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锻体术?导引术?
    青阳好奇的打量着这栋建筑。

     不同于青氏家宅中的其他木制建筑,这栋房子是唯一用大块长条形的坚固青色岩石砌筑起来。

     每一块岩石都均匀长三尺厚一尺,岩石之间严丝合缝,几乎连头丝都插不进去。

     秋娘双手合十闭目念念有词,随即恭敬的推开沉重的房门,屋内显然经常被秋娘清扫显得极为整洁

     正堂一张古朴书案,一排排精致的书架,还有那些明显朴实无华的装饰,都显示这里的深厚历史底蕴。

     宽大的案几用的不知是何种木材,格外沉重,暗红色木材纹理细腻华贵,书架也是用同样木料打制。

     室内不仅没有霉坏的味道,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馨香,青阳看到书架上的书大都是一卷卷珍贵的紫竹简,只有极少数皮卷。

     竟然没有纸质书籍?

     这时秋娘径直走向案席旁边的书架,从最下面一层取出一个不起眼的小木盒,从里面找出一张皮卷出来,随即一脸欣喜对青阳道:“找到了!主上,这是老主母曾经评价极高的一部基础修行法门。

     虽然只是力士境入门前的基础修行法门,但老主母说过只要坚持修习,不仅在力士境、勇士境、甲士境时会有极大助益,哪怕日后进阶到五品武士境后依然有一些帮助!”

     竟然这么牛掰?

     青阳满怀惊喜,从一脸郑重的秋娘手中接过这张皮卷,可是只看上去第一眼他就瞬间傻眼了:“秋娘,这些七扭八拐的文字,都是什么意思我看不懂啊!”

     皮卷是图画和文字相结合,每一段文字都配着一副图画,是一个人摆出三十六个不同的动作姿势,动作还能根据图画来猜测,但是每一副图画相对应的文字就太过玄奥了。

     其实哪怕看不懂,青阳也猜这部功法应该不凡,皮卷虽看不出是用什么动物的皮做成的,但淡淡的黄褐色中泛有一丝紫色似乎古朴无华,摸上去柔韧顺滑、温润无比手感很好。

     尤其是上面的文字,字字恢弘大气、铁划银钩,每一笔都透着一股磅礴慷慨之气,显现出书写者的深厚功底和极为尊贵的身份。

     如此身份之人书写的修行功法,哪怕是最基础的修行法门都是极为珍贵的,只是这些文字就好似上古时候的大篆,甚至还要更加复杂,让没有一点基础的青阳束手无策。

     “这个妾身倒是疏忽了!”

     秋娘一拍脑袋,她笑道,“虽然妾身对这些文字也不甚了解,但从老主母那里曾听说此功法共分为两部分,一曰锻体术、一曰导引术。

     主上你看前面这三十六幅图画和旁边那些文字都是锻体修行的锻体术,最后面这一段配图的文字便是导引术,前者锤炼人的体魄,后者牵引内腑五脏的气息,一饮一啄皆关系到身体修行。”

     在秋娘指导下将皮卷全部打开,青阳这才现皮卷最后部画着一个身体庞大的巨人正在打坐,旁边站着一位不及巨人手掌大小的老人正在做教导状,巨人身上刻画着密密麻麻的流线和文字。

     “秋娘,廉珀正在锻体淬炼筋骨,也修行的是这部功法么?”青阳余光扫到站在屋内正东张西望满脸好奇的廉珀那孩子,不由想起这孩子似乎也在锻体第二阶段呢。

     秋娘摇头郑重道:“这孩子哪里有这个福气?此功法乃是老主母如此看重之物,没有老主母同意妾身万死不敢擅自授予他人修习的!”

     廉珀听到在说自己,憨笑道:“主公,我的修行法门是钟伯亲自传授的呢,他说我这个体质最适合跟他修行了,现在我力气比以前大了好多,明年立冬前肯定能进阶力士境!”

     青阳有些感动,他知道廉珀保证明年立冬前进阶力士境,那是因为到时候自己就要满十五岁,廉珀是为自己出战做贴身肉盾。

     “秋娘,秋娘,那些农夫家眷都走了,麻线弄得一团糟!姐妹们这会都没法织布了!接下来咋办啊?”院子里忽然传来一名妇女的急促呼唤声,那是封土战兵的家眷。

     封土内的生产活动容不得忽视,秋娘想了想对青阳道:“主上,既然你还不认识这些上古文字,就先不要着急修行,廉珀、廉仓两人倒是在跟我学过大夏朝时期的文字,不如你先跟他们学这些文字。

     书房内还有部大夏朝大贤编著的《说文解字》,对照的乃是上古时期的文字,等你学会大夏朝时期的文字,就可以利用这部辞典顺利修行了!”

     看着秋娘匆匆离开的背影,青阳不由心中一阵嘀咕:“锻体术?导引术?我去,谁起的这破名字,真够逊的唉!

     即便不叫什么如来神掌、万绝魔功一类叼炸天的名字,也得是什么**掌、冰火九重拳之类,听上去就有修行冲动的名字嘛。

     尤其是那个什么锻体术,这名字听上去平淡无奇一点没有吸引人的地方,而导引术更是有房中术这种涉黄的倾向,所以说起名字太重要了,鄙视一个先。”

     “主公,娘亲说要我和大兄一起教你识字!”

     一道奶声奶气的童音打断了青阳的思考,低头一看是个才到自己大腿的小奶娃,这就是廉珀那个才刚刚五岁的弟弟廉仓。

     小家伙奶声奶气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拿着块好似柿饼的果脯大口猛吃,粉嘟嘟的小脸上面抹得脏兮兮的。

     真是太可爱了,好想虐待一下,青阳忍不住狠狠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你这个小家伙还想教我?你自己才认识了几个字?”

     “主公小瞧人!”

     廉仓小家伙气呼呼的撅嘴道:“我已经学会邢国两千六百七十四个常文,还会中州雅言一千二百字,就连大夏朝的文字也已经学会五百多个了!

     况且母亲曾经说,上古时圣贤仲由路遇七岁童子函琯,惊其言而为一日师,我今年虽然还不到七岁,却也有五岁不是三岁小孩了,如何不能教主公识字?”

     看着因生气瞪大眼睛,愈显得可爱的廉仓,青阳竟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么小的娃娃居然已经学会了这么多知识,还会跟自己讲道理。

     想了想,青阳笑着拱手道:“如此说来我真是错怪廉仓先生了,还请教我!”

     “哼!”

     廉仓还是不高兴自己被小瞧了,扭头生气,但小朋友么就是这样。

     “主公,娘亲说这卷修行功法乃是上古圣贤所著呢!你一定好好修行才没有辜负老主母在天之灵!”廉珀赶忙岔开话题,廉仓听到小脸依然绷得紧紧地,却也跟着连连点头。

     虽然看得出来古老皮卷上的文字书写人身份不凡,之前秋娘也说这部功法很受自家便宜老妈推崇,皮卷上这些文字看上去也很厉害的样子,可青阳还是有些疑惑,青氏真有那么厉害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