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术修与武修
    “上古传承至今逾有数万年,修行之道繁杂万千,大荒中修行之术何止百万!但总起来却也不过分为武修、术修两大类,却不知主上属意修行哪一类?”

     秋娘一边带着青阳、廉珀两人往宅院走,一边笑吟吟的问道。

     自听到青阳自内心的想要修行,秋娘脸上就一直挂满了笑容,因为只有自内心的修行意愿才能顺应本心,才会让修行之路走的更远更强。

     在八年前老主母突然失踪后,不管是她还是家宰钟伯都没有逼着青阳修行,而是期盼着自家领主某天能够猛然醒悟过来。

     可是从今年领主大人年满十三岁开始就不一样了,一直到前几天生病前,都还对修行心生反感,这把她简直急坏了。

     国君不会让一个没有任何本领,不能率领士兵征战边疆的懦弱少年继承贵族爵位,哪怕老主母曾给邢候极大帮助也不行。

     军功授爵是邢国在北荒得以生存下来的根本,不会为了一个普通少年而改变,何况老主母早已经不在了。

     青阳不知道秋娘的想法,他哪里知道自己究竟适合术修还是武修呢,因此有些挠头,不好意思道:“秋娘,我也不知道术修和武修都有什么门类?不如你多说说,我也好选择一二!”

     秋娘知道好的修行,必须是青阳对此感兴趣。

     她也不催促,耐心讲解道:“术修范围较广,有精通五行之力的术士,有善于制作符箓的符师,有铭刻阵法的铭文师,还有善于制作器械的机关师、善于欺瞒视觉的幻师等等都算术修。

     基本上术修者都是主修念力、法力,可御气伤人于无形,但是此类修行法门不仅对天赋要求极高,还要有高明的师父日夜倾心传授,如此刻苦修行十年以上才能算是入门,要想有所成就需要更多地时间和精力。

     据说中州天子处有名士高人御风而行,可乘青云而上九重天,咱们邢国地处北荒偏远之地,本来术修之士就颇为稀少,这种术修强者更是少见,或许国君身边会有一二吧!

     邢国年年有战事,历代邢候皆好勇猛之士,武修强者倒是更多一些,武修讲求锻体魄以力伤人,听说武修高强者,不仅体魄坚如铜铁,亦可以释放刀芒、剑芒,不过这等强者妾身没有见过!

     武修所用兵器数十种品名不一、各有长短优劣,考虑到主公乃是中士贵族名爵,日后面君场合不可失了身份,若要习练兵器,当以弓和长剑为上。

     弓,恭也,乃兵器中谦者!剑,宁为直中取,乃兵器中君子,此二者为佳。”

     “不知秋娘你修行的何种法门?”

     青阳忽然开口问道,秋娘如此了解功法,不可能是普通人。

     秋娘不由一愣,继而莞尔道:“妾身曾跟老主母修习过飞刀和长弓,弓箭今天就没法为主上演示了,不如看我飞刀,喏你看!”

     秋娘衣袖轻甩,就有一道亮光瞬间闪过,紧接着就看到十丈外大树上一柄飞刀已经没把,再定睛仔细看去刀柄竟然将一只蜥蜴尾巴牢牢夹住,显然秋娘不想伤这个小家伙的性命。

     这手飞刀着实让青阳惊艳,他热切的继续问道:“我听说野民聚落中有巫师、图腾武士,想来巫师应该算是术修,图腾武士是武修,但我还听说有野民善于御使异兽的兽师,不知道又属于什么类型的修行呢?”

     问驭兽,还是因为被龙雀刺激到了。

     要是自家能养那么几头龙雀一类的强大异兽,哪怕修行水平一般般,也不用怕打仗的事情了!

     秋娘眉头一皱道:“主上,老主母能与龙雀大人缔约,主要还是其天赋极佳,不仅念力奇高可以与龙雀大人神魂契合,另外最主要还是因为龙雀大人自幼就跟随她了!

