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5 她可以
    4000+

     会客厅内,玄衣男子端坐在椅子上,面色温和,正端起茶盅,细细品茗。

     夏楠到时,那男子抬首,对上夏楠目光时没有丝毫变化,唇角却勾起一抹笑意,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夏小姐,幸会。”

     “劳烦蒋四公子前来,有失远迎。”

     两人相视一笑,夏楠便坐在主位上,胡海则是坐在蒋四下方。

     “不知蒋四公子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蒋四目光不动声色在夏楠身上打量了一番,面上挂起温和浅笑。

     “听闻近日夏家的庄稼情况不太好,在下特意过来问候,同时也有个合作,不知夏小姐可有兴趣一听?”

     “蒋四公子的消息真够灵通的。”夏楠并未接他的话,这样的态度,却是让蒋四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他也看出来夏楠有意周旋,只是挑了别的话讲。

     “不敢当。听闻夏小姐又命那些佃户下地了,难道夏小姐不知道,这地,已经栽种不出什么了吗?”

     “多谢蒋四公子提醒,这件事情,我会多些注意。”

     夏楠态度十分温和,对他的话却不可置否,她有意将话绕圆,愣是不让他将目的讲出来。

     蒋四见夏楠油盐不进,眼中划过一抹奇异。

     对于这位京城来的夏家大小姐,他并不是一无所知,相反地,他知道的还不少。

     这几十亩田地,一直都是京城夏威侯府的地,但若真要确切来算,倒也不算夏威侯的地,这地原本是洛阳容氏的地,当年名动京城的容家三小姐嫁入夏威侯府,淮南的这几十亩地,便是她的陪嫁,可惜美人芳华早逝,这些田地,便归了夏威侯府管,至于是谁管,他远在淮南,并不清楚。

     看眼前之人的打扮长相,倒不像是前来管事之人,倒像是夏威侯府的姐儿,可据他所知,夏家大房只有两名嫡女,一位入了天家,成了荣宠后宫的淑妃娘娘,另一位嫡女则在个把月前定亲卫国公府二少爷。

     至于其他几房的嫡女,与眼前这位相差甚远。

     他虽年纪轻,可也跑了不少江湖,人见多了,目光毒辣得很。

     夏楠很懂得圆滑周转一道,她为人世故,待人时面不改色,很是老道,不像一些闺阁小姐那般拘束羞怯。

     “夏小姐不妨听听在下的想法。”

     夏楠淡淡点了点头,终是同意。

     “愿闻其详。”

     “这些庄稼饱受蝗虫的残害,如今再栽种,只怕过不了多久,蝗虫又再次来袭,倒是,又是一次惨重的损失。”蒋四眸光盈然望着夏楠,便听他又说道,“蒋四不才,这几年走商多多少少见的一些偏方,恰好懂得一种如何治理蝗虫的偏方,如若夏小姐与蒋家合作,那蝗灾便祸害不到夏家了。”

     他的话说的极其好听,夏楠想起那农妇所说,蝗灾一事,只有蒋家并未受半分伤害,而其他庄稼,皆损失惨重。

     可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蒋四圆滑,岂是真心想帮她,商人重利,若是她没有拿出足够的利益,他又怎会帮她?

     “不知蒋四公子,是有什么条件?”

     “夏小姐是爽快人,那蒋四便直言了。夏家所在淮南的地,蒋家分一半。”

     “一半?”

     夏楠蹙眉,这一半,可是比庞大的数目。

     淮南这几十亩天地,在当初庄稼生长得极好的时候每熟至少能有一千石,这一千石稻子至少能卖出去八百两银子,一年两熟的话就是一千六百两,按照四成租,交上来的便是六百四十两银子,一年六百四十两,这个数量并不少,长期累积,这是一比巨大的钱财。

     分出去一半,一年下来便损失掉三百二两银子。

     三百二十两对富户来说许是没有什么,但却够一户人家吃喝一辈子了。

     见夏楠紧蹙着秀眉,蒋四面庞依旧温润的,淡笑道。

     “夏小姐不妨好好思索,这地虽然以前收成好,可却不是如今,如今蝗灾不除,这地迟早会变成废地,到时候,这地可就一文不值了。若是夏小姐与我们合作,那这蝗灾的问题,便理迎刃而解。”蒋四的话点到即止。

