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9 从未如此憋屈
    莲藕跟大豆的种子很快便备好了,有了夏楠之前的保证,佃户们便多了几分干劲,干起活来也勤快了许多。

     夏楠正在房里核对这些年来淮南这边的账单,没想到越对越不对劲,放下账单时,她的双眉早已紧蹙。

     知道底下的管事或多或少手脚并不怎么干净,可没想到这些年来,胡海私吞的公款数量竟然如此庞大。

     就拿去年分发下来抗蝗灾的银钱来说,这些银钱几乎全部入了他的私库,不仅如此,就连原本分发下来的物资也被偷减,导致物资紧缺,佃户们十分不满。

     明面上的好人实则的坏人!

     夏楠忽地想起那个叫阿恒的少年,童先生说,他在胡海身边呆了六七年了,从不被重视,到后来的重用,无不取于他的努力,一名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年,竟能压抑着心性在他身边呆了那么久,这才是让夏楠最为惊讶的。

     这样的人,若是真心重用相待起来,定会是一个重兵利器。

     夏楠正思索着,忽而有敲门声。

     抱月开了门,正见一农夫弓着腰进来。

     只见他原本高大的身形此刻弓着身子,怀中抱着一块用粗布包裹的东西,整个人小心翼翼的,见到夏楠时,双眼这才露出释然的神色。

     夏楠不解,那农夫却怔怔望着抱月一眼。

     “先把门关上。”夏楠唤了抱月,才看向农夫,“无碍,有什么事情你直说吧。”

     那农夫见此,这才将怀中的粗布放了下来。

     夏楠认得这人,这农夫正是昨日将口风透露与她知道之人,名为周树。

     周树生的小眼睛,塌鼻梁,厚嘴唇,长相着实不好看,一副面庞又无比黝黑,着实算不上好看,但却是最朴质无华的。

     “大小姐,今日我们都应了您的要求,将庄稼改种为莲藕大豆了,可就在我所栽种的那块地,竟然挖出了这个。”

     周树将覆盖住里面东西的破布取掉露出里头的东西,见那东西被弄脏了,面上划过一抹不自然,还用衣衫擦了擦,生怕夏楠介怀。

     夏楠看在眼里,目光了然。

     只见那破布之下,是一个锦盒。

     锦盒由于长时间深埋在地底下,沾染上不少泥土,有些泥土已然渗进到缝隙里,看不出原来的花纹,夏楠只能隐约瞧着,这上面原本是鎏金雕刻的纹路。

     锦盒上锁了一把锁,不知放着什么东西。

     周树见夏楠蹙着眉,一颗心更是七上八下的,生怕夏楠误以为这东西是他弄成这样的。

     “这锦盒,是你在地里挖出来的?”

     “是的,今早我去地里栽种,本想着先松下土,然后一个不小心铲子铲深了,再想拔出来,没想到却碰触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我便寻思着往下挖,没想到便挖到这个盒子了,当即我想都没想,便来找您了。”

     周树交代了一番,又想了一想,添了一句。

     “大小姐您放心,这盒子除了我之外,没人知道。”

     也就是除了他跟夏楠抱月主仆两人,无人知晓了。

     “你做得很好。”

     周树将锦盒交与夏楠,便先行离去了。

     夏楠仔仔细细研究了下锦盒,可这锦盒她却无从打开,上面的锁头似是加了好几层的固,若是没有钥匙,是根本打不开的。

     夏楠思索了片刻,便将锦盒收了起来。

     不一会儿,却有小厮传话说,蒋四公子上门了,身边似是还跟着个胡海。

     夏楠眼神一凛,“请客人到偏厅吧。”

     她让人回了话,却又慢条斯理在屋里收拾了起来。

     夏楠将从童先生那里得来的信件拿出来,又看了一遍,这才重新折回去。

     信件是从京城夏威侯府传来的。

     能送信与她的人,除了纪氏,也别无他人。

     纪氏将对她的思念诉说了一番,又叮嘱她早早解决完这边的事情早点回京,生怕她在外面受苦,又说道,夏颖下个月便及笄了,纪氏打算让她给夏颖当赞者,苏氏也没什么意见,夏颖的态度更是让她捉摸不透,竟是也同意纪氏这种提议。

     夏楠想了想,便回了一封信。

     等到将信件写完,她才踱步而去偏厅。

     偏厅之中一抹玄色身影坐的笔直,面上笑容温润,纵使被夏楠冷落了这么长时间,也丝毫看不出一丝急切。

     倒是他身旁之人目露不快,却又因身旁之人过于宽容淡然而不好发作。

     胡海回了蒋家,先是告罪了一番,又即这边的事情一五一十全说了出来,胡海原本等着接受这位少东家的怒火,可没想到,这位年纪轻轻的少东家,竟比他还沉得住气。

     这座府邸他居住已久,这些年来以为已经握在手心,所以也没将夏楠这么一个娇娇小姐放在眼底,可没想到,昨日他竟然连自己的大门都进不来,今日这个大小姐更为股份,将他与蒋四少爷带到这偏厅之中,还晾了他们半天。

     胡海从未如此憋屈过!

     正当他怒火正欲喷薄而出时,眼角瞥见一抹浅色倩影正缓缓而至。

     只见那人步若踩莲,每走一步,唯美的裙摆便随之荡漾出一个优美的弧度,那人面色恬淡,唇角轻扬,美眸却看不出一丝神色,她的目光却从未停留在胡海身上,直至落在蒋四身上。

     “蒋四公子,让您久等了。”

     “夏小姐好闲情。”

     两人对视一眼,便闲聊了起来。

     蒋四并不将来意说清,只是一道说着些不予轻重的话语,夏楠也跟他周旋,反正她有的是时间。

     如此这般来来回回十几回,倒是一旁的胡海焦急了起来,只见他目光不停在两人身上来回流转,定定地望着蒋四,可奈何蒋四却一个眼神也没给他。

     “我听闻,夏小姐命人在庄稼处种莲藕大豆?”

     “蒋公子消息可真够灵通。”夏楠不语否认。

     “看这情形,夏小姐是不准备与我蒋家合作了?”

     “夏楠多谢蒋公子好意,只是这一半土地,着实过多了,都知商人重利,蒋公子您是如此,而我亦是如此。”

     让利一半,岂不是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