     异兽天生神异,非天赋之人不可得,寻常人即便得到异兽的幼崽,但往往因为念力不足神魂不契合无法缔约,等到异兽渐渐长大不是它自己离开,也会酿成悲剧!

     主上若修行只需属意正道方是,这些野民聚落的些微传承终究不是正道?且不说邢国许多修行法门传承自中州之地,连老主母许多法门都颇有传承渊源!”

     秋娘有些不满的看了廉珀一眼,还以为青阳是受到廉珀的鼓动才会问这些,吓得那孩子一个劲低头数蚂蚁。

     这是青阳第一次听到那个便宜老妈的情况,不过他也不好仔细问,低头思虑片刻他问道:“既然北荒多为武修,而术修强者难寻,不如秋娘先为我讲解武修之途吧!”

     “主上愿意习武修之道自然是好事,堂堂男儿大丈夫自然是要修习阳刚之气的武学,妾身就喜欢武修之士的豪爽果断!术修之人虽然斯文秀气,却未免太过矫揉了一些!”

     秋娘喜滋滋的一句话,让青阳瞠目结舌,没想到看似文静的秋娘竟然还这么豪气干云。

     看看身边只顾着傻呵呵笑的廉珀七尺多高的身板,就知道秋娘那战死北疆的老公究竟有多么壮硕了。

     不过只要能变得强大起来终究是好事,武修也算是走型男之路了,现在细胳膊细腿的瘦弱身体让青阳极为不满。

     见青阳侧耳倾听,秋娘继续讲述道:“若是武修自然要以体魄为本,先以锻体修行之法,日夜锤炼皮肉柔韧结实犹如牛皮,此为第一阶段完成时身体当有三百斤之力。

     继而以秘法、秘药蒸浴、服食灵药来淬炼筋骨,使浑身骨骼坚如铜铁,待第二阶段完成时,身当有五百斤之力才算合格。

     主上你不要看廉珀这孩子,虽然他现在才刚刚开始第二阶段淬炼筋骨,不过他天生神力堪比一般力士境武修,主上若是修行不必跟他一味做对比。

     待筋骨强健后,就进入锻体的最后阶段,此时开始修习练气法门,导引内外气息淬炼内腑、血液、筋骨继而扩散至皮肉,等到内外体魄气息融贯一体后,就可气纳丹田突破到九品力士境,有千斤之膂力,如此才算是武修入门了!”

     “不会吧!入门就这么厉害,其他更高的境界呢?”

     青阳目瞪口呆,千斤膂力才算是刚刚武修入门,那更厉害的高手究竟有多么强大?

     廉珀这个少年天生神力,刚开始锻体第二阶段就已经有千斤之力,那等他成了高手该有多厉害?其他那些体质奇特的高手又要比普通高手厉害多少呢?

     见他夸张的表情,秋娘不由一笑:“妾身倒是从老主母那里得知,武修之道共有九品,分别为力士、勇士、下甲士、上甲士、武士、武师、战师、士师、宗师,据说中州天子座下还有凡入圣的武圣强者。

     邢国据传二品士师强者仅有两人,一位是石门叟,另一人称千叶老人,此二者可谓国君师长,可面君不拜,其次便是战师强者,据传邢候与四位上卿便是三品战师强者。

     四品武师、五品武士便足以成为国君和众位上卿供奉,咱们北疆各城大夫能有六品上甲士实力便已经是有数高手,家宰钟大兄就是以六品上甲士之勇武闻名北林城内外!”

     “钟伯这些年替我征战多有辛苦!青阳感激不尽!”

     青阳赶紧做了一个感激的动作,不仅是身为青氏领主要为忠心耿耿的家臣表示感谢,还现原来自家竟然有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

     说话间,三人就已经来到青氏宅院内一座独栋建筑面前,秋娘脸色变得极为郑重:“主上,老主母的修行法门就留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