     “大小姐,我觉得……这不妨是一个好法子,眼下这庄稼,是再遭不得蝗灾了,况且那些佃户……”胡海望向夏楠,眉眼带着担忧。

     夏楠却没有看他,而是望向蒋四,蒋四目光与她对视,两人相望,似是要看清对方的想法。

     “蒋公子,此事我需要思索,也请你给我一点时间。”

     夏楠这话,便说明了,她确实可以做这个主。

     闻言,蒋四眉头一挑。

     “好,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就此告辞了,倘若夏小姐想好了,再来告诉蒋某无妨。”

     胡海送蒋四离去,夏楠望着两人的背影,眼底一片漠然。

     “小姐……”

     抱月望向夏楠的脸庞,见她面色一片漠然,不惊觉叫出声。

     夏楠回头一笑,不再言语。

     她出了会客厅,便回了屋子,抱月为她取来文墨,夏楠便提笔写字。

     很快,抱月将信封封好,便去找童先生,托他把这封信送回京城。

     夏楠所在的厢房东面窗口处种了几盆海棠花,海棠开得娇艳,阳光照射,整个花瓣透出艳丽的瑰色,诱人至极,夏楠却无暇去赏花望着这几株海棠反而觉得有些刺眼。

     阎珏说,她如今便是那棋局里的白子,想要颇局,便要看她的下一步动向。

     经过这两天的了解,她或许已经猜测到这盘棋何在。

     到底是谁步的棋局,想要将庄稼吞下?

     就在她望着海棠花的同时,却不知有人在望着她。

     紫袍腰身笔直,桀俊的面庞如刀刻般俊美,此刻正站在窗边遥望。

     他身后的黑影随着他的视线望去,竟见一簇开得极其娇艳的海棠花后,一抹娇美的身影。

     黑影眼瞳一缩,望着那道笔直的背影,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吧。”低沉悦耳的声音从那抹背影口中传出,落在身后那人耳里,罔若天雷。

     “属下不敢。”

     又是一阵静谧。

     过了许久,海棠花前不见那抹人影,他才动了动身子,坐回桌旁。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回主子,这次刺杀,确实为明王让人所做。”

     闻言,他面上虽无其他神色,但搁置在梨花木雕桌上的手指头却微微在桌面上轻点,一下一下的,极有韵律。

     过了半晌,他才道。

     “我吩咐你所做的事呢?”

     黑影身形一怔,他木然眨了下眼,随即咬了咬唇。

     道,“主子,阿三不知,您为何要出手帮她,咱们此次的任务已然艰巨,若是再牵扯上蒋家,怕是……”

     “多嘴。”

     冷冷两字,并无它言,可空中的气息陡然下降,阿三身子一顿,不敢再次反驳。

     阎珏眸色森寒,薄唇轻启。

     “蒋家虽是商户,可其地位与房氏一族无二,两家钱财富可敌国,富可敌国却始终屹立不倒,你可知为何?”

     阎珏话一出,黑影默然。

     “蒋家依附于明王,明王却对皇室之人动手,蒋家却暗自收多方的田地,寓意何在。”

     闻言,黑影更为震惊,竟连半句话都说不出。

     这答案,细思极恐。

     “小的这就去办。”

     阿三正欲离开,可低沉的声音却从身后传来。

     “不必了。”

     阿三疑惑不解,可那人却转了头,目光望向窗外,似是落在那娇艳海棠上。

     “她可以。”

     ==

     庄稼里人人哀声怨道,面带抑色。

     这昨日他们刚种下的地,今日一来,又是一片惨状,一阵蝗虫过后,几乎所有幼苗都饱受摧残,无一幸免。

     有人见胡海走了过来,忍不住拉住他,抱怨了起来。

     胡海平日里与这些佃户相处极为和善,这些佃户对他很是敬重。

     “胡管事,你说这东家来的大小姐,究竟是想要干嘛?早前便说了这地不能再种,可她偏偏要来,现在好了,这昨日辛辛苦苦刚种下的苗子,如今又是这惨状!”

