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8 解决
    淮南的天气极为灿烂,有春风徐徐,暖阳洒射,一片金黄美景。

     明明时光正好,可庄稼处却一片惨状,不时有佃户哀声,望着损失惨重的庄稼,眸中满是心疼。

     几个汉子直接坐在了地上,垂头丧气。

     “怎地这般垂头丧气?”

     一道和善的声音传了进来,几个汉子无力抬起头,望向来人。

     “胡管事,是你啊。”

     胡海的到来并没有让他们掀起半分喜悦,东家大小姐态度何其强硬摆在那里,胡海只是一个小小管事,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胡管事,你说这事情该怎办?大小姐油盐不进,我们根本别无他法,若是再无收成,我们今年就会被饿死,可若是离开了夏家,我们又怎赔得起一百两银子。”

     一众佃户皆是愁白了头,只能找个人诉说。

     胡海闻言,也微微蹙眉。

     “诶,大小姐执意如此,我们也别无他法。”

     “先前不是老夫人管理的吗?我们可不可以……”

     “不行。”

     汉子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胡海拒绝了。

     “且不说淮南离京城相隔遥远,就从关系来看,你觉得,老夫人是愿意相信她的孙女,还是相信我们这些人?”

     胡海的话,又是让这些人一阵哑口无言。

     “那难道我们就要这样等着活活被饿死吗?”有汉子不甘。

     “胡管事,您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帮我们寻条去路?”

     有人试探性问出声,胡海眉头一挑,目带难色,几个汉子见他略带纠结的模样,便知道事情可能有转机,一个个双眼各放亮光。

     “胡管事,您就帮帮我们吧。”

     在一众人的请求之下,胡管事终于松动了神色。

     “若是你们想另寻出路,也不是没有法子。”

     “您说!”

     一众汉子眼神灼灼望着他,而唯有站在尾端的一个汉子正蹙着双眉,静静望着眼前的。

     他身旁的农妇不停拉扯着他。

     小声在他身边嘀咕,“你倒是快过去啊,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这名农妇正是之前夏楠打听消息的那个妇人。

     她扯着那名汉子,汉子却不为所动,妇人无奈,汉子死板至极,她也只能看着胡海将出路告知其他的人。

     而汉子目露难色,紧接着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悄悄离了人群。

     “蒋家近日有意在东处开发一块田地,正好缺些人手,我这也是一位在蒋家做事的友人告知的,若是那么想的话……”

     “想想想!”

     几个汉子目露欣喜,随即又带上迟疑。

     “可……夏家这边,我们的契约怎办?”

     胡海露出会心的笑。

     “蒋家最近缺人,若是你们过去了,赔偿夏家的钱,就由蒋家出,不仅如此,蒋家一年还只收三成租,剩下的,就都交由给你们。”

     闻言,在场的人双眼放光,“胡管事,你说的可是真的?蒋家真的愿意帮我们赔偿那一百两银子,还只收三成租?”

     “千真万确。”

     胡海的话,无疑是给他们打了一剂强心剂,当即有人说道。

     “若是这样的话,我们还留在夏家受这个大小姐的气干嘛,夏家气数已尽,还死命克扣我们,再呆下去,还不得将人活活饿死,各位,我张三决定了,去投奔蒋家,我还有一家老小需要照顾,对不住了各位!”

     张三的话惹来一阵唏嘘,在场的人都有些迟疑,有些人只是想着发泄一下,可没想到胡海竟然真的能提出来建议,而且张三当即便欣然同意。

     有几个汉子踟蹰了一会儿,紧接着又有一个汉子站了出来。

     “我李四也愿意去蒋家,我不愿意再呆在这里受这个大小姐的剥削了!”

     张三李四一带头,立马有几个人也拖拖拉拉同意了。

     胡海正满意地点着头,却听身后传来一道娇脆的声音。

     “原来胡管事,竟然这么熟悉蒋家的事情?”

