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7 淡定从容
    初阳跑得飞快,凌云郡主蹙着眉在身后跟随。

     众人不知发生了何事,却也有几人跟着前去,当中便有卫清晗,沈佳凝跟朱珠。

     在侍女的带领下,一大群人飞快往阁楼而去。

     初阳所到之时,便见如侍女冉云所言,阁楼被外加上了一把锁。

     “楠儿,你在里面吗?”

     无人应答,却传来一声犬吠。

     犬吠声凶猛,似是含着深重的戾气,惹来一众贵女惊颤。

     凌王府竟然有如此凶猛之物!

     凌云郡主可管不了其他人的感受,急忙大呼一声。

     “阿黄?”

     里头的犬听闻她的呼喊,旋即回应出一声比方才愈加强烈的声音。

     “啊!”

     一声尖声从朱珠口中发出,只见她面色苍白,双眼略微涣散。

     凌云郡主望了她一眼,随即撇过。

     里头光有犬吠声传出,却未闻人声,众人心中都不由得嘀咕夏楠是否出了什么事情。

     侯府娇弱无力的贵女同一条恶犬在一起,凶多吉少!

     凌云郡主眸光一深,猛地袭向冉云,侍女身形一颤,竟是忍不住瑟缩起来。

     “如今这样,还是先将门打开吧。”常氏开口,她目带担忧,这位夏小姐她也早有耳闻,先前定国公夫人来找她,有意为顾常庭与这位表小姐说亲。

     定国公夫人身份高贵,她都想要为这位夏小姐说亲,这个人定然有她的过人之处。

     夏威候老夫人如此在意这名女子,若是她在凌王府出了事情,凌王府定然退脱不了责任。

     “去,找锁匠来,快点!”

     凌云郡主话音刚落,只见一抹身子猛地撞向阁楼的门。

     初阳用力极重,也顾不得身上传来的疼痛感,只听咔擦一声,大门应声而开。

     众人还没接受这个现状,只见一条黄色身影猛地从阁楼里冲了出来,伴随着众多贵女起伏的惊叫声,黄色身影扑倒凌云郡主身上。

     而初阳则在第一时间冲向阁楼里。

     门外人声尖叫,随即平复下来,众人见到凌云郡主怀中的大黄狗时,心中皆是一阵颤抖。

     大黄狗见到众人,怒目横生,凶狠地瞪着在场女子,一双铜铃般的双眼直勾勾盯着在场的贵女。

     “阿黄!”凌云郡主急忙出声,安抚住阿黄的神情。

     有贵女早已经受不住呜呜哭泣,有的更是早已掩面逃跑。

     凌云郡主没理会这些贵女,安抚好阿黄之后,便往阁楼里走去。

     可她前脚刚走,后脚便又响起一声犬吠。

     只见阿黄红着眼,将死死咬着一位贵女的衣裙。

     朱珠吓得几乎要昏过去了。

     她不过安静地站在人后,可这条大黄狗突然冲了过来,就这么死死咬着她的裙子,她双腿都软了,无力抵挡,只能用力地拽住同伴的手。

     凌云郡主狐疑望了过来,低喝一声,“阿黄。”

     平日里甚是听话的阿黄,这会儿连她的话都不听了。

     凌云郡主见阿黄呼叫不应,只能走过去,安抚它的情绪,于此同时,更是惊疑地看着朱珠。

     朱珠已经软了腿,被身旁的贵女搀扶住,根本不敢看向她。

     阿黄在凌云郡主拉扯下终于松开了口,无奈之下,凌云郡主只能拉着阿黄进了阁楼,。

     卫清晗强恨恨瞪了一眼朱珠,似是看不惯她那懦弱的模样,携着沈佳凝跟在凌云郡主身后进了阁楼。

     阁楼里静谧得可怕,原本众人以为夏楠凶多吉少,可进了之后,却没有见到半分人影。

     众女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一回事?”

     贵女们不解,贵妇们目光更是不停在阁楼内扫射。

     梳妆台摆置安好,床榻,坐席等东西皆是安好地放在那儿,并无被动痕迹,若说非见到上面的话,便是原本干净的地板上有几个爪印,坐席略显褶皱,明显是被人坐过。

     凌云郡主眼眸一沉,望向冉云。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夏小姐呢?”