     那人正是那日与夏楠对言说话的汉子,他对夏楠怨怼已深,今日见庄稼又再一次被摧毁,心中怒火不点自燃。

     胡海也是蹙着眉望着这一切,叹道,“诶,东家怎地想的我并不清楚,这地是东家的地,东家想要做什么,我们都管不了啊。”

     “可这关乎到我们一年的口粮啊!”那汉子怒气横生,“东家可以不管不顾任性妄为,我们却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样的东家,我们当初是瞎了眼才选的他!”

     汉子说完,又有一些人附和。

     “就是,这大小姐我看她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也真不知道老夫人为何派这么一个娇娇小姐前来,她懂什么,这些农活她一概不懂,如今这样可是害惨了我们!”

     “若是有什么法子可以驱赶蝗虫便好了!再这么下去,我们这几百佃户可要活活饿死!”

     一众佃户的情绪被点燃,一个个义愤填膺。

     胡海见状,眸底划过一抹喜色。

     只见他原本微垂的头轻抬,吞吞吐吐道,“其实……也不是没有法子的。”

     他的话一出,顿时便让所有佃户眼前一亮。

     一众人争先恐后问道。

     “法子,有什么法子?”

     “胡管事你倒是快点说呀!”

     “就是!”

     胡海见众人目带急切,个个眼神中无不是欣喜,这才伸手示意众人安静。

     随即便听他道。

     “办法并不是没有。你们也知道不管是去年还是今年的蝗灾,蒋家的地都未曾遭受蝗虫的危害吧。”

     汉子最先开口,“对,这几次蝗灾,蒋家都未曾受半分灾害,反而都取得不错的收成。”

     见他讲了出来,胡海面上带笑。

     “这便是我讲的法子了,蒋家四公子今日托我找我们东家的大小姐,想为我们提供驱除蝗虫的法子,以求来年有收成。”

     他的话一出,只见一群佃户面露欣喜。

     “太好了,蒋家居然愿意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我们!”

     有人欣喜,有人也起疑。

     “蒋家是淮南大户,为何要出手帮我们,可是有什么条件?”

     “是有条件,不过这条件并不是什么难事。”

     “既然不是什么难事,那东家大小姐答应了没?”

     一众佃户十分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可胡海却摇了摇头,轻声叹了口气。

     众人见此,不由得一阵叹息,旋即有人狠狠蹙眉,“大小姐为何不答应蒋家的要求,既然不是什么难事,为何不应了蒋家,好让蒋家帮我们赶走蝗虫,大小姐该不会是不知道这边的情况吧!可若是她明明知道这情况有多么严重还不答应蒋家的要求,那便是要将我们置于死地!我们为夏家干了一辈子的农活,靠着夏家而活,难道我们这一干人等的姓名,难道还不如蒋家的一个条件吗?!”

     这汉子的话一出,全场静谧,随即得到一阵附和。

     一个个汉子似是被点燃了情绪,也开始抱怨开来。

     等众人将怨气都发泄得差不多了,又是一阵垂头丧气。

     “你们也别在这哀声怨道的,大小姐并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只是她样子很是踟蹰,犹豫不决。”胡海又给他们下了一剂强心剂。

     闻言,有汉子眸中更是爆出光亮。

     “大小姐还未回应蒋家?那是不是说,我们现在若是去求大小姐,兴许还会有用?”

     那汉子双眼放光,其余几人一听,也目光灼灼望着胡海。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胡海终于轻点了头。

     “那我们赶紧去求大小姐啊!”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比他们接下来这一年的温饱更加重要呢,就算是他们看不惯大小姐那个娇娇女,可如今最有话语权,能救他们的也只有这个娇娇女了。

     有了这个汉子的提议,一干人等瞬间便朝胡海的府邸而去。

     胡海对此并无它言,让守门的小厮敞开了大门,让这一干佃户进了去。

     夏楠是被胡海请出来的,当她见到院子里这黑压压的一大群人时,更加疑惑。

     她还未开口询问,便听底下有汉子喊道。

     “请东家大小姐救救我们!”

     “请东家大小姐救救我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