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烈穆阳的来历
    叶氏、成氏两家车队,在青阳目送下,渐渐消失在视野中。

     一片红叶,被北风吹落在他肩膀上,慢慢抬头看向晴朗的天空,苍蓝色的天现在愈变得幽蓝深沉,那是高空中的寒冷罡风开始向南吹拂。

     高空罡风出现,意味着寒冷的冬季即将到来,高空云团被剧烈的罡风撕扯成细长的一缕缕后,又随意的洒落出去形成一条条丝带,在幽蓝天空映衬下显得格外飘逸。

     “喳——喳——”

     “喳——喳——”

     一群翼展近丈的斑头大雁排成一字型,毫不畏惧罡风的严寒,飞在上万米的高空。

     凭借向南吹拂的罡风,它们既可以节省大部分体力,还能躲避地面上来自各种异兽以及人类的攻击。

     这种飞禽体型巨大,不是异兽却力气极大,凭借一双坚如铁石的翅膀,能轻易击碎坚硬的岩石,一击足可以击碎普通猎人的骨骼,一般情况下不是高手还真不敢招惹它们。

     突然一团好似红云般的龙雀唳鸣着冲天而起,瞬间打乱了高空中极为规律的斑头大雁队伍。

     不等它们反应过来就猎杀一只远远飞走,其他大雁惊慌逃散又哀鸣着在远处盘旋一周后继续南飞。

     翼展二十米的巨大龙雀,叼着翼展近丈的斑头雁猎物在天空飞舞一圈,见那队斑头雁队伍不敢停留的迅离去,得意的一声唳鸣,飞回巢穴进食。

     自从青氏被人放了一场大火焚毁众多谷物,青阳又差点遇刺,一连串的事情都没有提前现,让这头龙雀觉得很丢脸。

     这段时间它明显勤快很多,经常盘旋在青氏封土上空,只是随着活动量的增加,龙雀捕食次数也更多。

     “大雁南飞,狐死丘!不管是万物还是人,总有自己的规律或志向。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放着成氏、叶氏这种大夫之家那么好的条件不答应,却偏要投入我青氏麾下!请给我一个理由!”

     烈穆阳静静的看着烟波浩渺的盐泽,轻声道:“如果我说是仰慕青氏名声,这才愿意主动投效,算不算是一个理由?”

     青阳转身看向烈穆阳道:“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知道青氏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你这样高手的青睐?能不能向我解惑?至于什么天命、众望所归,我个人是不信的!”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先后遭受三次刺杀,尤其是第三次那八名鬼巫部野民死士更是凶险。

     如果不是他们先焚烧粮食引起青氏众人的注意,不然暴起难还真有可能成功,即便不能杀死自己,凭着八人也足以杀死封土内众多领民。

     这样一来原本就没有什么安全感的领主大人愈小心谨慎。

     虽然烈穆阳投效时,秋娘是点头赞同的,但这不能保证烈穆阳就是绝对可靠的,毕竟七品下甲士的高手,在成大夫那里也是座上宾,何况烈穆阳还即将突破境界。

     这样一名高手主动投效,总是有让人奇怪的地方。

     青阳心中觉得有疑点就会不安,这么一名高手能极大增加自家实力,也能保证领主大人的人身安全,可这个疑点不解开,青阳宁愿现在让他离开。

     烈穆阳先是瞅了秋娘一眼,木然的表情稍稍有了一丝松动。

     他想了想这才低声道:“我之所以选择青氏是因为我早前就答应师父的,秋娘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为青氏效力!”

     秋娘恬淡的表情微微一笑:“小穆,现在家主已开始接掌家中大事,你要想日后在这里呆下去不妨仔细说明白,毕竟都是一家人!相互帮助终究是一件好事!”

     看着秋娘和烈穆阳两人之间的神色,感情两人早就认识,就我一个被蒙在鼓里,这感觉真的很不好,不过这个又说是答应师父才来的,莫非烈穆阳也是老娘的徒弟不成?

     也许大概是吧!

     这样看来叶梦秋是不认识烈穆阳的,这青年年龄也明显比叶梦秋大许多,不然叶梦秋就不是大师姐而是二师姐了。

     在青阳心里琢磨青年的身份时,烈穆阳用清冷的声音道:“我师父叫聂离,是北林城第一剑客,我想这些你应该听说过!师父他是老主母麾下第一家臣!而我则是师父的唯一弟子!”

     “这样?”

     青阳一下愣住了,原来烈穆阳不是老娘的弟子,而是老娘手下家臣的弟子,这身份不就跟廉珀一样么?可是为什么之前一直流落在外,没有留在青氏封土内呢?

     看青阳一脸疑惑,烈穆阳脸色有些不好看,最终还是一咬牙道:“我还有一个身份,是赭石聚落的少族长!我父亲是族长,而我的母亲则是扬武城治下一名普通的国人女儿!”

     这样一说青阳立刻明白了。

     扬武城也是邢国北疆一座小城池,规模要小得多只有五万人,位于北林城东北近千里。

     跟北林城一样也有许多位于城外的贵族封土,以及为数不多的国人聚落。

     烈穆阳的母亲,原本是生活在郊野国人聚落,一位普通国人女子,他是野民和国人女子的后代。

     这些日子青阳了解到邢国许多律法,律法核心皆为尽可能削弱各地野民聚落,或者说将野民聚落融合进国人体系。

     律法规定普通国人男子可迎娶野民女子,生下的孩子也能获得国人身份,但国人女子决不许嫁给野民男子。

     一旦嫁给野民男子,不仅生育的后代无法获得国人身份,甚至这名女子的家人也会受到律法的惩罚。

     周围的国人也会鄙视下嫁女子的父母家人,这也是北疆各国控制野民数量的一个通用手段。

     青阳觉得自家母亲不是那种有偏见的人,连自家奴隶都是北疆各国最幸福的一群,更何况一个出身于野民聚落的少年呢?

     对这个疑问烈穆阳长叹道:“老主母天生至善之人,怎么可能对我这样的少年有歧视?

     师父一开始现我的修行资质大为赞叹,却也忌惮我的身份有些迟疑,最后还是听了老主母的建议才决心收我为徒。

     当时我只有十岁母亲刚刚去世,父亲实在不忍心让我离开聚落,就让我留在聚落进行训练。

     等到我十四岁那年师父本来说要带我来青氏,却不知为何有急事放弃,只匆匆交代一番,就跟随老主母离开!

     他再三叮嘱,只要青氏没有遭到灭顶危险,就让我不要打扰你们,不然可能会引起一系列不好的变化!

     我那几年就经常在北林城周围活动,希望进入几位大夫之家得到师父他们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