     凌云郡主气势凌厉,原本一双温和的眉眼陡然一变,带着皇族之人与生俱来的霸气,顿时让侍女双腿一软。

     “奴婢……奴婢明明是见着夏小姐进了这屋里的,奴婢并不知道……”

     冉云不停颤动着身子,眼中满是惊惧,可任凭她如何观望,夏楠确确实实就消失在了这屋里。

     她潜意识地寻找朱珠的身形,后者隐在人群中,瑟瑟发抖。

     凌云郡主正想开口,却听身周一片倒抽气声。

     转过头,只见一抹红色身影绕过屏风,正往她们这边缓缓走来。

     来人峨眉螓首,琼鼻娇俏,唇若邯郸,肤如凝脂好似最上等的羊脂玉,而她一席红衣,身周像是萦绕着一层淡色金圈,绣在衣袍上的绯色牡丹将整个人衬托得更加华贵非凡。

     在场众人被这抹身姿惊艳到,无数人怔怔望着她,甚至忘了呼吸。

     直到一声犬吠声响起,紧接着便见阿黄如同见了骨头般,朝夏楠狂奔而去。

     可没有她们所想象的血腥,阿黄十分乖顺地站定在夏楠跟前,一晃一晃,晃动着它那根金黄的大尾巴。

     在场一片静寂,无人言语。

     初阳站在夏楠身侧,目光狠狠扫在贵女堆。

     卫清晗望着站定在眼前,非但没有被狗咬伤,反而美艳无比的夏楠,眸色渐深。

     而朱珠却显得无比慌乱,只是身周的人都以为她只是被阿黄吓傻了,也不怀疑,只是尽可能宽慰她。

     夏楠径自走到凌云郡主跟前,“多谢郡主照拂,夏楠感激不已。”

     此话说着无异,可在众人听来却讽刺无比。

     照拂?

     照拂得在阁楼里与狗同住?

     虽然不知她是如何做到让阿黄与她亲近还不伤害她的,但众人望着那条体型无比巨大还正吐着鲜红舌头的大狗,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没事就好。”

     凌云郡主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又问道。

     “方才是什么情况?阿黄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出来,你又是如何被反锁在里头,若是这件事情真的是有人从中作梗,我定然给你一个公道。”

     凌云郡主的话颇为气势,夏楠眉眼带笑,墨眸却划过一抹危险的意味。

     “那夏楠便先行谢过郡主了,不过这门是如何被反锁的夏楠并不知道,只知道大黄从屏风后面出来,其余的便不知了。”夏楠淡淡笑道,旋即一顿,又道,“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郡主可以问问当时领我前来的冉云,她曾说有事可呼唤她,可后来却不见了人影。”

     夏楠话一出,在场众人目光瞬间望向冉云。

     她的身形抖得更加厉害,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面色一阵苍白。

     “郡主,奴婢当时肚子疼得厉害,不得已才离开了会,没想到……”

     “噢?那为何你知会我一声,害我好等?”夏楠接过话,走到冉云面前,居高临下望着她。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奴婢肚子疼得实在厉害,说不出话……”

     “一个前一秒疼得说不出话的人,下一刻便生龙活虎地站在我们面前,真是难为你了。”

     夏楠话语明明十分柔软,可她的话却让冉云面色愈加苍白,她根本找不到话来反驳。

     话到此,夏楠便不再言语,安静站在一旁。

     这件事情好在大黄狗并没有伤害夏楠,可在场的人脸色都不大好看。

     今日贵女众多,这条狗出现的时间太不对,若它不是温顺的,伤了在场某一位贵女,凌王府势必要担责任。

     凌云郡主目光凌厉无比,冉云的身子抖得跟筛子一样。

     夏楠虽不言语,可并不代表此时她不追究,这件事情,凌云郡主势必要给她一个交代。

     “阿黄明明是在崇明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凌云郡主声音清冷,望向身旁的人。

     只听她身旁侍女冉静在她身旁低声道。

     “照看阿黄的是冉阳,冉阳昨日腹泻不停,整个人虚脱无力,婢子便自行做主让再深照看,没想到……”

     “你有何权利?”

     冉静身子一颤,扑通跪下。

     “再深呢?还有冉阳两人,给我一同带来!”

