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二章立冬雪至
    礼经:孟冬时节,其日壬癸。  乃率甲兵,逐猎荒野。山林薮(sou)泽,田猎禽兽。若有侵夺,罪之不赦。

     立冬当日没有下雪,直到立冬后第五天,一场剧烈寒风自极北而来,天空风云立转,阴云密布。

     窗外寒风凛冽,呼啸着从山林上空刮过,吹落漫天黄叶,飘飘洒洒飞过青氏封土。

     不多时,大片鹅毛一般的雪花泼洒而下,一丈外就看不清人影,一炷香时间不到就已经三寸多厚。

     这场意外来到的大雪,远往年,令人措手不及。

     幸好青氏领民们在青阳的督导下,过冬准备非常完善,即便是衣衫单薄的奴隶,也有温暖的火炕取暖。

     所有青氏领民,舒舒服服躲在房中,煮一点粟米粥加一些干果,家人邻居之间盘坐火炕上闲聊。

     大家都第一次现,往年难熬的寒冬,竟然也可以这样轻松惬意,念此不由更加感激领主大人的智慧和仁善。

     大雪下的格外大,一天一夜方才停息,清早青阳推开房门,天空依然阴霾,远山云缠雾绕。

     近处山林上,覆盖一层厚厚的积雪,大片树木都显得垂地枝头,大群找不到食物的禽鸟,到处‘喳喳’觅食。

     本自己以为起床够早,开门却看到普林、归赫、文博三名家臣,早就带着十八名男奴隶清理家宅中的厚厚积雪。

     这才现,一天一夜,积雪足有三尺多厚,若不是家臣奴隶们提前清理了房门外的积雪,出门都难以做到。

     第一次不愁吃穿的奴隶们,为报答领主大人的恩情,无比卖力,干的热火朝天,身上的兽皮衣略有破旧,却热的额头不住冒汗。

     对众人点头一个微笑,顿时让青氏众领民更加卖力。

     “主公!冬雪已至,不知何时出猎?”

     一身皮甲的廉珀走进来,身后跟着钟瑞、贺甲、方俊、于海,五人都拱手行礼。

     英姿飒爽的少年们,意气风,甲胄在身,腰挎骨剑,跃跃欲试。

     显得格外兴奋、兴奋,还有些小紧张。

     自秋月节第一次月华洗礼后,廉珀又跟着青阳洗练过一次月华,膂力近三千斤,黑脸少年越雄壮,足有八尺身高,相当于一米八五。

     这孩子略微兴奋道:“主公,大雪覆地足有三尺深,远往年寒冷,想必荒原兽群必然无法奔走,今日祭祀家庙便可冬猎,我们都已经准备完毕!”

     青阳看了眼依然阴霾的天色,笑道:“大郎有心了,雪后固然最便于狩猎。

     然天有不测风云,我等诸位长辈不在身边,初次冬猎一切还是小心谨慎为上,待天气晴好三日后,再祭祀家庙出猎!”

     “喏!”

     廉珀和四名少年齐声应道,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心急了。

     见众人没有丝毫异议,廉珀也毫不犹豫的接受命令,青阳心中很满意。

     这次冬猎,是他第一次主持,为保证领主的威严和智慧形象,不能容许一丝一毫的错误出现。

     目前青氏留守少年中,除了廉珀、钟瑞两人略有经验,在去年随钟伯进行过一次冬猎,其他少年都是初次参加行动,为保证安全必须避免一切危险。

     北荒的冬天,非常可怕。

     往往白天还是艳阳高照,与大河以南天气差不了太多,到了晚上就可以一股寒风吹来,大雪纷纷扬扬下上数日。

     尤其是到了仲冬时节,一场大雪后,平地都是三五尺深的雪,许多沟壑、沼泽都被大雪填平,稍有不慎就可能掉进雪下沼泽中消失不见。

     如果冬日必须出行,没有高强的实力,或者没做好充分的准备,光是反复易变的天气,就足够让人殒命大荒。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等天气晴好三日后,天气数日内应该不会再有大风雪,而表层积雪也会形成厚厚的坚硬冰层,更适合开展狩猎活动。

     心中想着这些,青阳却现廉珀几人还在身后站着,不由笑道:“冬猎要等天晴三日后,如今封土周围鸟兽多有饥寒毙命,尽可寻来!”