     这话一出,众人瞬间惊楞住了,再当看向来人时,刚才还口若悬河的一群人瞬间瘪了声,尤为张三李四面色变得最为难看。

     胡海转过身,面上扯起一抹僵硬的笑,“大小姐。”

     “胡管事,听说你与蒋家十分亲近?还要为我的佃户们找新的东家?”

     夏楠面上依旧是一派笑颜,可这笑容,却让在场一干人等心惊。

     “大小姐,您许是听岔了,我方才只是为他们分析一些蒋家的种田策略而已。”

     夏楠走到胡海身旁,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又绕到张三李四等人身边,走了一圈。

     等她回到童先生身边时,却是拉下了脸色。

     “胡管事,您是这片的管事,我夏家待你不薄,可你却‘以身作则’,带着我的人去投靠蒋家,你居心何在?”

     “大小姐,冤枉啊,胡某绝对没有,若是您不信,可以问问张三李四他们。”

     “对啊对啊,胡管事绝对没有这么做,大小姐您要相信我们。”

     许是被抓到,一干人等额上都不由得频冒冷汗。

     “噢?那这是什么?”

     夏楠掌心一块墨绿色的木块,木质莹润,在阳光下更显表面流萤般的光滑,那入目的‘海’字,瞬间刺疼了胡海的眼。

     “胡管事,这东西,你该不会不认得吧。”

     “胡海,你没有想到吧,到最后,会是我亲手将你揭发出来!”

     阿恒目光死死盯着胡海。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又继续说道,“当年你强迫我母亲生下我时,就该想到如今的场景,我至今都忘不了,她怎样惨死的模样,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做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呆在你身边,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为我母亲报仇!像你这样的人,人模狗样,挂着一张伪善的面孔,实则是一副魔鬼的心肠!”

     “这……阿恒不是胡管事身边的左膀右臂吗?”

     有人不惊疑问。

     阿恒的话,让在场的人一阵惊愕,许多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又继续说道。

     “你们这群人,真的以为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真的是为你们好吗?什么蒋家会为你们出赔偿的钱,还只收三成租,全是他编出来的假话,这个人早已依附蒋家,若不是这个人,去年根本就不会有什么蝗灾,庄稼怎会损失惨重,你们又怎会解决不了温饱!”

     阿恒的声声指责历喝重重落在众人心间,有人心中一片震惊,依旧是不信。

     “你有什么证据?!”

     “胡管事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就凭大小姐手上这个,你们不会不知道,蒋家的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块属于他的木块,而这块刻着‘海’字的,便是胡海的!”

     阿恒一番话说完,有些人仍是呆愣着,目光转向胡管事时,满满地不可置信。

     “胡管事,对吗?”夏楠薄唇轻启,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从她唇中发出,清冷娇脆。

     胡海没说话,目光却望向夏楠身后的阿恒,目光他的目光,一片憎恨。

     “你……真的是当年那个孩子?”

     阿恒冷笑,望向他的目光从一开始是憎恨变成了满满的厌恶。

     他竟然连他都不认得了。

     果真是薄情寡义之人。

     当年若不是他对他的母亲用强,又为了维持自己和善的好名声命人将他母亲生生折磨致死,他或许不会这么恨他。

     事实了然已摆在眼前,在场的汉子除了震惊之外,再无其他表情,几乎都心慌着不敢再望向夏楠。

     “胡管事,我想,我们有需要好好聊聊。”

     “没什么好聊的,正如你所说,我是蒋家的人。”被扯去了面具,胡海也不再伪装。

     “想我为夏家卖心卖力这么多年,可夏家给过我什么?守着这一片庄稼,每年能得到多少?呵。”

     夏楠默然。

     “大小姐,夏家……是长远不了的,山高皇帝远,夏威侯府再厉害,手也伸不了那么长,您就别再坐困兽之斗了,老老实实将这块土地交由蒋家,这样还能全身而退。”

     胡海说完这番话,便深深望了一眼阿恒,转身便离开。

     夏楠却蹙起了眉。

     胡海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困兽之斗,不将土地交由蒋家,就不能全身而退?

