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三章意外收获
    牟氏使者带来的礼物,不算多也不贵重,但他的身份比较重要,居然是牟氏家主的堂弟。

     让青阳觉得可以拉拢一番的是,牟氏跟吉氏之间也有很深的矛盾,而且一向亲近青氏。

     牟氏和吉氏的矛盾很简单,两者封土之间,是近百里大片无人烟的盐碱荒野。

     跟邢国大部分领主封土类似,这些荒野多为重盐碱土壤,无法灌溉种植,却可以大量放牧耐盐碱的牛羊牲畜。

     畜牧经济是邢国北部,乃至整个北荒各国的一项重要收入。

     然北荒多盐泽白壤不是一句空话,过七成土地都是白花花的盐碱地。

     不要说庄稼无法生长,连长出来的草除了野牛、各属犀牛等兽群会啃食外,各家放牧的牛羊马都不喜欢吃。

     这样一来,北荒只有少数淡水湖泊沿岸和一些河流、溪流经过的草场,才适合大量放牧。

     为争夺这些没有确定归属的优良牧场,地方领主麾下的领民经常会生争夺草场的冲突,若不是邢国严令禁止私斗,恐怕领主私军都要上场开战。

     牟氏跟吉氏这种邻居挨着,两家领民之间自然少不了磕磕碰碰,同为下士爵位没有强硬后台支撑的牟氏,面对有费大夫声援的吉氏必然连连吃亏。

     吉氏在筹谋青氏封土的同时,也没少借费大夫威名压迫牟氏,企图将更多的草场占为己有,牟氏自然不甘心。

     当得知吉氏谋划青氏失败的消息后,牟氏家主思虑许久咬牙派出自家堂弟作为代表前来联系青氏。

     里里外外了解到相对详尽的情况后,青阳先是收下林氏、艾氏两家送来的各十石杂粮,回礼了自家磨制的十把用牛骨磨制的小镰刀,送走了欢欢喜喜的两家家臣,这才郑重招待牟氏。

     若非秋娘认识这名个头矮小的中年男子,青阳真的不敢相信牟青就是牟氏家主的堂弟。

     个头矮小也就罢了还是黝黑的皮肤,一手老茧布满伤痕,看起来分明是一个饱经劳作的老农。

     “牟氏家主言公,品格高义值得钦佩!”青阳其实刚刚从秋娘那里了解到牟氏的情况,这就来牟氏使者面前大感慨。

     他满脸感动道:“就凭言公曾在左师军中效命十多年的军功和资历,至少应该获封上士名爵,可惜就是人太厚道只落了一个下士爵位。

     家中封土贫瘠收获不多也就罢了,领民也大多是当初北疆战死国人民壮家人,干活的不多吃饭的不少。

     这些年听说言公又收养抚育了不少北林城孤幼,这样的高义之士吉单也要仗势逼迫大力欺压,实在不仁不义之极!”

     “我家兄长求仁得仁,能有贵家主这么一番评论,简直不知道多么开心!”

     中年男子牟青面带开心笑容道,“兄长听说青氏谷场大火,得知贵家今年秋收谷物大半被焚,命我带来二十石杂豆,略表心意!”

     “杂豆?”青阳和秋娘同时惊诧一声。

     秋娘惊诧,是因为杂豆几乎是粮食中最为低贱的种类,除了贫贱国人、奴隶和野民外,连一般国人都不会食用这种容易胀气的食物,甚至连领主们的战马都不会喂养这些豆类。

     青阳之所以惊讶,却是因为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听说有豆类这种粮食。

     他一直都想找到大豆这种作物,毕竟在目前肉食极为短缺的情况下,大豆更是一种补充营养极好的食物。

     可是在封土周围一直都没有现,现在竟然是牟氏主动送上门来。

     见秋娘脸色不好,牟青有些苦笑道:“贵家莫怪,我牟氏这两年井田开始泛盐碱很难种植粟米,几乎绝大部分井田都种植的是这些耐盐碱的杂豆,虽是下贱之物却也能养活许多人!”

     “我看看!”

     在牟青惊讶的注视下,青阳命人打开牟氏礼品,顿时喜笑颜开,果然是许多种豆类,不仅有自己想要找的大豆,还有红豆、绿豆、黑豆等多种豆类,这下连种子都齐全了。

     “好好好,都是上好的种子!给我收好了,明年找地方种起来!”青阳乐呵呵的道,“明年就有豆腐吃了!”

     “主上,主上,你这是?”秋娘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家主公,这种只能给奴隶、野民食用的东西,怎么让领主大人如此高兴?莫不成被牟氏的礼物给气坏了心智不成?

     矮瘦黝黑的牟青更是忧心忡忡,万一自己来送礼却气坏青氏幼主,结下深仇怎么办?可这些杂豆真的是自家的主要粮食啊!

     青阳终于平复了心情对牟青道:“我很满意,既然你我两家乃是世交,先生又何必如此客气?

     你带来的二十石杂豆我都收起来,回赠贵家粟米十石,另外敬佩贵家主德操高义,再赠送十石粟米!还望先生不要嫌弃”

     “怎敢如此?”矮瘦中年男子有些不可思议,“太多了也!”

     “多乎哉?不多也!”青阳哈哈一笑,“既然是世交,如今我家已无缺粮之虞,既然有余力何不出手相助?”

     目送牟青眉开眼笑满载而去,廉珀终于围过来有些不乐意道:“主公,即便家中有了叶氏、成氏支援的四百石粮食,也不能如此大方啊?虽然大家都感慨牟氏高义,但回赠十石粟米就足够了!”

     “你不懂!”

     青阳的高兴劲还没过去,“粟米虽然重要,但这些杂豆也不能轻视,以前吃了会涨肚那是因为方法不当,咱家明年也多开垦荒地播种,我教交你们如何食用!”

     秋娘见领主大人如此重视豆类,连忙给他一番解释,青阳才苦笑的知道,原来大豆这种食物也是邢国早就有的。

     不过青氏之前劳动力就不足,连中士爵位应有的四千亩井田都没有垦种完,根本没有精力,也不愿意花费更多精力种植,被视为鄙贱粮食的不值钱豆类。

     这些人根本不明白,光是食用粟米缺少肉食油水,肯定粮食消耗量极大,如果有了大量的豆类补充脂肪蛋白质,将会极大提升饮食水平。

     更何况这些豆类远远比粟米谷物耐旱、耐盐碱,一旦豆类能够大面积推广开来,也就意味着邢国粮食种植面积可以极大增加,如此一来邢国还何必犯愁粮食不够吃呢?

     更让青阳看重的是,豆类非常容易管理,只需要开垦和收割,中间几乎不用管太多,非常适合劳动力奇缺的青氏种植。

     “嘿嘿,北荒各国最缺的就是粮食,要是我明年解决了这个问题,国君只怕又得给我一些不菲奖赏!”

     青阳心里打着得意算盘,唯一可惜的是没有军功,是不能加爵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