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各有心机
    盐泽水畔,夕阳斜照,碧水瑟瑟。

     自寒溪被吉氏堵塞后,大片溪水倒灌盐泽,在短时间内就形成一个东西十七里,南北二十里的水泽。

     一个月来,水面丝毫没有消减下去的意思。

     盐泽自然是咸水湖,不过盐泽中原本生长的芦苇、刺棘、白茅等各种各样的耐盐植物,经过盐水浸泡反而生长的更加茂盛,吸引来许多南飞候鸟经停。

     成氏、叶氏两队人马,此刻都停在盐泽旁观看这壮丽景色。

     马上就要太阳落山,夜间行走山林太过危险,最后四十多里路他们只能等明天再行进,晚上就准备在盐泽之畔过夜。

     束案、中城拓不再为白日那场冲突而各自纠结,正一起站在盐泽边看风景。

     两家车队还是各自分开,之前生的那次冲突不是那么好化解的,故两家车队选一湖边高地,相距百米各自安营,相互之间没有干扰,夜间一旦遇到异兽袭击还可相互支援。

     车夫、仆兵们有条不紊的安顿马匹、停靠车辆、布置帐篷,也有人拿出装在布袋中的驱虫粉,围绕着营地播撒一圈,营地正中间已经堆起大堆木材,夜晚露宿荒野,大堆篝火是少不得的。

     站在盐泽湖畔,不时可以看到大群大群飞鸟时起时落,甚至远处湖边茂盛的草丛中,还能看到几百上千头规模的野羊群、野牛群、鹿群等各色各样的食草动物在啃食野草。

     “咦?怎么没有巨犀、北荒水牛啊?”叶昭小胖子站在自家马车辕好奇的东张西望,“束伯伯,不是说北荒每一个大泽边都能看到各种巨犀和北荒水牛么?我怎么没有看到啊?”

     “哈哈,这片盐泽干涸近百年,也就是这一个月才恢复水域,巨犀、北荒水牛哪里会那么快知道这个地方呢?”

     束案慈爱的将小胖子扶下车,指着西面山林道,“况且那边还有一只特别爱狩猎的大家伙呢!”

     “束伯伯莫非是说青氏那头龙雀?”说话间叶氏大小姐也跳下马车,身穿一身男装的她格外英姿飒爽,年仅十四岁的她身材高挑高近七尺半,尤其是一双长腿更是惊人修长。

     中城拓略略惊讶叶氏长女竟然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想想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视的礼仪,还是装作没有认出来。

     “那是自然,一头龙雀如此强大,每日进食的肉食那可不是小数!”束案看着自家气场极大的大小姐,再看看小胖子叶昭有些无奈,要是家主嫡子叶昭能有他姐姐一半的能力就好了。

     叶梦秋静静的看着眼前宽达十余里的盐泽,烟波浩渺的西面就是连绵起伏的大片山林,青氏封土就隐蔽在这片山林中,那里也有一个已经听说了十年的人。

     西面天空出现铺天盖地的大群野鸟,在天空不断盘旋飞舞,忽然鸟群好似受到惊吓,随即轰然而散。

     紧随着一声唳鸣就看到一只火红色的巨大龙雀冲天而起,宽大的羽翼边缘的飞羽似乎被夕阳镶嵌上一道金边,在天空盘旋少许随后迅消失在天际。

     “真乃神异!”

     一直到龙雀消失在视野中,遥望天空的中城拓这才不由赞叹,不知道是说夕阳的壮丽景色还是说龙雀的神异。

     “愿衔众禽翼,一向大河飞。飞者莫我顾,叹息将安归。”

     束案却摇头道,“这头鸟儿还是那么没出息!怪不得青鸾那姑娘离开时没有带着它一块走!”

     “束案大兄说笑了吧!”

     中城拓有些惊讶道,“这头龙雀号称有堪比五品武士境的战力,整个邢国北疆能与它抗衡的,恐怕也就是北林城那头黑犀和其他几座大城的缔约兽而已,又怎么能说它没出息呢?”

     “切,你当初游学在外,哪里知道它那位主人的厉害!青氏女手下缔约兽可不是只有它一个的!”束案摇摇头不愿再仔细说。

     中城拓的好奇心被勾起来,哪里愿意就此停下,还想多问两句,却又被苏括打断了话。

     “中城拓!不远处就是吉氏封土,为何不去那里借宿,非要在这盐泽湿瘴之地野营?”成峒表侄苏括很不客气的喝道,“你要是不愿意去,我可带着人自己去了啊!”

     “真是混账!”束案面露不悦,中城拓脸色也很难堪,哪怕城主成峒也从来没有这样对他说过话,苏括只是其外甥,仗着其舅母宠爱,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呵斥他。

     不等中城拓说什么,远处一个朗朗君子般的声音传来:“下士吉单来访,问诸位上门安好!此处濒临盐泽,湿气极重,不如去我吉氏封土暂住一宿,不然真是吉单罪过呀!”

     束案、中城拓都没有理会吉单,如果是不了解吉单的人,乍一看到这人还会因其相貌堂堂生出些许好感,而他们两人都知道吉氏对青氏做的那些阴谋诡计,没有一个想理会吉单的。

     反倒是苏括听到吉氏主动来邀请觉得对方很识相,先是瞪了中城拓一眼冷哼一声,随即上前昂对吉单骄傲道:“很好,既然你吉氏家宅就在左近,那就前面带路吧!”

     吉单一下子被噎住了,他只是想来打探清楚叶氏、成氏这两支车队究竟是来干什么的,难不成还真的是要支援大量粮食给青氏不成?结果没想到会遇到苏括这样的人。

     不过苏括接下来的话让他心中一喜。

     苏括丝毫没有注意到吉单的表情,自傲道:“给我把房间收拾干净了,让小爷一开心,我舅父成大夫肯定会给你些许赏赐,小小一个青氏封土还要我跟着跑一趟真是的!”

     “这是自然,大人光临寒舍,真可谓蓬荜生辉呢!”吉单一边对苏括连声恭维,一边看向其他众人。

     见中城拓、束案两边再没有人理会自己,吉单觉得能拉拢一个大人物就是收获,随即就边走边专心陪苏括说话。

     经历风雨数十年的吉单肯定不是**青年能比拟的,才一炷香功夫,就已经把这青年说的心中痒痒,只觉得吉单真是知己。

     中城拓面色很难堪。

     成氏车队一行人原本共有三十人,结果跟随苏括一下子离去大半,仅有十二人留下陪着中城拓,其中大半还是赶车的车夫。

     束案却在阳虎的指点下,注意到成氏人群中的一名麻衣青年。

     这名青年衣着打扮破旧,跟队伍中的车夫没有什么区别,看上去分明只是二十二三岁的仆役,谁能想到这居然是一名实力远过阳虎的高手?

     “我已打探清楚,这人是成大夫门下一名食客!”

     阳虎从自家车夫和仆兵那里打探一圈,多少知道了一点消息,他对束案道,“虽然不能确定他的具体身份,不过很可能是那名五年前自称剑客聂离之徒的野民少年!

     当时大家都知道聂离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失踪,没人认为他真的是聂离徒弟,哪怕他表现的剑术颇有值得称道之处,之后几年时间他一直游荡各处,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成氏门下食客!”

     “唔!”束案连连点头,“即便是食客,却穿着如同仆役,这说明成大夫还没有注意到此人,这几天就试着与他接触一下,等回北林城抓紧把他招揽到咱们家中来!”

     “正合我意!”阳虎有些兴奋,“这些天府中没有一个能跟我对打的,好不容易有个比我强的,可以天天放开手脚对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