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3 细思极恐
    夏楠记得碧波湖边种了一株桃树,如今三月正是桃花芬芳之时,她起了个大早,唤上两个丫头,带着篮筐,便到了桃树边。

     语兰看着比人高了一半的桃树,纠结望着她,“姐儿我们真的要摘桃花吗?”

     “摘啊。”

     跟着的抱月不知从哪儿找来的竹竿,笑着放到夏楠面前。

     “姐儿,用这个。”

     夏楠挑眉,伸手接过竹竿,对准树上的桃花,便捅了下来。

     语兰跟抱月两人跟着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桃花,边闻着,“姐儿您弄这些桃花是要做什么?”

     抱月在一旁嘟囔,“语兰姐姐笨啊,姐儿是要做桃花羹呢!”

     三月桃花开得正好,用来做桃花羹最好不过了。

     一主二仆很快便捡了满满两大框的桃花。

     回了夕颜阁,夏楠又分成了几框,让底下的丫鬟送去给各个院子。

     而她则是去了小厨房,做了一盅桃花羹。

     夏楠今日身穿娟纱金丝绣花长裙,头上仅别着一根四蝶穿花碧钿,纤纤皓腕上一只白玉雕绞丝纹手镯,更衬得皓腕白嫩,纤纤动人。

     夏楠去到韶松堂时,里头已有不少人,只见纪氏端坐在主位上,望着底下的几个孙女们,笑得正欢。

     “楠姐儿来了?”

     夏颖正同纪氏讲着玩笑话,见纪氏望向她的身后,眸中带着更深的慈爱,眼神微动,也随之望去,便见夏楠一身素净乖巧的装扮,手上还拎着个食盒。

     堂内,苏氏李氏都在,连同一起的还有几个嫡女。

     “回祖母,是楠儿来了。”

     夏楠说完,又朝一旁的苏氏李氏问好。

     “大舅母,三舅母。”

     苏氏笑着点了点头,李氏看着夏楠,面色怪异,倒也没表示什么。

     倒是纪氏率先出了声,“楠姐儿又是带什么好吃的了?”

     夏楠走近,将食盒放在雕花梨花桌上,将里头的桃花羹取了出来。

     桃花羹一取出来,香甜的气息瞬间萦绕满室,纪氏双眼一亮。

     只见瓷碗中粉嫩的花瓣与柔滑的粥粒交杂在一起,粉白相间,好看极了。

     堂内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桃花羹上,夏楠面露尴尬。

     只能笑道。

     “楠儿不知道舅母等人也在韶松堂,因此只做了祖母的份……”

     李氏面色变得更加怪异,面上不屑,嘴中嘟嚷着道,“我才不吃这种东西呢!”

     苏氏却是望向夏楠,“早晨那些桃花瓣,可是楠姐儿送来的?”

     夏楠颔首,苏氏又道,“楠姐儿这是有心了,这桃花羹,可疏通脉络、润泽肌肤,对人是有益处的。”

     纪氏听闻,面上更外欢愉,一把端起桃花羹便吃了起来,还笑道。

     “既然楠姐儿都将桃花瓣送至各房了,你们想吃的话就回各房自己做去。”

     纪氏的话让在场的人一阵愉悦。

     一碗桃花羹被纪氏吃了个精光,吃完她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惹得夏楠一阵心欢。

     李氏瞧着纪氏这模样,心底又痒痒了,到口的话不自觉就说了出口。

     “楠姐儿,我瞧着母亲吃的正欢,你这挑花羹,是怎地做出来的啊,我的小厨房那边也做过,但未曾见母亲吃的这般欢心,楠姐儿可真有能耐。”

     闻言,苏氏惊诧地望向李氏,夏娴夏落两姐妹更是呆愣住了。

     这话……怎么那么熟悉!

     夏娴蓦地想起最开始夏楠来到侯府之时,李氏就曾令她们去跟夏楠所要方子,当时她们骚红了脸,没想到如今,李氏竟然再次开口,还是在这般大庭广众之下。

     夏娴觉得自己没脸待下去了。

     纪氏闻言,也望向李氏,目光里有着说不出的意味。

     面对这般接踵而来的目光,李氏坐得更加坦然了,望向夏楠的目光也愈加露.骨。

     夏楠浅笑,“桃花羹做法极为简单,只需将粳米,糯米泡上片刻,再用文火温煮,加入桃花瓣,枸杞,红糖,不时搅拌,煮至粘稠出了芳香时即可。”