     她无暇思索,便对上了底下一群人。

     “你们也瞧见了,胡海是蒋家的人,若是你们有人想跟他走,我绝不挽留,并且,夏家也绝不向你们索要一分赔偿,权当对你们的补偿。”

     夏楠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紧接着,真的有几个人站了出来,为首的便是一直以胡海马首是瞻的张三李四。

     “你此话当真?”

     “当真!”

     说完,几人真的便随着胡海的脚步而去。

     底下的汉子也有几分悸动,但却是留了下来。

     这些人或许还未信服夏楠,可目前的情况,夏楠还是很满意的。

     “各位,我给过你们选择,但你们选择留了下来,这便意味着,你们与我是同条船上之人。我向各位保证,今年保准你们有收获!”

     有人犹豫着。

     “可这地经过这几番折腾,再种稻子,只怕还是无果啊。”

     “谁说我要种稻子了?”

     “那是……”

     “种莲藕,种大豆!”

     夏楠的话一出,底下佃户皆瞪大了眸子。

     莲藕大豆这些东西,他们从未种过,更是不知这些东西该如何栽种,夏楠也不嫌麻烦,详细与他们细说了一番。

     “各位既是信任我夏家,那夏家自是也不能让你们失望,今年便不收租了,莲藕土豆可以拉去城镇上卖,换来的银钱便留给你们自己,等这块地养上两三年,再种回稻子。”

     解决完胡海的事情,又将庄稼的事情交代一番,余下的便交与童先生管理。

     夏楠与抱月,则先驱车回了府。

     这府原是纪氏命人在这边所建,交由这边的管事居住,久而久之,也被冠上了胡海府邸的名称,夏楠这回,可没那么便宜他。

     原以为进门会经历一番唇舌之战,可让夏楠意外的是,她一路走来竟是格外地顺利,守门的小厮并未拦着她,穿过垂花门再进入大厅,却并未见着胡海的身形。

     倒是见到了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

     他不是已经走了吗?当日不辞而别,而今又为何会出现在此,夏楠并未多问,只是唤了他一声。

     “阎公子,你的伤口可痊愈?”

     “已无大碍。”

     他的声音很是低沉悦耳,夏楠抬眸,正好对上他的目光,前者正端着青花瓷茶盏,右手微微提着茶盖,修长好看的手指与蓝白交加的青花瓷相映,格外好看。

     “夏小姐,在下许是要再叨扰一段时日。”

     夏楠一怔。

     他这话是……

     “有些事情还未解决,叨扰了。”

     有些事情还未解决?夏楠蓦地想起他带血的一身伤,阎珏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会带着一身伤。

     不过很显然,这些事情并不是她可以知晓的。

     夏楠寻思着这边的事情大概已经解决了,她只需再呆几日,等到新管事到了,她便回京。

     如此想着,她便应了下来。

     “阎公子尽管住下,还是那儿的厢房?”

     后者轻轻颔首。

     两人正端坐着,忽然门口传来一阵悸动。

     “这儿是我的府邸,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进去!”是胡海气急败坏的声音。

     胡海面带愠色,门口小厮却绷着一张脸,死死拦住他不让他进去。

     “请你离开。”

     胡海气结,这些人都是他挑选出来的,这么多年来一直跟着他,这儿明明是他的住址,可如今,他竟然连进去的资格都没有!

     这边的吵闹也惊到了夏楠他们。

     夏楠秀眉一挑,出了前厅,便见到一脸气急败坏的胡海。

     她见着门口两个小厮死死拦着他,也不由得起疑。

     如若她没记错的话,这府里的人,都是胡海的人,怎么……这些人都反了过来?

     夏楠眸光一转,脑中忽而划过一张冰冷俊颜,再联想到方才他在大厅之中自若品茶的模样,一个想法蓦然在脑海中传开了。

     莫非……府里的人都被他驯服了?

     可他为什么要帮她?

     夏楠不解,可心中却没来由一阵畅快。

     夏楠不理会在门外蹦跶的胡海,欣欣然回了屋,而胡海闯不进去,只能愤愤然离去。

     就在他离开之后,一道黑影却紧随着他的脚步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