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各显神通
    (悲催,签约第三周了,依然没有任何推荐,急需大家的支持!推荐、收藏、点击都需要!感谢最近一直用各种方式支持本书的朋友们,眼看新书期都要过了,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推荐!)

     季秋之月,寸草结实。

     秋季最后一个月份,哪怕是刚刚芽仅高一寸的野草,也会抢在严冬到来前结出草籽。

     这是亿万年生命进化产生的现象,如今百草为延续生命凝结的草籽,却成了青氏领民的救命粮。

     普林与八名奴隶手持铁木剑等兵器,保护着三十多名健壮妇女,在封土周围的山林边缘,采集一切可以食用的坚果、果实、菌子。

     山林间的蘑菇大多有毒不敢随便采集,倒是松子、榛子等一众坚果安全又美味,很受妇女孩子们的喜欢。

     另外还有大量野菜可以采集晒干,都是可以食用的食材,至于卖钱什么的就不要搞笑了。

     归赫、文博两人,则带着另外十名奴隶和三十多名妇女小孩,挖掘封土内外一切可以找到的野薯、木薯块茎。

     以前这些家畜都不喜欢吃的块茎,如今经过一系列加工,或者切片晒干,或者磨制成粉等各种工序,居然也成了人人喜欢的食物。

     剩下的部分妇孺小孩,要么是年龄太大、要么手脚残缺、要么就是几岁的小屁孩都不便进山,全被留在封土采集荒地中的草籽。

     季秋时节,白露泽泽。

     经受过霜露的野草籽粒颗颗饱满匀称,只要轻轻一捋就能收获一把颜色各异的种子,一小把都能感受到沉甸甸的生命在孕育。

     此时的青氏领民,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知道大家所面临的困境,没有人喊苦喊累,哪怕是两三岁的小孩都呀呀呓语跟着母亲采集食物。

     可是草籽不仅人能吃,山林中的飞鸟走兽同样喜欢这种能迅囤积脂肪、帮助它们越冬的美味食物。

     这个时候即便是龙雀出面,也很难彻底驱逐大群飞鸟疯狂抢食,好在这些飞鸟没有什么危险性,然而采集草籽的妇女们却辛苦许多,她们得一边采集一边不停驱逐飞鸟。

     “要是能把这些鸟儿撵走就好喽!”

     妇女和女孩们终于忍不住抱怨起来,大胆的野鸟们现这些她们篮中的草籽食用起来更方便,居然开始仗着数量庞大开始明抢起来。

     “骑兵出击,看我们的喽!!”

     正当妇女们被大群鸟儿急的满头大汗时,忽然一阵孩子的欢呼声传来。

     只见一头巨大6龟懒洋洋的冲过来,宽大的龟甲上挤着十几个七八岁的调皮孩子,为的却是年仅五岁的廉仓。

     而他们手中的武器,居然是一把弹弓。

     孩子们自豪的向四周挥舞手臂,把自己想象成冲锋中的骑兵大军。

     廉仓明显对6龟的出工不出力很是不满,便用一根木杆吊起一颗黄果,这下6龟精神来了,度瞬间提升两倍。

     “冲啊,干掉这些飞禽!”

     “晚上要我娘给加餐!”

     “灭此朝食!”

     龟背上的孩子们兴奋的乱七八糟大叫着,6龟看似缓慢实则飞快的冲进荒草丛。

     庞大的身躯,将一人高的草丛碾压平整,大群受惊的飞鸟迅飞起,不过很快又纷纷落在数十步外,继续淡定啄食草籽。

     自以为威武的熊孩子们顿时觉得受到侮辱,纷纷拉开弹弓对准四周的鸟群奋力射去。

     他们的弹弓不简单,是专门用弹性极佳的牛筋和上好铁木树枝制作,石头打磨滚圆的弹子,瞬间就将几只肥硕的野禽击伤,翻滚着在草丛中哀鸣。

     不过孩子们没人顾得上去捡拾这些被击伤的猎物,继续呐喊着对准鸟群疯狂进攻。

     不得不赞叹这些孩子的弹弓玩的出神入化,百百中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的能力。

     因为野鸟密集度极大,甚至一弹弓同时射出几枚弹子,几乎每颗弹子都能击中一只野鸟。

     受惊的鸟群被接连追击十几次后,接连损失数百只,畏惧之下不得不选择跟人保持一定距离。

     虽然妇女、孩子们还有些不满意,起码不会再出现鸟儿从人手中抢夺草籽的嚣张情况。

     不到一天时间,廉仓这群孩子不仅成功驱逐走大部分野鸟,居然还打下来堆成小山一般的上千只野禽。

     其中不乏体格较大的灰雁、斑鸟等一只就有十几斤重的飞禽,看着这么一堆肉,小屁孩们流口水了。

     “娘亲,我要吃红烧肉!”一个年仅两岁左右,还带着屁帘的小屁孩奶声奶气道,但他的母亲明显在几百步外忙个不停,不可能听到他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吭叽声。

     “喏,拿去吧!”五岁廉仓年纪尚幼,却显得颇为大气,爽快的提出一只比较大的飞禽,递给那不断流口水的小屁孩,小屁孩看着足有七八斤重的野雉一下傻眼了,他太小了根本拿不动。

     “小仓厉害啊!要是能做成风干肉保存的时间更长久呢!”