     夏楠如此干脆,倒是让李氏面上划过一抹红。

     此番话便不再言语。

     纪氏将目光落回夏颖身上,只听她柔声。

     “颖姐儿,过些日子便到了你的及笄之日,这段日子,你凡事且注意着点。”

     “是。”

     夏颖躬身,面带甜笑。

     纪氏又开口。

     “正宾与有司已经订了下来,是定国公夫人跟白夫人,这两位夫人口碑极高,给你当正宾与有司绰绰有余,剩下的赞者,我看不如就由楠姐儿来当吧。你俩感情要好,楠姐儿行为得体,为人大度,是个极好的人选。”

     在场的人听闻纪氏提起夏颖的及笄礼之事,不由得竖起耳朵。

     夏楠面色一片镇定,看不出任何神色。

     夏颖更是一片了然的模样。

     唯有李氏稍稍变了脸色。

     定国公夫人?

     白夫人?

     这两位都是什么人物啊,白夫人且不说,定国公夫人那可是京中认定的贵夫人,她为夏颖插簪,则是认可了她这号人物,有她插簪,日后夏颖嫁了婆家,身份地位定然也不会差。

     李氏望着夏颖的目光带上几分复杂。

     夏威侯府嫡女的及笄礼定是盛大非凡的,这点她无可奈何,但她的一双女儿的及笄礼,定然也要十分盛大。

     只是这定国公夫人已经为了夏颖插簪,那她的一双女儿了,岂不是没了可能?

     李氏眸光微暗,悄悄打量了自己一双女儿。

     大女子明媚娇艳姿色不凡,小女儿温柔可人姿态纤纤,怎么看也不会比夏颖差。

     如此一想,李氏这才平衡了下心,不过她眼梢忽而划过一抹沉重,眼角处所见。

     小女儿夏落微微动了脚,似是久站不适。

     她面色微寒,当初马车一事,终究是落了病根,她的脚虽说已无大碍,可久站时还是会不适,若不仔细看她走路定然看不出来,但若是仔细看到的话,定然能发现她走路微坡。

     “孙女全听祖母安排。”夏颖恭敬出声。

     纪氏满意点了点头,转头望向夏楠,“楠姐儿呢?”

     “能身为颖姐姐的赞者,是楠儿的荣幸。”

     夏颖今日身穿百蝶花卉纹妆花缎裙,乌发别着金累丝嵌宝牡丹鬓钗,鬓钗华丽精致,映衬着她一张如玉般娇嫩的脸,更增添几分艳色。

     夏楠目光扫过,正对上夏颖淡漠的神情,她眉间一蹙,却也没说什么。

     “既然如此,那便这么定了。”

     事情得了解决,众人也回了各自的院子。

     走至分岔路口时,夏颖却唤住了夏楠。

     “楠妹妹,不知可否一谈?”

     夏楠奇异望了她一眼,旋即点了点头。

     “明日有个赏花会,不知楠妹妹可有兴致一同前往。”

     “赏花会?”

     夏颖娇媚的面庞上划过一抹慵懒,“所谓赏花会,不过也就是贵女们吟诗作画,找点乐趣罢了,不过这里头可还有些玄门,若是把的头筹,指不定还能入了皇家人的眼。”

     夏楠面色不变,心中却有些抗拒。

     她不想参与这些过多与她无相干的事情。

     “楠妹妹学识不凡,这些姐姐是领教过的,这次的赏花会就在卫国公府,妹妹可一定要去啊。”

     夏颖在她耳边吐出这么一些话,便摇曳着身姿离去,留下紧蹙着眉的夏楠。

     卫国公府……

     夏颖究竟是何意。

     夏楠苦笑,如今不管她是何意,她都得去。

     夜深十分,夏楠却了无睡意。

     窗外月华散落,映射在湖面上,像是一地的碎片。

     夏楠起身,点亮了屋里的烛火,烛火曳动,她就这么怔怔看着,暖黄的烛光似是感觉的到身旁之人的注视,微微晃了晃,夏楠却一瞬失了神。

     她试探性地伸出手,想触摸那烛火,可伸到一半,却还是收了回来。

     今生很多的一切,似是都在改变,原本属于她的轨迹,也在随之运行变化着。

     她交代碧彤一直盯着玲苑那边的动静,几个月以来,玲苑始终安静如斯,并未半分不对劲,可夏楠的心却始终静不下来。

     她可以抑制住自己对顾常庭依旧跳动的心,却抑制不住夏三爷日后叛变侯府,她能做的,只有先盯住他的后院,盯住最有可能成为那个缺口的人。

     房姨娘怀孕的时机太不对劲了,目的呢?

