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月华洗礼
    “这——这是——”

     当青阳、廉珀震惊无比时,家庙外的秋娘看到这一幕,竟激动的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手中原本拿着的一卷祭典,也无声的掉落地上,要知道秋娘素来爱惜书籍,不到惊讶万分何至于此?

     “哎呦,烫死我了!”

     青阳手中的玉雕圆球温度迅升高,原本朴实无华的质地,居然开始从里到外投射出微微的光芒,随着温度越来越高,玉雕散的光芒也越来越亮。

     见青阳要将玉雕丢在一边,秋娘急忙大声阻止道:“主上千万不要丢,提着玉雕上的丝线快到外面院子里来,月亮快要升出来了!”

     这圆球跟月亮有什么关系?

     青阳觉得奇怪,还是提着圆球疾步往外走去。

     即便圆球距离母亲青鸾的牌位越来越远,两者之间的光雾依然没有断绝开来,随着大量光雾涌入牌位,上面玄奥无比的铭文愈明显。

     秋月节这天,太阳和月亮会在同一时间一落一出,遥望西面夕阳正在落山,东已有一轮从橘黄色变成银白色的圆月露出一丝痕迹,连旁边的正十字星座也开始散落点点星辉。

     随着东方银月逐渐升起,被挂在一根骨剑上的圆形玉雕变得更加明亮,许多原本微不可察的铭文也开始显现出来。

     当天色黑暗下来时,仿若车**小的银月倾泻着月光照亮大地,月光中玉雕出来耀眼的银白色光芒,刺得人快睁不开眼睛,而球形玉雕散的热量却一点点降下去。

     “这??”

     不管是青阳还是廉珀等一众少年都看呆了。

     就在这时,玉雕射出的银白色光芒突然有了变动,玉雕散的银辉分散成粗细不同的十几股,分别投向在场每一个人身上。

     银辉中,少年们没有见识过这般神奇现象,现银白色光辉投射过来后,竟然在自己身体上凝聚成一层薄薄的银白光雾,开始变得有些慌乱,不由出一阵惊叫。

     随即青阳就现身体没有任何不适,反而随着银辉不断渗入皮肉,原本经过一天祭典显得颇为疲惫的身体,竟然迅恢复了精力,仿佛力气都要溢出来一般。

     他清晰的感受到,原本略显松弛的皮肤在银辉中渐渐变得更加坚韧,肌肉也随着银辉的渗透,每一丝肌肉仿佛都在激动的呐喊,随着时间推移他的身体竟然开始主动吸收银辉。

     其他少年们一开始惊慌失措,但很快也跟青阳一样现银辉竟然能帮助他们淬炼身体,又渐渐地一个个平静下来。

     跟惊慌的少年们不同,秋娘却激动的现有一股银辉不一样,竟然顺着原来的光雾径直投向青鸾牌位上。

     牌位上的玄奥铭文图案在银辉中一明一暗,仿佛沙漠中缺水的人突然遇到一股泉水般,贪婪的吸收着这股浓郁的银辉。

     秋娘一反之前的凝重,见大片银辉涌入青鸾牌位,恬淡文静的脸上竟然露出从未有过的欢喜神色,当她看到在场所有少年都沐浴在月华银辉中时,笑的更加开心起来。

     见青阳还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球形玉雕呆,秋娘大声催促道:“主公现在就开始锻体术前六个动作的修行!

     廉珀,还有你们这些臭小子们别呆了,都赶紧围一圈坐好了,这回你们都沾主上的光!下面就看这月华能持续多长时间了!”

     原来这银白色光辉叫做月华,本来青阳就感觉到银辉对身体极有好处,此时听到秋娘的提醒赶紧靠上前。

     经过半个多月的学习,青阳早就将那部上古皮卷锻体术第一段烂熟于心,之前身体吸纳银辉的效果就已经让青阳颇为欣喜,此刻默念锻体术第一段文字更是就让他大吃一惊!