     青阳看到眼前这么一堆野鸟,也对廉仓这群小屁孩刮目相看,现没看到廉珀,于是问道,“你兄长他们去哪里了?”

     廉仓虽然平日喜欢装小大人,这会得了领主大人夸奖也不由一阵眉开眼笑:“主公,兄长他们去东面山坡去了,好像说要挖一些粮食出来!这些鸟儿这就找我娘处理!”

     青阳对廉仓这群娃娃的战果其实是极为吃惊的,毕竟一群五六岁最大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竟然可以打下来十几斤一只的灰雁。

     可惜飞禽们现在逃到青氏封土周围的山林周边,自家慑于山林时狩律又不敢大肆捕杀,不然这么多飞鸟也能让青氏节约相当一部分的粮食,不知第一场冬雪何时能来到。

     脑子乱七八糟想着事情,青阳很快就来到东面山林边缘的一个山坡。

     这会于海正带着普智和一名少年奴隶一共三人在封土入口处值守,廉珀、钟瑞等十多名少年仆兵几乎都在。

     另外还有十几名经常围观廉珀训练的七八岁仆兵子女也在这边帮忙。

     好奇的看着一名少年奴隶,熟练的使用骨铲挖掘一个不小的鼠洞,莫非要跟耗子抢口粮不成?

     见领主大人向自己走来,少年穗觉得自己全身都是力气。

     穗以前是一名少年奴隶,只是在预备仆兵考核表现优秀后,领主大人已经解除了他的奴隶身份。

     他还记得小时候冬天饿得哇哇大哭,可家里又有好几个年龄更小的弟弟妹妹,瘦弱的父亲叹息一声带着不到七岁的穗走出避寒的窝棚,说是去寻找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自己用一个破烂藤筐扣住一个隐蔽的洞口,父亲则用一根树枝硬生生挖出一个大坑,那一次不仅逮住好几只肥硕的田鼠,还惊喜的从鼠穴中找到了数十斤草籽、粟米。

     一直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母亲充满欢喜的表情,虽然那个冬季尤其寒冷,下的大雪一度将整个草棚覆盖,但整个冬天用草籽、粟米加上一些干菜、干果熬出来的粥可真香啊。

     现在领主大人辛苦收获的谷物被人焚毁,一定要挖出来更多的田鼠洞穴来回报领主大人。

     想起当初父亲冬天煮的田鼠浓汤,穗就不由流口水,这么美味的东西领主大人肯定喜欢。

     青阳丝毫不知道眼前少年的想法,故此还能保持淡定。

     不得不说,眼前这十几名少年平时没少捉田鼠,不同的是奴隶少年们过去捉田鼠,是为了冬天取得肉食和粮食活命,而战兵、农夫家庭的少年过去捉田鼠只是为了好玩而已。

     现在,他们都是为了获得更多的食物。

     看到领主大人到来,每个少年都兴奋的展示自己的战利品,仅仅一上午这些少年就至少抓住了一百二三十只田鼠。

     青阳看到这么多田鼠却觉得恶心,一只就有两三斤重,多少谷子才能养肥这么一大只?

     当看到从鼠穴挖出来的大量草籽、干果和谷物时,领主大人已经是勃然大怒的要求彻底消灭这些败坏玩意。

     “他娘的这些田耗子,糟蹋了咱这么多粮食?这岂不是浪费么?”领主大人气急败坏的对廉珀道,“不全部干掉这些耗子,岂不令人心寒!”

     廉珀拍了拍全是泥土的双手笑了:“主公何必怒,如果不是这些田鼠,咱们也存不下这些粮食呀!再说即便把封土中的田鼠全部铲除,周围方圆百里内的田鼠又铲除的完么?”

     青阳无语,随即对身边几名少年长叹道:“秋娘天天讲贵族礼仪,要我学着成为一个合格的谦谦君子,可是现在我跟你们一块吃草籽的消息,估计都传遍整个邢国了!

     也不知道花了那么大本钱送到北林城的镰刀,能不能给咱们挣回来足够吃一个冬天的粮食,要是叶大夫还在北林就好了!”

     廉珀没说什么,倒是钟瑞笑道:“主公,其实我倒觉得这次通过成大夫进献利器于国君,算是给了他一个人情。何况叶大夫出战北疆,不是还有叶老夫人在么?这两天应该就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