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三章固守待援
    青阳意料到会有敌人,但没有料到敌人如此强大。

     他此刻最说那句霸气的话:“彼辈不过土鸡瓦狗之辈!”

     然而他根本做不到。

     青氏最强的烈穆阳,也不过是七品下甲士巅峰,连他也无奈的摇摇头:“我固可以挡住那名中级图腾武士,但对方还有八名初级图腾武士。

     初级图腾武士,相当于八品、九品武修的实力,其他上百名野民战士,也都力大无穷,至少有七八百斤力量,青氏这些人都打不过的。”

     青阳的心瞬间哇凉。

     他明白烈穆阳的意思,高端武力上面,烈穆阳能够挡住那个相当于七品下甲士巅峰的中级图腾武士,他也只能够挡住这一个人。

     但对方还有八名初级图腾武士,包括其他野民战士都很强,不管是从质量还是数量来说,青氏众人远远不是这支野民的对手。

     沉默良久,青阳轻声问:“烈兄,若是抛弃所有兽群,我们趁夜立刻离开,又有滑车、滑雪板之利,能不能甩开这支野民,安全返回封土?”

     烈穆阳还是摇头:“太难了,这支赤鬼部队伍中还有四头九品异兽,很可能是有兽师存在,即便我们有滑雪板、滑车,也不可能甩开赤鬼部的一路追杀。

     另外赤鬼部图腾武士们,会随身携带鬼巫赐予的邪物甲骨,能够帮他们在黑夜间追踪任何目标。”

     “小穆你趁夜带主上先返回封土,青氏传承决不能断送在我们手里!不能辜负了老主母的托付!”秋娘目光坚定,她决定亲自留下同其他人一起,为青阳争取突围的机会。

     青阳知道秋娘是好意,留下来只能跟青氏众人一起死,但他绝不愿意丢下众多部属逃走。

     这不是因为其他什么高尚、大义,一旦今晚青阳丢弃部属逃走,日后他就再也无法获得他人的全心效劳。

     邢国封爵,从国君到下庶士,都会瞧不起这样丢弃部属,独自逃命的领主,这在武力至上的北荒邢国,简直是死路一条。

     “秋娘无需多言,若我弃众人而逃,何异于禽兽?若如此,我宁愿自裁与此!”青阳毫不犹豫的拒绝秋娘的提议,甚至拔出狼牙匕首放在脖子上,让秋娘只好作罢,她也知道这样是万不得已的办法。

     就在此时,远处暮色中,传来一阵号角的声音:“呜~呜~呜~”

     青氏领民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惊奇:“莫非周围还有其他封爵领主的冬猎队伍?”

     还有几名少年不屑道:“莫非吉氏、费氏还敢来侵夺我青氏猎物不成?”

     烈穆阳耳朵抖了抖,他严肃道:“主公,赤鬼部已经开始行动,他们距离我们不到二十里,只需要不到半个时辰就能赶到,很可能要趁夜攻击,夜间战斗他们非常有优势!”

     青阳一咬牙,大声道:“有敌情,所有人修筑工事,防御敌人!”

     幸好傍晚的时候,青阳让一群人将营地栅栏修筑的非常牢固,前面是一片缓坡,身后是方圆数里的茂密丛林掩护。

     听到领主大人的命令,原本还惊疑不定的青氏众人顿时忙碌起来,既然有敌人就尽快准备起来。

     在走出青氏封土前,青阳就想到可能会遇到吉氏、费氏的伏击,在滑车上面准备了不少的好东西。

     十辆滑车很快就被掀翻,横着竖在栅栏后面固定起来,长一丈、宽五尺的滑车,全部用三寸厚的坚硬柞木制作,是上好的防御盾牌。

     青氏四十人,能够轻易躲在后面,但这些还不够。

     很快,亲自参与过制作滑车的农夫、奴隶们,将滑车侧面、底部一番收拾,拉起两根造型奇怪的木头架子。

     随后普林、文博两人不慌不忙的从一袋兽皮袋中,取出数十根牛筋。

     在所有人都惊奇的时候,他们将牛筋固定住那两根木头上,经过稍稍整理,一辆滑车上面,竟然出现了两部粗糙的床弩。

     从没有见过这种战争利器的青氏少年,也能看出来床弩的威力,一个个瞪大眼睛。

     怪不得自家主公出门冬猎,还坚持要带着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十八名奴隶和那三名农夫家臣,没想到还有这样一手。

     烈穆阳也被震惊了,他心中反复斟酌,最终低声开口道:“主公,若是能够在这里坚守一个时辰,我倒是可以找来援兵相助!”

     “既然有援兵,何不早说!”青阳表面看似胸有成竹,其实心里快急死了,此刻一听烈穆阳竟然可以找来援兵,简直不要高兴坏了,就连秋娘心里都有些激动。

     烈穆阳表情有些为难,他低声道:“援军就是我赭石聚落之民,这里向北五十里就是我们赭石聚落的山谷,但我需要离开半个时辰,两刻钟到距离聚落三十里内发出信号。

     这样聚落的石灵大人,就能够收到我发出的信息,我父亲必然会最快时间派人来援军,等我返回还需要两刻钟,一共是半个时辰。

     我刚才担心离开后,大家坚守不了多久,故而现在看到这些床弩才开口。”

     “烈兄,若能度过这一劫,你就是我的亲兄长,赭石聚落之民,便是我青氏之民,一视同仁!”

     青阳面色诚恳,他一脸感激道:“大荒野民,虽说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但终究好似没有头羊的羊群,终日流离失所,你们若真愿意来,我会亲自到成大夫那里报备!”

     烈穆阳被领主大人一番诚挚的话,说的满脸激动,他轻声道:“主公,你们一定要坚持半个时辰啊,半个时辰我就会赶回来!”

     青阳没有等烈穆阳提出请求,就主动招揽赭石聚落,打破了原来的计划。

     但只要赭石聚落愿意冒着得罪赤鬼部的风险来救援青氏,何必在意是谁先提出来的呢。

     青氏领民们还不知道烈穆阳的悄然离开,一个个依然在热火朝天的修筑工事。

     滑车固然坚固,前面还要覆盖一层厚厚积雪,防止敌人放火燃烧,营地周围的荒草、枯枝,全都清理一遍。

     原本就已经很坚固的栅栏,再次加固。

     十辆滑车后面,仅剩的十几袋炒豆,被秋娘小心的收集起来,若是对方采取围困的手段,在无法烤肉的时候,这些炒豆就显得很珍贵了。

     当二十架床弩上,全部安装上两米多长的短矛时,一队黑影在暮色中越来越近,赤鬼部野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