     如果说原本每次呼吸相当于平时修习锻体术一个时辰的话,此时在锻体术功法引导下所起到的效果居然是原来的五六倍,每一次呼吸都相当于他修习锻体术半天。

     此刻青阳心中即是欢喜也是惊奇,哪怕再愚钝的人也知道,凡是有助修行的宝物都是极为珍贵的。

     万万没有想到往日随身携带的球形玉雕竟然如此珍贵,不仅有护身符的功能,还有如此惊人的辅助修行功效。

     光是锻体术第一段的口诀就有如此神效,不知道比锻体术还要深奥的导引术又会是怎样,想到这里青阳心中一动,忽然想起锻体术第一段的那副画像。

     虽然之前一直不明白画像的蕴意,不过他下意思做出这个动作,随即就感到在身体皮肉间流动的银辉更加顺畅。

     就在这时一个口诀凭空出现在青阳脑海中:“苍天之气清净,感应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时之序······”

     青阳一边心中默念这段口诀,一边感受身体中的气息运转口诀,口诀默念三遍后,原本只是照射在他身体上的月华以更加骇人的度的涌入身体内部。

     随着月华大量涌入,每次呼吸都相当于青阳修习一整天的锻体术,身体中甚至开始有一丝丝月华凝聚成丝,这些光线根据青阳体内的经脉,逐渐形成一个复杂繁复无比的网络。

     月华在体内凝聚成无数繁复之极经脉的同时,也在悄无声息的改造着青阳的身体,几乎每一分肌肉、肺腑内脏、每一寸骨骼甚至血液,都被肉眼看不到的月华浸润着。

     原本只有在锻体术第二阶段、第三阶段才会触及的筋骨、血脉、腑脏,都在银辉的浸润中强健起来,让原本弱不禁风的青阳健壮许多。

     青阳每一次呼吸,都有大量月华银辉从鼻孔喷出,可见其体内月华浓郁到了什么程度。

     然而此刻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沉浸在修行中,只有秋娘看着眼前的效果含笑而立,一滴眼泪却悄然滑落。

     随着青阳的修行,身体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以诡异的频率波动,身体表面肌肤上一点一滴开始浮现一些黑色的杂质,然而这一刻沉浸在修行的少年们没有任何人现。

     从月华洗礼中得到极大好处的不仅仅是青阳,在场所有人都得到了极大的好处。

     就连钟瑞还没有完全恢复的骨骼都彻底痊愈了,那五名原本瘦弱不堪的少年奴隶也明显比原来更加强健。

     两个时辰后,已经月上中天,玉雕散出来的月华逐渐消失,除了青阳外,原本沉浸在修行中的众位少年一个个清醒过来。

     然而恢复感知的第一时间,少年们就被一阵奇臭熏得差点呕吐,相互一看才现众人都成了跟廉珀一样的黑脸。

     根本不用秋娘驱赶,受不了这股味道的少年们,争先恐后的往溪边跑去清洗。

     甚至廉珀拿着一柄专门为牛马洗澡的刷子,反复刷了多遍才算罢休,不光他自己刷,还把十几名少年上下狠狠洗了几遍才舒服一些。

     “廉珀大兄,你这是打算把自己洗白一些么?”

     贺甲一边可劲搓着身上的污渍,一边看着归仁、归礼两兄弟为廉珀刷脊背跟他开玩笑,引得众少年都是开怀大笑。

     十岁的文阳忽然觉得水面有东西碰到自己,抱起一看居然是条翻白肚的两尺多大鲤鱼,顿时惊喜道:“咦,好大的鱼!”

     “小溪里面的大鱼都翻白肚皮了,快捡啊!”

     少年们现溪水中漂起来的大鱼不止一条,顿时你争我抢的纷纷捡起大鱼丢到上岸。

     鲤鱼可是上好的肉食呀,浑然忘记了这些鱼,都是被他们的洗澡水毒昏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