     夏楠思前想后,却是想到了一个念头。

     当初她不惜拉夏楠下水,之后马车出了问题,受伤的是夏三爷的一双女儿。

     如果把这个幕后凶手换成了夏楠。

     又是怎样的结局?

     一双女儿出事,李氏疯狂对付夏楠,夏三爷对这个侄女也不喜。

     而纪氏自然是站在她这边的,倘若纪氏一直护着夏楠,夏三爷与纪氏二人因她产生了隔阂,对日后分裂夏三爷与夏威侯府,岂不是一个好机会。

     夏楠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只觉得后背生寒。

     再一回想。

     当李氏污蔑房姨娘偷了夏落的簪子时,或许就是房姨娘作妖的开始。

     她早年便是夏三爷在外办案带回来的商女,活在这深宅大院中小心翼翼。

     李氏心肠并不宽阔,对于姨娘从来都不手软,生了两个庶女的房姨娘对她正室的地位并无威胁,加之这些年来房姨娘一直很是柔顺安分,逐渐地她也对房姨娘放松了警惕。

     房姨娘虽为姨娘,但她出生商户,有着娘家的接济加之本身的商业头脑,使得她手下十分富足,三房的丫鬟婆子,不少被她收买。

     夏楠调查出这结果时,也难免一惊,心中对房姨娘则更为关注。

     可这姨娘的耐性远比她想象中的高。

     怀孕四个月,一直呆在玲苑中,半步不出,李氏对她打压苛刻,她也从无怨言。

     她没有举动,夏楠自是查不出什么,现在比的,就是谁更先露出马尾了。

     如今的她,只管应付好眼前的事情便可。

     如此思绪完一番,夏楠吹熄了蜡烛,卧榻而眠。

     夏楠是被一阵香气唤醒的。

     迷蒙睁开了眼,只见珠帘外一道模糊的人影正摆弄着桌子上的吃食,面带愉悦,偶尔唇角微弯,似是偷笑。

     夏娜眼神一眯,认出了人。

     “初阳?”

     她疑惑不已,那人听闻她的声音,目光一喜,便往她这狂奔而来。

     “你终于醒了,这睡得也真是够久的。”

     “你怎么来了?”

     夏楠挣开她的手,便盥洗了一番。

     初阳见她的模样,不由得嘟嚷着嘴,“我来这儿自然是找你来了,你还好意思说,你离京这些日子,都不跟我说一声,害我一阵好找,回来了也不见得来找我,真真没良心。”

     闻言,夏楠略带歉意望向她。

     这个……她走得匆忙,似乎真的忘了与她说一声。

     初阳心有不快,夏楠哄了她一阵,倒是惊奇她为何这么早便出现在此。

     梨花木桌上摆放着十来样精细的吃食,夏楠望着她很是奇异。

     今日的云初阳这么不对劲,非奸即盗。

     对上夏楠略带侵略性的眼光,云初阳终于还是败下阵来。

     “今日我来找你呢,确实有点事。”

     夏楠浅尝一块水晶糕,边听初阳说道。

     “这些日子你不在,我都无聊死了,便出去玩了一圈,没想到那个该死的何以桓,竟然出卖我,将我的行踪给透露了出去,我家祖宗知晓的,气得不轻,把我关在家里,没惩罚我,可是却让我读书练字!你要知道!我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子,我的字更是不可直视,祖宗说了,若是一个月后我的字没进步,他要把我嫁出去啊啊啊!夏楠,楠儿,你可要帮帮我,我现在才十五岁,正是大好年华,我不要嫁人啊,我知道你读书厉害字也好看,你可得帮帮我!”

     初阳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夏楠这才将口中的水晶糕吞下。

     “你是要我教你读书写字?”

     本以为初阳会点头,可没想到她却摇了摇头。

     “是要你帮我读书写字。”

     夏楠疑惑,没明白。

     等等。

     “你是说……”

     云初阳见她杏眸瞪得老大,面上终于放出笑容。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这些糕点呢,全是我拿来贿赂你的,你吃都吃了,事情就得帮我办成。”

     夏楠,我吐出来行不行!

     心中翻腾的夏楠优雅地擦了擦唇角,柔声道。

     “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你自己去完成,好了,我要去赏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