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谁说他愚钝懦弱来着?
    此刻青阳百分百确定,这个苏括必然是收了吉氏的好处,不然不至于因为些许偏见,不顾成大夫的表态挑起事端。

     “嘿嘿,在下过去年幼无知不愿修行,如今想来还真是惭愧,辜负了这大好光阴!”

     青阳微微一笑不以为意道,“如今也只能奋起直追了,不然还真是愧对了这柄长剑!”

     说着青阳抽出挂在腰间的三尺余乌木长剑,干净利落的翻了个剑花,又重新将乌木剑送入剑鞘。

     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优美又干脆利落,让众人眼前一亮,也看出青阳即便实力不算强,也绝对不是传言中手无缚鸡之力的蠢蛋。

     在场众人都有眼力,这柄乌木长剑至少二十多斤分量,单臂没有近百斤的力气,是不可能耍出这样的剑花。

     更何况束案与中城拓一路与青阳交谈,都能看出其分明是一个风度翩翩的聪慧少年,与青氏走近一些绝对不是坏事。

     其实没人知道,为了刚才那个甩剑花的动作,青阳这段时间暗中偷偷练习了多少遍,差点手腕子都给脱臼了,好在这次装逼明显成功。

     “姐!”

     在众人赞叹的同时,叶昭小胖子却面带悲愤之色,小声对叶梦秋道:“你以前不是说青氏子自幼从未修行么?

     为什么二十多斤的一柄乌木剑耍的这么漂亮?单臂没有近百斤的力气,怎能做到这样?”

     叶梦秋也惊讶于青阳与传闻中的虚弱形象突然转变,不过此刻听到叶昭的悲愤语气,不由好奇的看向自家弟弟:“别人能不能修行,你干嘛这么激动?”

     叶昭哭丧着脸道:“以前父亲每当骂我又懒又馋、怯于修行,我还能用‘青氏子年十三未修行’来做借口转移视线。

     可现在人家已经开始修行,单臂百斤之力分明已是锻体第一段,我以后该怎么办?”

     “那你也老老实实跟阳虎大叔一起修行吧!”叶梦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你若是想要继承父亲大夫爵位,就必须有足够勇武才行,不然最多只能接受削爵做一介上士了!”

     “让我再想想!”

     小胖子垂头丧气,修行多苦多累啊,可是不修行又不行啊!

     上士爵位跟下大夫爵位看似只差了一级,可两者之间在邢国贵族中的待遇几乎是天差地别,而且只因为自己不愿意修行就导致家族被削爵,日后的名声也不好听啊。

     坐在稳稳前进的巨大6龟背上,叶昭偷偷看自家姐姐一眼不由万分羡慕,为什么同样是一双父母所生,姐姐就有世间罕见的术修天赋呢?

     叶氏姐弟的低声交谈,在噪杂的环境中没有多少人注意。

     束案一边鼓掌一边朗声大笑道:“不错不错,不出一年青氏家主就应该能突破到九品力士境,这样明年冬天北疆战场上多少有些自保之力!”

     众人都没有提青阳手中的乌木剑,这柄长剑要说贵重,也只是相对七品下甲士以下的人而言。

     对中城拓、束案这些人来说,乌木剑也是好东西,但比起见识过的其他神兵利器,就不算什么了。

     说话间众人就穿过岗哨,绕过最后一片树林,眼前便豁然开朗,已经进入青氏封土所在的小盆地内。

     放眼望去,周围五颜六色山林秋叶包围着大片平坦土地,一条数丈宽的小溪穿行而过,大片牛羊马匹正在安静吃草,倒是好一处桃花源。

     最引人注意的,是距离众人不远处大片荒草丛中,数十名妇女、小孩正在卖力捋草籽。

     众人身上都挂着一个布袋盛放草籽,另外每人还有兽皮制成的皮套保护手掌,真是一个好主意!

     青阳笑着介绍道:“有两家上门支援数百石粟米足以渡过难关,只是家中还有大量猪马牛羊需要喂养,这些草籽采集起来就是上好的饲料,另外还要贮藏大量草料替代谷物秸秆才行!”

     中城拓不由看向众人大加赞叹道:“灾不阻其心,祸不灭其志,众心唯一,精诚之至,非贤人无以至此,青氏得其主矣!”

     束案听得连连点头,中城拓的话算是说到他的心里去了。

     面对如潮的夸奖,青阳自然又是假惺惺的一番谦虚。

     阳虎不爱听文人文绉绉的话,他仔细打量着妇女们的手套片刻,不由惊喜道:“这种皮套,咱们士兵也可以用啊!

     冬季将至,弦余部落生活在苦寒之地素来善于冬日作战,可咱们的将士一到冬季就会手脚僵硬,要是能有这样的手套,北疆前线大军至少能提升两成战力!”

     束案、中城拓顿时眼睛一亮,一起将目光投向青阳。

     青阳一摊手笑道:“但凡为国有大利,又有何不可呢?只是两位先生不想在我封土内全部看一遍么?

     最好将所有用得着的东西整理成册一起上报,我想这样君上、成大夫的惊喜也会更大一些!”

     安排装卸粟米的任务,就由普林、归赫、文博等人去做,廉珀、钟瑞护卫青阳,陪着中城拓、束案两人在青氏封土内到处转悠。

     先是仔细看了青氏用水磨加工野薯的过程,紧接着磨制骨镰的巨大噪音差点让众人败退。

     水磨固然让众人眼前一亮,但用北荒水牛骸骨磨制出来的五尺巨镰更让他们震惊,堪比异兽骨材的牛骨可不是谁都能拿出来这么多的。

     何况,这巨镰不仅可以作为农具用来收割,关键时刻还能作为优秀的长柄兵器使用。

     “恐怕这种巨镰列装还须谨慎为上!”

     束案毕竟见多识广想得更多,他略有担忧道,“各地卿大夫士人,对农夫、奴隶可不像你青氏这般善待,这种巨镰若分到农夫、奴隶手中,不知道会惹出多少乱子!”

     “束案大兄所言极是!”中城拓也连连点头,“巨镰还是不要扩散出去,只需使用普通牛骨、猪骨,甚至是铁木制作一尺长的小镰刀,也足以将现在收割效率提高数倍以上!”

     青阳听得无语,哪怕是眼前这两个颇有学问的文士,慑于农夫、奴隶积累的怨气,还是不敢大力推行效率最高的巨镰。

     两名文士丝毫不认为有限制了生产力提高的举动,依然兴致勃勃的到处观察,青氏封土一行,他们觉得自己的收获太大了。

     在青氏新现的许多物品,都能极大提高劳动效率,尤其是水磨、牛畜、镰刀、饲养家禽家畜等方法值得他们学习。

     谷场几百座被大火烧剩下的厚厚灰烬堆,也被青阳告知准备混合大量牛羊粪堆砌酵,以便来年当做肥料肥田。

     叶梦秋自从见到青氏众人,就一直很安静的跟着队伍静静观察,丝毫没有准备暴露自己身份的意思,不过来之前眼底还藏着些许闷闷不乐,此刻看青阳的眼神越来越亮起来。

     叶昭却总有些气鼓鼓的,见自家姐姐望过来,他闷闷不乐道:“当初是谁跟我说他愚钝懦弱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