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8 偏偏是夏三爷(一更)
    一众刺客被抓住,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可夏威侯府中人的心,却没落下!

     阎珏将夏楠放下,便回了长公主身旁。

     夏楠被一旁的翩若接住,软着脚跟支撑住身子。

     刚才,她又在鬼门关走了一圈,那刺客力气大得可怕,死死紧捁着她的脖子,如今铁定红肿不堪。

     “长公主,今日之事,臣甘愿受罚。”

     夏威侯面目庄严,声音铿锵有力。

     长公主急忙扶住夏威侯,她面色虽也凌厉,可望向夏威侯的眼神却带着敬重。

     “老侯爷切莫如此,霓羽承受不住,今日之事,我相信很快便会有结果的。”

     长公主话虽如此说着,可在场一干人等,心情无不沉重。

     夏楠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现在无比庆幸自己当时冲了上去,若是她没这么做,那一枪下去,长公主多半撑不住,到时长公主在侯府遭遇刺杀,整个夏威侯府都难免一难!

     长公主虽不追究,可这件事情,到底是发生在侯府里,夏威侯府,是要担这个责任的。

     夏威侯也不在多说什么,顺着长公主的目光落到了夏楠身上。

     长公主走到夏楠身前,夏楠连忙行礼,却被她扶住了身子,她扫了一眼夏楠脖间,“是你救了本宫一命,本宫欠你一个人情。”

     夏楠对上长公主英气的眉眼,眸光微滞,不知怎地,她感觉长公主对她有种不一样的情愫在里面。

     夏楠还未开口,长公主便转了身,目带歉色望着纪氏。

     “老夫人,这件事情因我而起,却毁了您的寿宴。”

     今日之事,受害最大的,除了长公主便是纪氏了。

     本是一场大寿之宴,可却因一场刺杀,全数毁于一旦。

     纪氏连忙罢手,“这件事情是夏威侯府的疏忽,才让公主受了惊。”

     这头长公主与纪氏正推托着,夏楠却蓦然对上了一双深邃瞳眸。

     那眸子乌黑深邃,似是化不开的墨汁,一不小心便将人深深吸引进去。

     他一席紫色长袍,身形修长,衣角紫袍无风自扬,他面目冷峻,乌发被覆在赤金冠里,再用一根羊脂白玉簪固定住。

     阎珏十分俊美,是那种让人心颤,窒息的美。

     夏楠的心不经一颤,蓦地想起方才正是他救了自己,不由得冲他示以感谢的微笑。

     纵使惊惧他又如何,前世他只不过是奉命行事,阎珏何错之有?

     算上这次,他统共已经救过她两次了,对于这个救命恩人,夏楠如今是半点儿也不怕了,更多是的化为无形的感激。

     阎珏深深望了她一眼,冷冽双眸划过一丝惊诧,随即又化为刚硬,让人看不出有丝毫的波动。

     他今日本是例行办案,路过夏威侯府却察觉里面的异常,这才适时搭救。

     长公主回了公主府,在场众人也散去,只留下一地狼藉。

     刺客被阎珏带走了,他为大理寺少卿,本便是处理京城诸多案件,如今这件事情,也算是交到了他的手中。

     夏威侯唤了几个儿子一同去了书房相商,苏氏则命人处理好这杂乱的厅堂。

     纪氏唤来了夏楠,回了韶松堂。

     纪氏望着夏楠,眼中是止不住的怜惜。

     只见她原本白皙的脖颈间如今有着明显的红痕,方才人群拥挤推搡中,她还擦伤了手。

     她取出一盒药膏,伸手沾了点洁白的膏体,缓缓涂抹在夏楠脖间。

     触感微凉,夏楠只觉原本并无多大感觉的脖间突然变得火热,微痒。

     “楠姐儿,今日多亏了你。”

     夏楠知道纪氏要说什么。

     只见纪氏叹了口气,又道,“你是不是也好奇,为何长公主会前来祝寿?”

     夏楠如实点了头。

     “早年明珠曾有幸救了长公主一命,至此之后两人便要好了起来,而后长公主上战场杀敌,明珠嫁去了江南,两人分隔多年,而后明珠逝去,长公主心痛不已,归来后,对夏威侯府愈发上心了。”

     讲到丧子之痛时,夏楠能清楚地看见纪氏眼中氤氲的水光。

     夏楠握紧了纪氏的手,纪氏回以她一个浅笑。

     “今日长公主在我们府中遇刺,夏威侯府,是要负全部的责任的,幸好长公主并未受伤,若是伤着,皇上也不知会怎样对夏威侯府。”

     纪氏不经长叹一声。

     听着她的话,夏楠也陷入了深思,夏威侯府看似风光,荣宠不断,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当今皇上是有意在削弱夏威侯府的实力。

     夏威侯虽有爵位在身,可却并无实权,夏二爷只混了个从六品的闲职,夏四爷志趣不在官场,整日游历山水,整个夏威侯府,唯一拥有一点实权的便是夏三爷了。

     可偏偏是夏三爷……

     夏楠双眉越蹙越深,努力地想要把脑海里所有的东西拼凑在一起,可就是拼凑不出个好歹。

     夏三爷前世为何叛变夏威侯府,为何非要置自己的父母为之死地?于情于理,皆说不过去。

     她本想试探性问下纪氏关于夏三爷的事情,但见她一副愁容,便先压下了心头的疑惑。

     回了夕颜阁,将一身疲惫褪去,夏楠躺在摇椅,思绪纷飞。

     今日之事过不了多久,只怕会闹得人尽皆知,皇室遇刺,这是大事,更何况,长公主深得民心,今日过后,只怕夏威侯府的地位名声会跌一个档次。

     这几日纪氏的咳嗽症状更加严重了,夏楠依旧每日都会炖上一盅冰糖雪梨,送去纪氏那儿。

     事情很快便有了结果,皇帝听闻长公主在夏威侯府遇刺,勃然大怒,罚扣夏威侯三个月俸禄,并命大理寺彻查此事。

     夏楠听闻此结局,悬着的一颗心也才安放了下来。

     不过当今皇上却特地奖赏了她,说是保护长公主有宫,特意赏赐她白银千两,另赐各种绫罗绸缎。

     如此一来,夏楠顿时名声大燥,就连平日不出深闺的姑娘家也都知道了她这号人物。

     也因为她如今是长公主的救命恩人这层身份,近日李氏对她却是和善了不少。

     夏楠并未将这些赏赐收入私库,而是直接交给了苏氏,由她分送与各房,苏氏也没有过多推拒,怀璧其罪这道理,她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