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敌情初现
    万事开头难,成功收服第一批驼鹿,后面就好办了。

     青阳先在土丘后面,找了一片稀疏的树林,命廉珀、烈穆阳等人砍伐大量树枝,围上一片临时兽圈,将这些驼鹿关在里面。

     然后众人故技重施,又瞄准了一群近二百头白羚、青羚混合在一起的小规模羊群,至于体型更大的北荒水牛群,数量太过庞大不说也更难对付,青阳还是先捏软柿子。

     一转眼就到了傍晚,青阳这才感觉到饥肠辘辘。

     算算从青氏封土来到这片泽薮之地时,都已经接近中午,短短半天时间,青阳发现自家不小心就已经有五百多头驼鹿、上千只白羚、青羚,另外还多出来数十头北荒水牛。

     这些水牛不是成年北荒水牛,而是兽群中丧失双亲的孤独幼崽,在庞大的兽群中,很少有其他成年牛在意它们,这些幼崽是最容易诱捕的。

     “哞~”

     几头小牛欢快的舔食廉仓手里的炒豆,丝毫没有成为俘虏的觉悟。

     青阳暗自留心,看来可以多捕获部分幼崽,只需一两年时间,青氏就可以增加大批听话的北荒水牛,这些牛比青氏封土的黄牛更加庞大几分,畜力也更强。

     一整个下午的收获,可谓极为丰厚,除去那些活着的兽群,附近雪层中还藏着几十头野鹿、野羊、野牛等猎物,积雪可以有效减少血腥味引来强大猎食猛兽的可能性。

     “都停手罢,这些兽群已经足够,不然封土中都无法再容纳!”青阳最终不得不制止依依不舍的青氏众人,今年的冬猎真是太容易了,危险不大,收获又远超往年。

     “主公,要不咱们将这些兽群先赶回封土,再回来狩猎几次?”廉珀一点都不想离开,就连烈穆阳都有些意动,谁不想家中的牲畜更多呢?

     “罢了,时狩律有云:狩猎有度,不可滥杀。有这么多兽群足够了,稍后我再劳烦烈兄长去猎杀两头九品异兽,作为进献国君的贡奉,要戒贪啊!”青阳还是摇摇头。

     青氏仅仅是中士封爵,一次就能够捕获这么多兽群已经够显眼,若是捕猎的兽群更加多,很容易招惹他人忌恨。

     没有足够的实力,是无法保证自家太多财物的。

     另外青氏封土面积有限,不像吉氏这些领主封土周围都是荒野,周围又都是山林不便放牧,最在秋娘的劝说下,众人终于打消了继续狩猎的念头。

     天色已经是傍晚,驱赶大量兽群速度较慢,根本来不及赶回青氏封土,夜间行路危险重重不说,也可能遭到费氏的伏击。

     考虑到这些,青阳决定今晚先在土丘树林中伐木扎营、搭建帐篷,等明天一早就赶回去。

     忙碌一整天,晚餐只生火烤了烤冷硬的粟米窝头,并没有烤肉大餐。

     不管是生活在大荒的人,还是长期涉足蛮荒丛林的人,只要不是傻子就必须知道两点:

     其一,是时刻小心保护自己不要受伤,即便是很轻微的血腥味,同样会引来猎食猛兽,更会引来夜隼、夜燕等凶禽。

     其二就是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在荒野中烤肉,火光和肉香都会吸引来实力强大的异兽,并不是所有异兽都害怕火,它们的智慧程度很高。

     凡是不遵循这两点的那些蠢蛋,早就死得差不多了。

     心中明白这一点的青阳,自然不会发神经,非要此时吃烤肉,青氏队伍使用的也是没有明火的松木炭。

     青阳老老实实拿着两个粟米窝头,在炭火上稍微烤一会,趁着一股热乎气,蘸着洁白的盐粒三两口吞下去。

     粟米窝头,粗粝难咽,青阳狠狠咀嚼着窝头,想道,等老子回到封土,非要来个烤全羊、全鹿宴弥补回来。

     秋娘不知青阳心中的想法,见他大口吞吃粟米窝头,不住的点头赞许,能够跟领民一起同甘共苦的领主,才是众人希望之所在啊,也才能将青氏发扬光大。

     不多时,外出在周边巡视的烈穆阳返回营地,他面色肃然来到青阳身边,俯首低声道:“主公,事情怕是不妙,我发现周围隐藏着一支队伍,似乎对我们颇有敌意!”

     “哦?”

     青阳早就在走出青氏封土时,就做好了遭人算计的准备,但一整天除了遇到吉胜想要拦路外,都没有遇到其他任何事端。

     本以为过了今晚就要返回封土,没想到这时却跳出来一支有浓浓敌意的队伍。

     想到这里,他不由一阵冷笑道:“真是好算计啊,等我们狩猎到大量兽群,他们再出现,不仅能够伏击我等,还顺便收获大量猎物!可看出来是何方领主的队伍?是不是费氏和吉氏那支队伍?”

     烈穆阳摇摇头,疑惑道:“看不出身份,这支队伍行踪较为神秘,但我在他们留下的脚印中发现有十几头异兽爪印,应该不是之前费氏那支队伍!很可能是一支野民!”

     “大荒野民?究竟是什么来历?”

     青阳顿时打起精神来,对大荒野民,他早就有所耳闻,也非常好奇。

     烈穆阳算是他认识的第一个聚落野民,还是赭石聚落的少族长,但冷面青年在聂离手下学剑多年,又努力学习大申礼仪、文化,可以算作半个邢国人,跟一般大荒野民并不完全相同。

     听到附近埋伏着一支有敌意的队伍时,青阳第一反应就以为是费氏、吉氏的队伍,趁着冬猎在雪原中动手。

     没想到竟然是一支野民神秘队伍,而且这支野民队伍对青氏还有深深的敌意,难道自家仇人真的这么多么?

     秋娘也听到烈穆阳的话,她面色一紧,低声道:“莫非是赤鬼部?秋月节那晚焚粮行刺的刺客死士,中城先生就曾提醒很可能是该部野民。”

     “赤鬼部?”青阳眉头一皱,听这个名字,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尤其是跟鬼联系在一起的,很可能就供奉着这些阴祟邪物。

     想到这里,青阳对烈穆阳轻声问道:“烈兄,你对赤鬼部有没有了解?”

     烈穆阳点点头,道:“赤鬼部我知道,是溧水泽鬼巫部的附庸之一,该聚落共有大约两千人,首领是一名高级图腾武士,若是按照邢国武修分级,应该属于五品武修强者。”

     “五品高手?”

     青阳顿时头皮一阵发麻,这样的高手带队绝不是青氏可以抵挡的,偏偏还只是鬼巫部的附庸部落,那么赤鬼部背后的鬼巫部,又该有多么强大呢?

     烈穆阳面无表情道:“大概就是这个境界,不过赤鬼部这次行动不会是首领带队,这支队伍人数在一百多人上下,应该是一名中级图腾武士带队,实力大致相当于六品下阶到七品,应该跟我差不太多。”

     “既然如此,烈兄,咱们能不能击败对方!”青阳渴盼的看着冷面青年。

     既然对方带队的强者,实力跟烈穆阳差不多,那么咱们还有机会取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