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7 死不瞑目
    话一出,阿恒似是才惊觉自己多说了什么,随即便垂下头,死死咬着唇。

     夏楠见此,也不再将目光放在他身上,他与胡海之间的恩怨,她无须多问。

     童先生上前,将手中的信交予夏楠。

     “大小姐,这是胡管事与蒋家之间的一些联系。”

     夏楠接过手,目光一一浏览,越看眸色越深,到最后化作无形的刚硬。

     “好一个胡海,算盘打得真响亮。”

     “大小姐可要现在去解决?”他指的是胡海。

     “不急,现在留着他,还可以安抚那些佃户,童先生,你先去帮我打量下,我手下的这些管事里,可有在附近的,调遣一个过来,暂代这边的职务。”

     童先生闻言,思索了一阵。

     “淮南一带的管事不多,倒是在香河那边有位郑管事,他这人勤勤恳恳,也是老夫人看中的管事之一。”

     “那就先郑管事吧,等过些日子,您在帮我选一位新的管事来管理。”

     说完,夏楠便要离去,那少年望着她的背影,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把话说出口。

     夏楠前脚刚到屋子,后脚抱月便慌慌张张跑了过来,还不停喘着粗气,却是断断续续说道。

     “小姐……那,那公子,走了!”

     抱月口中的公子,无非便是阎珏。

     他走了?

     两人不过萍水相逢,也无需过多纠缠。

     “看他的样子伤已经好了差不多,走了便走了吧。”

     抱月望着自家小姐的背影,不由得惊疑小姐的反应怎么这么平静,可她明明看见,自家小姐眼中那一抹失落!

     思索了片刻,抱月也不再纠结,许是她看岔了吧。

     蒋家乃是淮南大户,其庞大的资产使之在这一带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蒋府修建极有园林气息,从正门而入,正见一块有一人高的假石,两边是抄手游廊,过了两边的垂花门,便见蒋府的后院,入了后院,一股清凉气息随即铺面而来,只见左手边湖水清澈,阳光下涟漪波动,泛着刺眼的光,而右手边则是一处花园,其中花种繁多,有风徐过,带着湖水的清凉气息再混杂着花儿的香味,一片怡然之气。

     后院分为四面,分别有着四座阁楼。

     阁楼建造精细,格外雅致。

     只听从阁楼中传来阵阵丝竹悦耳之声,淡淡的酒香味随即混杂而出,里头的人谈笑风生,伴着歌舞,不亦乐乎。

     “老蒋啊,你可真生出一个好儿子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说话者正高举酒杯,挺着一个大肚子,笑得双眼只剩一条细缝,仍是不住地往嘴里灌酒。

     被称作老蒋的人闻言望了一眼身侧之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朝那说话者一笑,目光却是谦逊。

     “袁兄客气了,您才是真的厉害,这些年来,若不是您的关照,我们蒋家,哪有如今的繁荣,这杯酒,理应该是我敬您的!”

     只见亭台楼阁内摆放着四张梨木桌子,每张梨木桌子上皆摆放着各种各样精美的糕点,伴有醇香美酒,又有歌姬伴舞,坐在梨木桌边的几人畅快饮酒,互相寒暄。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起身,为一名大肚男子把酒斟满,又给自己斟了一杯,两人对视一眼,相谈甚欢。

     袁明瞥了一眼那些歌姬,蒋家蒋大爷便挥挥手将一旁的丫鬟歌姬全部撤了下去。

     “阿泽啊,伯父听闻你近日快将夏家的土地给拿下了?”

     说话的是淮南一带的八品官员袁明,这些年来蒋家之所以混的风生水起,也少不了这位官员的照拂,二者可谓是互利共赢。

     被点名称阿泽的男子为蒋家四公子,真名蒋泽。

     忽而被点到名字,只见他不卑不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面上挂着温和着笑,可笑意却并未直达眼底。

     “回袁大人的话,那地并未拿下。”

     “诶,我与你父亲认识这么多年,你该唤我一声袁伯父,何必这么见外。”袁明面上堆着一堆肉,笑得极为和尚,蒋泽面色不动,轻轻颔首。

     “怎么说,那地还未拿下?我可听说,夏家来的,可是一名女子。”

     话外炫音,他连一名女子都搞不定。

     蒋大爷见此,不由得开口。

     “袁兄,这事情总得有个过程,循序渐进才是。”

     袁明听完,又狠狠抿了一口酒,语气似是带着一抹沉重。

     “老蒋啊,你不是不知道,这地,我们势必要得的,若不然,怎对的上面那人呢?我们这么多年来,可不正是互利共生么?若是你这里达不到要求,那受伤害的,可不止我一人啊。”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您放心,这夏家的地,我们一定拿下。且不说去年蝗灾如此严重,就听说昨日,那新来的大小姐,竟然还让那群人再次下地,我们送去的蝗虫一出,他们所种的地片刻不留,只怕过不了多久,那小女娃便会哭着来求我们的帮助,到时候,那地还不是到了我们手上。”

     蒋大爷说着,与袁明两人竟相视笑了起来。

     两人相谈甚欢,却并未注意底下蒋泽眸中一闪而过的阴郁。

     忽地,只听门外突然狂风汹涌,猛地一把利剑破门而入,将门框刺透。

     里头几人双眼圆瞪,只见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几人眼前,手中长剑挥舞,闪着阴冷渗人的光,直直朝袁明袭去。

     他还未惊叫出声,便被利剑刺穿胸膛。

     袁明死死瞪着眼前的人,眼眶通红。

     只见那黑影将剑从他胸口一拔,旋即喷射而出一串血线,而黑影却恭恭敬敬站到了蒋大爷身后。

     原本还与他谈笑风生的人,此刻面上布满了阴冷渗人的笑。

     “袁老爷,你倒是起来啊。”

     “你……你竟敢杀我……我,我是上面派来的……人!”袁明提着一口气憋出这句话,却见蒋大爷眼中阴霾更甚。

     “哦?是吗?若是上面那人知道,你与阎珏是一伙的,不知道会作何想象?”

     蒋大爷面上挂着阴郁的笑,眸中阴冷渗人。

     听闻这句话,袁明原本提着一口气像是忽然被人掐住了喉咙,竟是动弹不得,瞪大着眼睛死死盯着蒋大爷,却是再无生息。

     蒋大爷一声冷笑,蒋泽面无表情。

     “走吧。”

     两人走后,原本地位置出现了两抹身影,一紫一黑。

     望着地上死不瞑目的袁明,眸色深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