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8 笄礼
    今日的夏威侯府热闹非凡,布置精细。

     夏楠一大早便被丫鬟叫起了床,将自己穿戴好,便去了凌烟阁。

     今日是夏威侯府二小姐及笄之日,所到之人皆是贵宾。

     她的正宾为定国公夫人,有司为白夫人,至于赞者,则便是夏楠了。

     如今尚早,夏颖也才刚起不久,她见着夏楠,目光闪过一丝诧异。

     最近夏楠的日子着实不好过,可见她身穿一袭暗红色长袍,绣有大朵牡丹,目光柔婉,面庞娟秀,一副恬淡自得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有丝毫烦忧。

     夏颖暗自打量了她一会,两人便一同去了韶松堂。

     堂内,纪氏早已穿戴好,一件沉香色缠枝纹褙子,头戴莲花佛字金簪,又三三两两插了几根朱钗,手上挂着一串迦南佛珠,一副庄重的打扮。

     苏氏亦是如此,一身穿戴华贵庄重,面色温婉,目光凌厉中带着柔软,一副名门世家大派之风。

     纪氏见夏颖夏楠两人前来,目光稍稍在两人身上打量了下,满意点了点头。

     苏氏上前扶着纪氏的手,道,“所有东西都已经备好了,只等宾客前来,及笄礼便能开始了。

     纪氏满意点了点头,唤上屋里的姐儿。

     “人都到齐了,时辰也差不多了,我们出去迎宾吧。”

     定国公夫人与白夫人来得较早,纪氏跟苏氏两人迎了上去,便将两人引入堂室内。

     前来观礼的人不在少数,卫国公夫人也被邀在行列之中,夏颖一出来,便见卫国公夫人正盯着自己,不由得面带羞涩。

     夏楠则在人群人发现了卫清晗,她身边端坐着的,便是沈佳凝无疑了。

     后者面色温婉,一身浅色轻纱坐在宾座中,罔若盛开的白莲,娇柔脆弱,让人止不住怜惜。

     夏颖的及笄礼颇为浩大,竟是身为淑妃的夏研也出了宫,前来参加。

     淑妃的到来,让不少人惊诧不已。

     夏楠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所谓的淑妃娘娘。

     华丽,娇妍是她对她的第一印象。

     淑妃娘娘身着流彩飞花蹙金翚翟袆衣,挽了个庄重的头鬓,别了如金镶宝石碧玺点翠花簪这般贵重的发饰。

     妆容精致,眉眼柔情,红唇妖娆,满是风情。

     夏颖虽美,与淑妃的美却截然不同,她更像是玫瑰,妖娆炽烈,让人不由得屏息,夏颖却是兰花,高贵冷艳。

     淑妃走到夏颖面前,在众人的注目之下,素手接过宫人手上的锦盒。

     放到夏颖手上。

     只见锦盒中一根极为精致华贵的发簪正安静躺在盒子里头,发簪为海棠模样,头处点缀着金色宝石,细碎钻嵌在其中,在阳光下,折射出五彩的光,看上去华贵无比。

     “这根簪子名为五彩珐琅簪,是由七七四十九颗细钻点缀在海棠花中而成,簪身用的是上好的羊脂白玉,我夏威侯府的嫡女,自是得配上这等上好的发簪。”

     淑妃的话说完,众人不由得望向夏颖手上的锦盒,那发簪极为惹人注目,确实异常华贵。

     夏颖淡笑着谢过淑妃,望向里头的五彩珐琅簪,眸色颇深。

     及笄礼很快便开始。

     夏楠先走出来,以盥洗手,于西阶就位;紧接着夏颖走出来,至场地中,面向南,向观礼宾客行揖礼。然后面向西正坐在笄者席上。夏楠为其梳头,然后把梳子放到席子南边。

     随即定国公夫人起了身,于东阶下盥洗手,拭干。之后只见定国公夫人面色从容,望着夏颖,目带赞赏,高声吟颂祝辞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夏颖面上带笑,整个人犹如娇花般惹人怜惜。

