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断其双足!
    吉生话音未落,一名面色苍老的农夫,就佝偻着身子站出来,“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哀声道:“主上,小人们苦啊!”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青阳瞬间瞪大眼睛。

     老农饱含眼泪哀求道:“主上,往年小人们得有老主母活命之恩,这些年也确实深受主家诸多恩惠,但自从八年前老主母突然失踪后,大家日子一年不如一年啊。

     每年辛苦耕种收获的粮食,除去缴纳国君的三成公赋,主家又要供养甲士、战兵、仆兵耗费大量粮食,小人一家五口每人一年只有一百二十斤口粮,有大半年时间要靠糠菜为生!

     今日吉单下士许诺我等,只要为他效力一年后,就可以每人得到口粮二百斤,还能在其封土伐木造屋,小人觉得这八年来辛苦劳作,也算还了老主母当初的恩情,没办法只能选择离去啊!”

     “主上,我等命苦啊!”

     “求主上让我等离去吧!”

     农夫们“噗通”“噗通”一个个跪在老农身后涕泪直流的哀求,那凄惨无比的模样,让原本对他们擅自背离生出一肚子气的青阳竟然一阵心虚。

     怪我咯?

     昨天还美滋滋的计划着,如何享受领主的幸福生活,谁知今天才现接手的是个烂摊子,还没有搞清楚整个封土是什么情况,就被隔壁领主吉氏不怀好意的挖走那么多农夫。

     得赶紧弄清楚自己家底再说,招招手把有些莫名其妙的廉珀叫到谷垛附近,青阳这才轻声问道:“咱家有多少田地?收成如何?”

     “主公,家中封土开垦井田三百方,计一千五百亩,其中三成井田是属于缴纳给国君的公赋田,其他七成都归主公所有,每年供养甲士、战兵、仆兵还有眼前这些农夫的口粮都是这七成井田所出!”

     廉珀见自家主公依然看着他不说话,恍然补充道,“哦对了,咱家封土没有盐碱之忧又有山溪灌溉颇为肥沃富庶,每方井田可产粮近四百斤,算得上国都以北少有的上田!”

     什么?青阳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块井田面积都有五亩地大小了!这么大一块土地出产的粮食居然才只有不到四百斤?

     折合起来,亩产还不到八十斤粮食,除去公赋田不算,其余二百一十方井田多达一千多亩地,才种出来八万多斤粮食?看廉珀与有荣焉的自豪感,这个产量还是傲视四邻的上田。

     八万斤粮食看着似乎挺多,但要考虑到人们饭量极大,光是普通男子每天都要吃两斤粗粟米煮成的粟米饭,甲士、战兵、仆兵因为经常训练,食量更大。

     这样一来八万斤粮食,刚刚满足青氏封土内所有人口的食用而已,想到这里青阳很不爽。

     你们这些家伙给我种出来这么点粮食,还觉得自己有功了?

     不到八万斤粮食还要养兵,要提供粮食给你们这些农夫吃,咱自己的幸福生活怎么保证?你们贪图吉氏那点粮食要走,我还不留呢。

     走走走,赶紧走!一点都不想看到眼前这些家伙!

     这些农夫还有他们的家人走了,能节省下一万多斤粮食呢。

     不过青阳的决定,在他人眼里就成了畏惧吉氏的表现,连原本摇摆不定的那四名农夫也最终选择离开,廉珀气的直摇头。

     “嘿嘿,说的好听,还不是怕了我吉氏的威名罢了!”

     吉生得意的带头向东而去,一边走一边大声对紧跟在身边的众农夫大笑道,“国君分封卿士大夫以守四方,卿士大夫以勇武上报国君,下护国人!平庸懦弱之辈纵有强援,又岂能护众乡亲一世安宁?

     想我吉氏,世居北林,传承百年,人丁兴旺,贲勇迭出,不要说我家如今已有九品力士境四人,我伯父吉胜现更是费大夫麾下七品下甲士,极受其信重,百年士族之家岂非如此。

     看那青氏日渐凋零,幼主愚蒙懦弱,即便有龙雀护卫一时,终究没有缔约之人,哪天这小子病亡无人传承祭祀,不要说万事皆休,连这封土也要被国君收回,到时候,嘿嘿······”

     吉生表现的极为嚣张,当着主人家的面就说这样的话简直是无礼之极,不过那些农夫听到耳朵里却觉得自己的选择真是太对了。

     青氏这种人丁凋零平凡懦弱的领主,实在不值得自家追随,还是跟着吉氏这种有前途的主家,才能保证自己和子孙的未来,光是主家人丁兴旺就能甩出青氏几条大街来!

     青阳真的怒了!

     老子初来乍到,不想理会你挖人,你居然还以为咱怕了?竟然蹬鼻子上脸欺负个没完没了,要是不做点反击岂不是谁都能欺上门来?

     眼神一冷,青阳扭头对生闷气的廉珀道:“打得过这吉生么?”

     廉珀呸一口不屑道:“这家伙算什么玩意,我一个打他十个!下士次子终不能继承爵位,整天涂脂抹粉、嚣张狂孽,也不过是一介庶人,今日其对主公无礼按律当刖其双足!”

     既然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想到这里青阳大吼道:“呔,那吉生小儿,今日竟敢以下犯上,辱我中士名爵,廉珀把他双腿打断丢出封土!”

     “得令!”

     廉珀早就气的一张脸黑里透红,十四岁的少年身体高大健壮,再配上凶悍的模样冲上去,居然让一群健壮的农夫骇然下轰然而散,只露出后面一脸惊愕的吉生。

     “青雀小儿!你可想好了得罪我吉氏的后果!”吉生忽露冷笑道,“你青氏封土偏远,出入都要从我吉氏封土旁经过,得罪了我小心我父亲截断你封土出路!”

     “敢骂我青雀小儿?”青阳眼睛一眯露出危险的光芒,“给我狠狠地打!”

     听到这话廉珀猛冲上来,虽见这少年身体高大健壮,吉生脸上轻蔑、嘴里狠戾道,“哼,下贱奴才也敢冒犯与我?想不到我上个月便已进阶九品力士境吧?今天就废掉你这个小狗腿——”

     “什么九品力士境······皮肉松弛、筋骨未淬,靠服食灵药晋级不过歪门邪道而已,竟然也敢妄称九品······”

     廉珀听到吉生的话更生气,这厮居然说自己是狗腿子,砂钵大的拳头狠狠一记直拳过去。

     “拳法粗糙!”

     吉生不屑想到。

     他身子迅侧滑,准备先躲闪过这拳,再狠狠一记摆腿反击,企图踢断廉珀左腿。

     然而廉珀出拳之快,远出他的预料,不等躲闪,其右肩便挨上重重一击。

     ‘哎呀’

     吉生痛呼一声,瞬间被打倒在地。

     咦,老子期待的搏击过程呢?

     真是个草包啊,一拳打倒也就算了,连丁点悬念都没有,扫兴!

     “老子让你狗腿子······让你力士境······让你使坏心眼儿······”廉珀对吉生怨念好深,一拳又一拳狠狠打下去。

     三拳两脚后,就听到几声麻杆折断的清脆声,行了,这世上又多了一个需要拄拐的的残障人士,嗯轮椅应该更适合这娃。

     青阳背起双手仰望晴朗的天空,真是念头通达、神清气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