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4 惩罚(求首订)
    夏楠冲了进去,见到的便是夏颖跪坐在地上,满脸泪痕。

     “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一只猫儿,您就要断送了孙女的幸福吗?”

     “幸福,何来幸福?不过一门亲事,你身份高贵,自是不缺提亲之人,这门亲事就此作罢,祖母自会为你把关更好的人选。”

     “可颖儿只钟心卫国公世子啊!”

     夏颖不甘回应,却听‘啪’地一声,清脆落下。

     随即只见夏颖洁白面庞上浮起五根掌印,她怔住了神,不可置信望着眼前的人。好在屋里的丫鬟婆子都被赶了出去,不然夏颖颜面尽失。

     苏氏气得浑身发抖。

     她刚回到侯府,身旁的丫鬟便说出事了,她还没来得及褪下衣衫便匆忙赶来韶松堂,半路上宝环将事情跟她说了一通,她听得心头直颤,可没想到一进门,听到的便是夏颖如此不知廉耻的话。

     “逆女!你瞧瞧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这话传出去叫人听见了,你还怎么出嫁!暗许心意,简直不知羞耻!”

     苏氏出生名门世家,最为遵循女子闺训,可她却没想到,自己最为骄傲的女儿,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神灵之意不可忤逆,庚帖之事已然表示她与卫国公世子并无可能,她越是执拗就越是冥顽不化!

     “母亲!”夏颖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一惯温和的母亲竟然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这门亲事,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最近这些日子,你就好好在屋里给我反省,庚帖我自会命人送回去,这门亲事就此作罢!”

     苏氏面色冷漠,不容置喙。

     夏颖脸上血色褪尽,双眸却缓缓凝聚成一片坚定,只听她的声音逐渐变得平和。

     “祖母,母亲,颖儿知道你们是为了颖儿好,可颖儿今年已经十五了,你们一直推脱颖儿的亲事,颖儿并无半分怨言,如今,就因为一只死猫,就要毁了这门亲事。若是有人故意陷害颖儿呢?难道颖儿就要为此断送姻缘吗?”

     她说这话时,眸子不由得转向夏楠,里头是溢不住的愤恨不屈。

     夏楠心间猛地一颤,却无他言。

     苏氏也听到了她的话,淡淡瞥了夏楠一眼。

     “你无需多言,此时我自有定论,总之,我是不会让你嫁入卫国公府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苏氏说的坚决,夏颖眼中泪光闪烁,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您若是不同意这门亲事,颖儿甘愿青灯古佛一生!”

     苏氏望着跪在地上的夏颖,眸中闪过一丝不忍,却冷冷道。

     “那你便去庵子内,同菩萨共度一生吧!”

     庚帖交换三日内如若不出事,这门亲事便是神灵应允的,可这三天内家中若是出了什么异常,这门亲事不是亲,是祸,还不知道会带来什么灾害。

     与其让夏颖嫁过去受害,倒不如断了这祸念!

     “母亲!”

     夏颖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苏氏冷冷打断。

     “够了!这件事情,你别无选择!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在屋里反省反省,来人,把二小姐带回屋里,没我的准许,不许她踏出院子半步!”

     苏氏眉色凌厉,唤了几个丫鬟把夏颖带了出去。

     夏颖面有不甘,却被几个丫鬟婆子推搡着回了闺房。

     她退去之后,苏氏仿佛落了一口气,她复杂地望了夏楠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

     纪氏开口了。

     “大房媳妇,这件事情,你去同卫国公府讲清吧,寻个好听点的由头,莫要让人家记恨了我们。”

     “是。”

     苏氏刚从宫中回来便遇到了夏颖这么一出,身心俱疲。

     夏楠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便退了出去。

     夏颖跟卫国公世子的事情已下定论,这婚姻是结不成了,不过这样也好,她也不会想前世那般被逼而死了。

     想到这儿,夏楠不由得吐了一口浊气,紧接着便是眸色一寒。

     夕颜阁内,惊鸿一直跪在地板上,二月的天,地板还凉着,她就这么一直跪着,眼眶微红,翩若跟几个二等丫鬟就在一旁看着。

     夏楠冷眼望着她,惊鸿见她回来,身子板得更直。

     “姐儿,都是奴婢的错,请您责罚。”

