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巨人汪芒氏
    叶大夫收到书信的同时。≧

     边城东面二百里外,同样一处大营内,率军在此驻守的费大夫正在火。

     本来吉氏兄弟来信,哀告图谋青氏的行动接连失败,就已经让他恼怒了。

     没想到随之而来的,还有成峒成大夫写给他的一封警告信,这让素来心高气傲的费仲极为愤恨。

     丢下手中书信,费大夫对身边心腹亲卫费安恨恨道:“成峒成大郎简直欺人太甚,我筹谋青氏小儿如何妨碍了他?

     他不顾我颜面联合叶氏一起支持青氏,甚至送去大量粟米也就罢了,居然还写信警告与我!真是可恶!”

     费安瞬间做出愤恨的模样道:“成峒如此行径确实可恶,他虽位高权重是北林城主中大夫名爵,但主公也是副城主啊,他竟然写信对主公如此言辞无礼!甚是可恶!”

     见费仲依然气愤难解,费安眼睛一转故作生气道:“吉胜吉单两兄弟也真是没用,主公临行前托付大任于他们,该是何等的信重。

     如此简单的一件事接连失败不说,还弄得北林内外满城尽知,如今还把成大夫牵扯进来。

     只是主公咱们也决不能为了一介小小士爵跟成峒翻脸!不值得啊!万一成峒将这件事闹到了国君面前就不好了!”

     “莫非就此作罢不成?”

     费大夫恨恨道,“要真的罢手,岂不意味着我怕了那成峒?”

     “主公当然不能就此罢手,反而更要一鼓作气将那青氏上下彻底夷平!”

     费安一脸杀气道,“费华来信说,那青氏幼主杀伐果决,又颇有智慧,这段时间成峒大出风头就是靠着他的主意。

     这种少年英杰要么不能得罪,要么就要早早的斩草除根,不然等他成长起来早晚要来找咱们报复的呀!”

     “可是这段时间我们被盯得紧,哪里能派人去刺杀那青氏小儿?”费大夫有些迟疑,要是被人抓个正着,那可就惨了。

     费安奸诈一笑道:“主公,何必派我们的人?”

     “那你有什么办法?”

     费大夫有些闷闷不乐,一张微微黄的胖脸罕见的没有露出往日天天挂在脸上的笑意。

     费安凑到费大夫身前小声笑道:“这段时间包括北林城在内的北疆各城,都传来一些野民聚落躁动不安的消息么?

     主公咱们可以从这里面下手啊,只要花钱雇一股实力不弱的野民,去劫掠青氏封土不就成了么?

     考虑到青氏那头龙雀是个问题,还可以找实力稍微强一些的野民聚落,这些野民往往会有祭拜供奉的异兽图腾。

     据说那头龙雀是五品下阶的实力,那咱们就找一头五品以上的图腾对付它!龙雀被缠住不信青氏其他人能够逃得了!”

     “妙啊!”

     费大夫思考片刻后,终于点点头露出笑意,“你跟家中秘密联系此事,让费华暗中联系那些野民,务必不得泄露!”

     看着费安离去的背影,费大夫狠厉道:“成峒小儿欺我如此,总有一天要让你跪拜在我面前!”

     “呜——呜——呜——”

     急促的牛角号忽然传遍整个营地,紧接着就听到骑马经过的传令兵大呼叫道:“上卿有令,弦余王帐精骑大举南下,有新异族加入战场,各部务必严加戒备,不许擅自出战!”

     随着一骑骑传令兵四处飞驰,强敌到来的消息也传遍了边疆,整个北疆上千里战线再次紧张起来。

     越过云层。

     在北疆更北方上千里的草原上,一队队装备着皮甲、挎着弓箭、骑着良驹的精锐骑兵,组成庞大队伍正缓缓南下。

     光是看队伍的训练有素,就知道这是一只强军,让人震惊的是队伍中竟然有数百个身高足有两丈的壮汉。

     率领这支大军的统帅,却是一名皮肤黝黑、身材矮小、鹰鼻纵目的中年人。

     他髡结辫,挂满各色玉石、兽骨饰品,完全不同于大申朝的装束,看着远处高空盘旋着一只巨鹰。

     让他皱眉的是巨鹰背上竟然有人,那是邢国数量极为稀少的空骑,在远远侦查己方军情。

     “唤射雕者!”

     随着一声命令,不多时三名身高近丈的高大弦余武士走了过来,每一人身上都挎着张骇人的巨弓。

     “邢人猖獗,实不可忍!与我射下此鹰!”身材矮小的弦余统帅,却拥有着这些人难以企及的权威。

     “嗨!”

     三名高大的射雕者取出巨弓,拉弓上箭,每一根长箭都有两米多长,箭杆足有大拇指粗细。

     在稍微瞄准后,带着尖啸直冲云霄。

     天空中一声唳鸣,巨鹰一阵翻滚,却没有掉落下来,哀鸣着往南方快飞去。

     “可惜了!”

     弦余统帅目光阴唳,缓缓搓了搓手上的一滴鹰血,“如果勇士们都列装了精铁箭头,这头巨鹰哪里会有逃走的机会!”

     说完他又吩咐左右侍卫道:“三人都射中巨鹰,赏酒一樽!”

     ······

     边城中,亚卿霍郧略微皱眉道:“身高两丈有余的异族?莫非是传说中抗拒凤凰王朝的汪芒氏?他们不是早有几千年没有出现了么?”

     “霍亚卿!虽然史书注明在羽王建立凤凰王朝时,汪芒氏抗拒羽王战败四散迁徙,从此不复出现在中土八荒,那也只是说没有大规模出现而已!史书中就多次记载汪芒氏巨人的消息。”

     云叔予淡然笑道,“据我所知,在我大申朝太祖征讨不臣时,西荒庸国曾有十二护法神将,皆是身高两丈有余的巨人,如此看来这几千年来汪芒氏不是没有出现,只是从没有这么大规模出现过!”

     霍郧顿时沉默了,形势对邢国非常不利。

     云叔予脸色也逐渐凝重道:“若真出现大规模巨人汪芒氏一族,那么夯土修筑的边城,不可能抵挡住数百名强大巨人组成的突击阵列,更不要说其他那些原木建成的营寨了。”

     两人都是上卿、亚卿,可谓饱读国史经义,根据史书所述单独几名巨人并不可怕,一旦组成了数十人的重型步兵阵,那就能够摧城拔寨,

     霍郧也心情沉重道:“是啊这次率领弦余王帐精锐南下的统帅是莫啜,也是极其高明的将领。

     身为弦余王之弟的他,三年前曾经用代国两万大军的脑袋,证明了他的军事智谋,北疆各国也多在此人手里吃过大亏。

     此次弦余大军由他来统领,我们不能再用往年的经验来看待这次大战。”

     一时间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最后云叔予咬牙道:“看来只能先接触一下这些弦余援军的分量,尽快上报国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