     定国公夫人为她加笄,而后夏颖接过白夫人手上的衣服,去房内换上与头上发笄相配套的素衣襦裙。

     这是一加。

     待夏颖出来之后,便需面向父母,行第一次拜,已示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

     夏楠身为赞者,则替她取下发笄,定国公夫人为夏颖簪上发钗,夏颖起身回到东房,夏楠协助她,换上一套深红色绣桃花曲裾深衣。

     夏楠望着换完装的夏颖,目光不由得一片楞然。

     真美。

     夏颖是真的美。

     一席深红色深衣在她身上,再配上她娇羞如少女的脸庞,罔若盛绽海棠,美艳不可方物。

     回了堂室中,夏颖行到定国公夫人面前,行正规拜礼,这是第二次拜,表示对师长和前辈的尊敬。

     而后便是三加,定国公夫人再洗手,复位,白夫人为她奉上钗冠,定国公夫人接过钗冠,走到夏颖跟前,高声吟颂祝辞,而后为她加钗冠。

     如此过后,夏颖再次回到东房,换上与头上钗冠相配的大红色缠枝纹盘锦长裙礼服,此时若是再看夏颖,便见她的眼神已然不同。

     从一开始的一加如同天真孩童般清澈,到二加的娇羞少女,直至如今的沉着稳重,已然截然不同。

     夏楠望着她,夏颖也望着她,两人相望,夏楠好似一瞬间懂了什么。

     及笄过后,意味着一份责任,意味着,或许以后,所有事情都必须自己扛,意味着,你真的长大了。

     回到堂室内,众人见夏颖一席庄重,模样娇丽瑰艳又极为稳重,不由得满意点了点头。

     宾客中却一阵哗然,夏颖一身高贵华丽,娇柔面色庄重稳妥,头顶钗冠,一根五彩法兰簪在光线下折射出五彩之光,衬得她面色如玉,愈加华贵美艳。

     淑妃在底下满意点了点头,唇角轻扬,媚色横生。

     定国公夫人为夏颖取字“欣宜”,只听她道,“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欣字取意幸福美满,宜字家庭和睦。”

     夏楠谢过定国公夫人为她取字,而后跪在世子爷与苏氏跟前,听由父母教诲。

     差不多礼成,夏楠只觉得疲惫不堪,光是换装插簪便是三次,不提其中的细节,便已经是极为繁琐复杂。

     夏楠身为赞者都觉得疲惫不堪,却见夏颖依旧站直了身子,面上是浅浅的笑意。

     礼成之后,众宾客散退。

     今天有点事情,很晚才写更新,对不住了,为了抱住全勤只能先这样了,晚点我会把章节内容改过来,若是有看了的读者明天再刷新一遍就出来了,实在是对不住了,我会多更新一些字当做补偿,对不住了,晚些会改过来的,多谢包容。

     108

     今日的夏威侯府热闹非凡,布置精细。

     夏楠一大早便被丫鬟叫起了床,将自己穿戴好,便去了凌烟阁。

     今日是夏威侯府二小姐及笄之日,所到之人皆是贵宾。

     她的正宾为定国公夫人,有司为白夫人,至于赞者,则便是夏楠了。

     如今尚早,夏颖也才刚起不久,她见着夏楠,目光闪过一丝诧异。

     最近夏楠的日子着实不好过,可见她身穿一袭暗红色长袍,绣有大朵牡丹,目光柔婉,面庞娟秀,一副恬淡自得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有丝毫烦忧。

     夏颖暗自打量了她一会,两人便一同去了韶松堂。

     堂内,纪氏早已穿戴好,一件沉香色缠枝纹褙子,头戴莲花佛字金簪,又三三两两插了几根朱钗,手上挂着一串迦南佛珠,一副庄重的打扮。

     苏氏亦是如此,一身穿戴华贵庄重,面色温婉,目光凌厉中带着柔软,一副名门世家大派之风。

     纪氏见夏颖夏楠两人前来,目光稍稍在两人身上打量了下,满意点了点头。

     苏氏上前扶着纪氏的手,道,“所有东西都已经备好了,只等宾客前来,及笄礼便能开始了。

     纪氏满意点了点头,唤上屋里的姐儿。

     “人都到齐了,时辰也差不多了,我们出去迎宾吧。”