     夏楠直接越过她,朝语兰道,“把院子里所有丫鬟婆子都给我叫来。”

     不一会儿,院子里窸窸窣窣站满了人,夏楠站在她们跟前,冷眸扫了一众丫鬟婆子,却不言语。

     底下的丫鬟婆子原本还猜测着夏楠是何意,却被这冷眸一瞥,心中更是不停打鼓。

     她不说话,底下的人心中越没底。

     过了半晌,她才缓缓开口。

     “我平日里是不是太惯着你们了,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惊呼双眼泛红,底下一众丫鬟连大气都不敢出。

     “姐儿,惊鸿姐姐只是怜惜那只猫儿……”碧彤不经出声劝慰。

     “我让你说话了?”

     谁人不知道夏楠生性温和,对底下的丫鬟都是宽和有度,可今日的夏楠如此凌厉,让一众丫鬟越发惊惧。

     无人敢言。

     惊鸿眼眶通红,“姐儿您惩罚我吧,都是我的错,奴婢甘愿受罚。”

     “罚?当然要罚,若是不然,我这个小姐的话,可还有半个人信服。”

     “惊鸿身为一等丫鬟,违令行事,降为二等丫鬟,扣三个月月钱。”

     她的话说完,在场的丫鬟都不由得倒抽一口气。

     这个惩罚,也太狠了,惊鸿一下子从一等的大丫鬟变成二等丫鬟,还克扣了三个月的月钱,这一下子,她的地位便掉了下去,跟四个二等丫鬟同等地位。

     不过少了一个一等丫鬟,自然会从几个二等丫鬟里面提拔一个,如此想着,鸳儿不由得开口。

     “姐儿,您这惩罚也太重了吧,惊鸿姐姐好歹……”

     “犯错了就要受罚,既然你心疼她,那你也与她一起,扣一个月月钱。”

     哈?

     鸳儿睁大了双眼。

     这是什么情况?

     她只不过想要在夏楠面前刷个存在感,好让她感觉到她的‘善心’,为何还累及她,克扣一个月月钱!

     “凭——”

     鸳儿心有不甘,还想说话,却被一旁碧彤拉住了袖子。

     见夏楠如此心狠,院子里一众丫鬟婆子都噤若寒蝉,生怕再说错了什么累及自身。

     训完话之后,一众丫鬟婆子自行散去,夏楠独独留下翩若跟惊鸿。

     她仍跪着,对夏楠的惩罚并无怨言。

     “那猫儿你一直在照顾,为何会死在二小姐院子门前?”

     “回小姐的话,那小奶猫确实一直是婢子在照顾着,婢子本想等它伤好了便放它走,养了两日,它的伤也好了不少,婢子昨夜便偷偷从后门出去,把这猫放走了,婢子真的不知道,今早它为何会死在二小姐院子门前。”

     惊鸿说这话时,眸中带有哀色。

     她是真的很喜欢这只小猫,可奈何造化弄人,她前脚刚把猫儿放走,后脚它就死在了别人门前,更是连累了自家小姐。

     听闻她的话,夏楠眉头蹙得更紧。

     这件事情,根本无从查起。

     到底是谁将猫儿杀死,还丢在夏颖门前,夏颖失去这门亲事,对谁有好处?

     她着实想不出来。

     难道真的是意外?