     在场的人心中各怀鬼胎,望着眼前这一幕,有年长者如常夫人等,面上不动声色,眸中却闪过异样的神情。

     凌云郡主到底是太年轻,这等情况,应该避重就轻,事后再盘查,如今许多贵人在场,理应先安置好其他人的情绪,莫要让其他人看笑话。

     “郡主,夏楠无事,若是因夏楠一人,而扰了在场众多人的雅兴,那才是夏楠的不是。”

     凌云郡主闻言,抬眸望了一眼夏楠,对上她笃定的瞳眸,便道。

     “既然夏小姐无事便好,今日花园中花儿开得正好,许多妇人尚在园中,烦请各位一同前去。”

     凌云郡主懂得夏楠的意思,朝她投去一抹感激之色。

     一干人等或惊奇或疑惑回到亭子,夏楠却跟没事人一样,坐在了初阳身边。

     这件事情,大多数人并没有放在心上,可难免有人心虚,显得格外沉默。

     夏颖并没有跟去,见夏楠一身红装,模样娇媚回来,面上划过一抹惊奇,再望向身周众人,面上更是带着不解。

     夏娴夏落亦是如此。

     有人在场,夏落不好问夏楠,只能用眼神询问她,后者眸色晶莹,稍稍摇了摇头,夏落这才宽了心。

     夏楠笑得温和,目光似是不经意在场中扫了一圈,正对上朱珠的眸子,后者虽然强装面色无常与她对视,可夏楠却清楚看到她眼中划过的不安。

     她低头浅笑,不语。

     今生归来,谁还能欺负她?

     夏楠垂下了眸子,却没注意到,前座上寻夫人望向她时眸中划过的一抹意味。

     事情很快便被人掲过,有人提及今日刚发生在梧桐街的事情,瞬间便吸引许多人的注意。

     “不知各位可否有所耳闻,今日梧桐街上,出现一句血尸,那血尸面目全非,被人剐了皮肉,惨不忍睹。”

     有人出声,当即所有人便被这话引去了注意力。

     “这可是真的?当真如此血腥残暴?”

     有姐儿疑问,望着开口说话的那人,身形装作模样瑟缩了一番。

     “千真万确!”

     一时之间,底下有女子议论纷纷。

     坐台上几位夫人模样生异,寂静无言,听着下面的贵女们谈论。

     邓氏加入了探讨中,几人的声音愈说愈烈,说的话也越来越令人惊悚。

     “那人当真浑身是血,全身上下无一是处?”

     “是啊,听说当时还去了刑部尚书之子顾常庭以及大理寺少卿阎珏呢,能出动刑部跟大理寺的人,足见这件事情凶猛啊!”

     有人出声,说完似乎才想起什么,猛地望向正端坐在宴席前端的常氏。

     见常氏面色无常,这才缓了下脸色。

     邓氏瞥了一眼常氏,偷偷翻了个白眼。

     就净会端着架子,装着一副斯文白净的模样!

     不知何时,众人的话题又落到夏楠身上。

     “夏小姐,夏威侯府前来时,势必要经过梧桐街,不知你是否也见到了什么?可否跟我们说说。

     说话的是当朱珠,只见她抬着头,面色苍白,一双眼逃避似得不敢望向夏楠,却还是开了口。

     众人目光随之落在夏楠身上,等着她开口,一旁初阳紧蹙着眉,正欲开口,却被夏楠按住了手。

     “恐怕要令各位失望了,我们来时,梧桐街一片安然和谐,无事发生。”

     夏楠这话一出,夏落不经奇异望了她一眼。

     朱珠似是已经默认夏楠的答案了,可蓦然对上一双深眸,原本噎下肚子的话却不得不说出来。

     “你撒谎,夏威侯府的马车我认得,当时我便是跟在你们的马车后面,你们的马车还停顿了下来,为何,你如今还装作不知道!”

     夏楠望着她惊惧得发白的面庞,声音依旧温婉,却让人听着不由得生颤。

     “既然这位小姐当时同样在场,为何这等事情要问我?我们马车在路上意外出了点事故,便停下,请问,当时在场的事情,我必须要知道吗?反而是这位小姐,为何总揪着夏楠不放?你这么关心,想必对当时的情形比我更为熟悉,不如就请你来为大家讲解,大家觉得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