就是那只巨大的6龟。

     不知怎么搞的,廉仓这娃居然跟那只巨大6龟特投缘,整天带着一大群五岁到七八岁的娃娃,骑在6龟背上在溪中戏水。

     看那只6龟驮着一大群孩子,居然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这组合真是感觉有点奇葩!

     既然6龟不会伤人那就随他们去吧,反正也没什么浪费的。

     看的正专注,就听到廉珀大喊:“主公,主公,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