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你太弱了
    也怨不得青阳心生疑惑。≥

     毕竟自从醒来后,他看在眼中的青氏家宅里里外外都简陋无比,身体才一恢复,就遇到前来挑衅企图刷名声的吉生。

     吉生是什么人?

     不过是吉单下士的嫡次子而已,虽然挂着贵族子弟的名头也很受北林城贵妇子女推崇,却也只是一介庶人。

     青阳呢?虽然再落魄,也终究是国君册封的中士领主,跟吉生之间还隔着下士、上庶士、下庶士三个爵位。

     连吉生这样的人都想拿青阳当做踏脚石扬名,还顺利把青氏农夫几乎全挖走,这样看青氏怎么都不像什么厉害的家族。

     更何况秋娘说这部修行功法那么珍贵,如果这卷修行功法真的是上古年间圣贤流传下来的,还能安然存放在青氏手里一直到现在?

     也不对!

     青阳转念想到自家还有一头厉害无比的龙雀家臣守护,有没有底蕴似乎还真不好说,但这卷功法被自己母亲那么随意的丢在书房内,应该没有秋娘说的那么厉害吧?

     好吧,好吧,不管那些先好好学习文字就是了,不然又要说咱辜负大家期望了,看到要暴走的廉仓小奶娃,还有脸色黑的廉珀,青阳决定还是先老老实学习文字再说。

     “嘭!”

     廉珀在书房一张书架上仔细翻找许久,取出一部厚厚的皮书,随即丢在青阳面前的案几上,厚重皮书撞击在案几上的沉重声响让青阳不由眼皮一跳。

     “主公,你先看这部书,我去给你找竹简和沙盘刀笔来!”廉珀对青阳的学习比自己都要热心。

     “说文解字?”

     青阳看到这部书封面上四个大字只能猜测。

     显然这应该就是秋娘刚才说的那部辞典,字体繁复芜杂,好似每一笔每一画都在展示某种意思。

     虽然书写这部书的人身份,不如写皮卷上那部功法的人尊贵,但能看出来书写的很认真。

     奶娃廉仓跳到青阳对面一张条凳上面,得意的指着皮书道:“主公,这部说文解字,是大夏朝第十二代天子太傅乙玄亲手书写,于太阳历三百二十四年成书,是专门为大夏朝天子学习上古文字而著!”

     青阳惊讶道:“太阳历三百二十四年?那是上一个朝代的历法?现在咱们用的是大申朝太阴历八百六十年,这部书岂不是已经有了近千年的历史?”

     廉仓故意摆出一副教学先生失望的模样,摇头晃脑奶声奶气道:“噫!吾闻主公年十三而不学,莫非不知史之重乎?

     史载师氏上承凤凰王朝而立大夏朝,用太阳历,经两千三百九十五年,传承一百二十八代天子,最终毁于天灾及末代诸王子争位。

     夏亡后又经一千六百八十年乱世方由南荒水族一统宇内,是为大宇朝,大宇朝用上古小令,历经一千四百六十八年,传承六十二代天子。

     大宇朝亡于内忧外患后,又是五百余年乱世,一直到八百六十年前,才由大申朝天子一统八荒,履至尊而制**,分封诸侯置地建国,掩有邢国立足于北荒之地。”

     “那么,你知道茴香豆的茴,有几种写法吗?”青阳被廉仓鄙视的眼神刺激到,立刻丢出大杀器反击。

     “啥?”廉仓果然一下呆住了。

     “小仓,下来好好说话!”

     廉珀抱着一捆竹简和刀笔,手里提着一块沙盘从外面走进来,结果就看见自家弟弟站在案几上指手画脚,自家主公却一副受教育的模样,顿时一声呵斥。

     显然廉仓这娃还是很忌惮自己兄长的权威,他可是生怕被自家兄长一顿胖揍,对着青阳做了一个鬼脸就跳下案几乖乖的坐在软席上,果然是能屈能申,日后必然前途不凡。

     青阳并不在意廉仓刚才显摆的行为,小孩子么总喜欢在他人面前显摆,炫耀自己掌握的学识。

     就好像现代社会的小孩子们,喜欢在大人面前背诵古诗或者表演歌舞等,以此获得赞扬。

     此刻青阳心中情绪波动相当大,他第一次了解到这个世界一部分历史,光是廉仓刚才说的这一段历史就已经有近七千年跨度,而眼前这部皮书居然是已传承六千五百多年的古籍。

     想到这里青阳吃惊的看着眼前这部书册,单是光看书册的外表,根本不像已历经六千多年的时间变迁。

     也不知道自家一个几乎是偏远诸侯国中最底层的破落小贵族家,哪来的那么多所谓‘上古’年间的玩意。

     想到这里青阳忽然心中涌起一个希冀,自家该不会真的有一部绝世神功等着自己去修行吧?

     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翻开书页。

     全书共有六百多页,每一页都是极薄极坚韧的兽皮制成。

     书保护的很好,没有一丝一毫的损毁霉坏,就好像是才刚刚编订好没有几年一样,连书册上的字迹都没有缺失变化,依然是那么清晰、朴实。

     虽然吃惊于这部书所承载的悠久与沧桑,但是对青阳来说里面的内容才是最重要的,他赶紧翻开厚实的封面,翻阅起里面的内容来。

     有了这部辞典,就能看出来几千年来的文字演化规律,再加上廉珀和廉仓都跟随秋娘学习了不少文字,青阳现自己竟然学习进度还挺快,一顿饭功夫就认识了二十多个大夏朝古文字。

     青阳自己心中也在嘀咕,究竟是以前的宿主留下的残念在起作用,还是自己果然天资聪明呢?

     说是认识二十多个文字,其实还包括青阳认识邢国常用文字的过程,虽然一时间还不能学会上古文字,但先掌握邢国和大夏朝这两种文字总是好事。

     皮卷上的文字还是太过于复杂深奥,青阳心里不由一阵念叨,怪不得自己的前身对修行充满厌倦,要修行居然还要先学习上古文字。

     六千多年前的文字,在这张古老皮卷面前都成了小年轻,这些上古文字怎么也得有个一两万年历史吧?

     要是放在现代社会,学会这两种极为古老的文字,咱都可以去主持考古了。

     不管心里胡思乱想,终究是自己那位传说中的便宜老妈留下来的修行功法,既然不想一直这么弱小下去就得好好修炼,反正学学古文字、锻炼身体也没有什么坏处。

     咦?不对啊!

     青阳忽然回过神来,他对廉珀疑惑道:“廉珀,我要修行也不必先将所有文字一口气学会啊,为什么不能学习文字和锻炼身体同时展开呢?”

     廉珀挠挠头,不好意思道:“主公,如果是其他人倒是可以先疏通关节筋骨,但是主公你太弱了!”

     青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