     定国公夫人与白夫人来得较早,纪氏跟苏氏两人迎了上去,便将两人引入堂室内。

     前来观礼的人不在少数,卫国公夫人也被邀在行列之中,夏颖一出来,便见卫国公夫人正盯着自己,不由得面带羞涩。

     夏楠则在人群人发现了卫清晗,她身边端坐着的,便是沈佳凝无疑了。

     后者面色温婉,一身浅色轻纱坐在宾座中,罔若盛开的白莲,娇柔脆弱,让人止不住怜惜。

     夏颖的及笄礼颇为浩大,竟是身为淑妃的夏研也出了宫,前来参加。

     淑妃的到来,让不少人惊诧不已。

     夏楠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所谓的淑妃娘娘。

     华丽,娇妍是她对她的第一印象。

     淑妃娘娘身着流彩飞花蹙金翚翟袆衣,挽了个庄重的头鬓,别了如金镶宝石碧玺点翠花簪这般贵重的发饰。

     妆容精致,眉眼柔情,红唇妖娆,满是风情。

     夏颖虽美,与淑妃的美却截然不同,她更像是玫瑰,妖娆炽烈,让人不由得屏息,夏颖却是兰花,高贵冷艳。

     淑妃走到夏颖面前,在众人的注目之下,素手接过宫人手上的锦盒。

     放到夏颖手上。

     只见锦盒中一根极为精致华贵的发簪正安静躺在盒子里头,发簪为海棠模样,头处点缀着金色宝石,细碎钻嵌在其中,在阳光下,折射出五彩的光,看上去华贵无比。

     “这根簪子名为五彩珐琅簪,是由七七四十九颗细钻点缀在海棠花中而成,簪身用的是上好的羊脂白玉,我夏威侯府的嫡女,自是得配上这等上好的发簪。”

     淑妃的话说完,众人不由得望向夏颖手上的锦盒,那发簪极为惹人注目,确实异常华贵。

     夏颖淡笑着谢过淑妃,望向里头的五彩珐琅簪,眸色颇深。

     及笄礼很快便开始。

     夏楠先走出来,以盥洗手,于西阶就位;紧接着夏颖走出来,至场地中,面向南,向观礼宾客行揖礼。然后面向西正坐在笄者席上。夏楠为其梳头,然后把梳子放到席子南边。

     随即定国公夫人起了身,于东阶下盥洗手,拭干。之后只见定国公夫人面色从容,望着夏颖,目带赞赏,高声吟颂祝辞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夏颖面上带笑,整个人犹如娇花般惹人怜惜。

     定国公夫人为她加笄,而后夏颖接过白夫人手上的衣服,去房内换上与头上发笄相配套的素衣襦裙。

     这是一加。

     待夏颖出来之后,便需面向父母,行第一次拜,已示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

     夏楠身为赞者,则替她取下发笄,定国公夫人为夏颖簪上发钗,夏颖起身回到东房,夏楠协助她,换上一套深红色绣桃花曲裾深衣。

     夏楠望着换完装的夏颖,目光不由得一片楞然。

     真美。

     夏颖是真的美。

     一席深红色深衣在她身上,再配上她娇羞如少女的脸庞,罔若盛绽海棠,美艳不可方物。

     回了堂室中,夏颖行到定国公夫人面前,行正规拜礼,这是第二次拜,表示对师长和前辈的尊敬。

     而后便是三加,定国公夫人再洗手,复位,白夫人为她奉上钗冠,定国公夫人接过钗冠,走到夏颖跟前,高声吟颂祝辞,而后为她加钗冠。

     如此过后,夏颖再次回到东房,换上与头上钗冠相配的大红色缠枝纹盘锦长裙礼服,此时若是再看夏颖,便见她的眼神已然不同。

     从一开始的一加如同天真孩童般清澈,到二加的娇羞少女,直至如今的沉着稳重,已然截然不同。

     夏楠望着她,夏颖也望着她,两人相望,夏楠好似一瞬间懂了什么。

     及笄过后,意味着一份责任,意味着,或许以后,所有事情都必须自己扛,意味着,你真的长大了。

     回到堂室内,众人见夏颖一席庄重,模样娇丽瑰艳又极为稳重,不由得满意点了点头。

     宾客中却一阵哗然,夏颖一身高贵华丽,娇柔面色庄重稳妥,头顶钗冠,一根五彩法兰簪在光线下折射出五彩之光,衬得她面色如玉,愈加华贵美艳。

     淑妃在底下满意点了点头,唇角轻扬,媚色横生。

     定国公夫人为夏颖取字“欣宜”,只听她道,“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欣字取意幸福美满,宜字家庭和睦。”

     夏楠谢过定国公夫人为她取字,而后跪在世子爷与苏氏跟前,听由父母教诲。

     差不多礼成,夏楠只觉得疲惫不堪,光是换装插簪便是三次,不提其中的细节,便已经是极为繁琐复杂。

     夏楠身为赞者都觉得疲惫不堪,却见夏颖依旧站直了身子,面上是浅浅的笑意。

     礼成之后,众宾客散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