     五名少年眼睛一亮,往年立冬后第一场雪大都仅有数寸,今年第一场雪就有三尺多深,实力弱小的鸟兽无法找到食物,必然会大批饿死冻死。

     目送少年们欢快离去,青阳心中又开始琢磨冬猎的事情。

     冬猎,在邢国不仅仅是狩猎!

     一开始,青阳还单纯认为冬猎,只不过一场简单的狩猎。

     大雪天后,尽可能多捕杀一些普通猎物,然后制作成腊肉贮存起来,作为食物储备防止来年春荒。

     现在通过阅读大量典籍和秋娘的指点,他终于明白了冬猎的本质,这是隐藏在狩猎过程中的一次军事演习,很多封爵领主都是通过冬猎练兵。

     北荒各国武风为盛,有过灭国教训的邢国,更是以武立国,就连各城的普通国人少年,从八岁开始都要定期参加军事训练,十二岁起就要轮流加入城卫军作为仆兵三年。

     这样情况下,专门为封爵领主设立的冬猎律法,如何会让冬猎变成一场单纯的狩猎?

     家国大事,惟戎与祀。

     凡是涉及到祭祀和军事,都是最为重视的。

     很显然,冬猎就能够跟‘戎’牵扯上关系。

     冬猎不仅不是单纯的狩猎,也不仅仅是封爵领主自己训练私军。

     还是各地领主封臣之间,相互较量武力,比较拳头大小的最好方式。

     面对强大邻国弦余的年年入寇,邢国为尽可能防止国内领主因仇怨内耗,严禁领主封臣之间,生任何形式的私斗。

     上次苏括和青阳手下仆兵生冲突,引两家约斗,就是违反律法的私斗,只不过在场三方都不愿意惹出是非,故而没有传扬出去罢了。

     如此一来,每年立冬初雪后,一场漂亮而又收获丰厚的冬猎,还有事后前往北林城的进献,就成了领主封臣们较量私军强弱和解决恩怨的大好时机。

     邢国武风强盛,北疆各城靠近前线,更是推崇武力强者。

     每年一到冬猎时,北林城内外就成了甲兵、强者的舞台。

     青年强者们,狩猎到强大凶残的异兽,带回北林城一路招摇,然后在美丽少女们的欢呼中,洋洋得意的展示自己的猎物,还会有大胆的少女主动对看中的青年强者动爱情攻势。

     这时候,不管是成大夫、费大夫、叶大夫,这些大夫之家,还是普通士爵之间,冬猎都成为最看重的头等大事。

     封臣冬猎,不仅仅是凭借狩猎的强大猎物展现自家武力,还要把最好的猎物奉献给国君邢候,这时没有人愿意成为最丢人的那个。

     这时人们最关心的,就是进献猎物时,谁家进献的异兽最为强大,还有哪家封爵领主的私军如何威武雄壮,果真是大丈夫。

     心中想着北林城冬猎的种种,青阳不由心中暗笑:“这不就是要各封爵领主带着手下最强的私军去阅兵么?”

     别的咱比不过人家,但阅兵式么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一场大雪,让青氏封土中,气氛活跃许多,马上就要身担重任的青氏少年们,走路都把腰板挺得崩直。

     从青氏封土周围捡回来的数百只走兽以及数千只禽鸟,让青氏封土在晚饭时飘满了绝美的香味,掰着手指头数过天晴三日后,青氏封土活跃起来。

     在秋娘的指点下,青阳率领众位将要出猎的成员,隆重祭祀家庙后,终于走出青氏封土,这只出生的幼虎开始第一次走出巢穴,面对外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