     遣散了两个丫鬟,她则是揉了揉脑袋,细想事情来回。

     “鸳儿妹妹,你可算是踩着坑了,扣了一个月月钱,我都为你心疼,你说这表小姐也真是的,旁人做错了事还顺带连你也给罚了,这是什么道理嘛,我真为你不值啊。”

     说话的是芸香,先前夏楠让她接近芸香,她便找机会接近了,与她相处后发现二人性情相投,关系也日渐好了起来。

     如今在夕颜阁受了委屈,鸳儿立马找到芸香倾诉,听完芸香的话,鸳儿更是觉得不甘,却碍于夏楠的身份不好说什么。

     芸香又道,“诶,我真是心疼你,你说,这表小姐这么就这么狠,你平日里忠心耿耿,没少为她干活,可她倒好,一不开心,竟然还拿你撒气。”

     芸香一直在为鸳儿抱不平,她原本已经平复下去的心,一瞬间又被撩拨了上来,心中慢慢涌起了气焰,忍不住将她的不满全数倾倒出来。

     “芸香姐姐,你可不知道,这位表小姐有多难伺候,平日里,她根本不让我进她屋里,出门又只带抱月那个傻丫头,这几个二等丫鬟中,就我最没事情做,原本想着她兴许是想提拔我,可后来我见着其他二等丫鬟都或多或少得了奖赏,就我一人没有。而这次更是过分,竟然还克扣了我一个月的月钱!”

     鸳儿越想越委屈,也越来越气愤,竟将之前夏楠嘱咐她做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芸香姐姐,我真幸运能遇见你,我本来是故意接近你的,没想到,你才是那个对我最好的人。”

     “故意接近我?”

     “嗯,是表小姐,她让我接近你的。”鸳儿无话不说。

     “表小姐为何要这么做?”

     “这个她到没说。”

     芸香若有所思,伸手撩了下鬓发,这一下,鸳儿的目光便落在她纤细的手上,上面的指甲粉得发亮。她蓦地想起先前在马厩里看的,关于芸香跟马厩小厮的一幕。

     眸光微转,鸳儿默默把话咽回肚子里。

     次日,夏楠去向纪氏请安时,却见她眉间忧郁,似是有化不开的结。

     夏楠起身,来到纪氏身后,轻轻为她按压头上的穴位。

     “祖母,您长得这么好看,可别一直蹙眉,会不好看的。”

     她说着俏皮话,也没见的纪氏舒缓了眉头。

     纪氏拉着她坐下,遣走了屋里的丫鬟,只留下她与徐嬷嬷,这才道来。

     “楠姐儿,你平日里与颖姐儿交好,可知她是何时情根深种卫家二郎的?”

     闻言,夏楠心中不由得一凛,是因为夏颖?

     她如实道,“元宵灯会那日,我们曾与卫国公世子有一面之缘,那日回来之后,颖姐姐与往日似乎有了那么一点不同。”

     听了夏楠的话,纪氏叹了口气。

     “这个痴情种!”

     夏楠没有接话,过了半晌,只听纪氏道。

     “今日你大伯母本想回了卫国公府,可没想到庚帖却不见了,经一番查证,才知道是被送回了卫国公府。颖姐儿居然趁着我跟你大伯母还未行动,便将庚帖送了回去,应了这门亲事。”

     这话一出,夏楠双眉也不由得紧紧揪在一起。

     她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夏颖竟然如此胆大,不惜忤逆家中长辈,擅自偷了庚帖回应了这门亲事。

     她既是震惊又是觉得悲戚,夏颖当真对卫国公世子用情至深,不惜任何手段也要嫁与他。

     纪氏无言,夏楠也没有说话。

     卿涵院外,一道白色身形跪在门口,目光坚决。

     屋里气氛低压,苏氏冷着脸,目光冷然。

     宝环斗着胆子,开口说道,“夫人,这二月地板还凉着,二小姐已经在外面跪了一个时辰了,怕是要冻坏了。”

     “哼,就让她跪着!”

     苏氏被气得不轻,眉目全失了往常的温和。

     屋外夏颖身形摇摇欲坠,可却紧咬着下唇,一声不吭,眸中尽是坚定。

     她绝不悔。

     今日之事,她甘愿承担,她一辈子,统共就动这一次心,若是错过了,今后心死,此生又有何趣。

     “请母亲成全。”

     夏颖高喝,缓缓磕了一个头。

     “请母亲成全。”

     她再次高声,又磕了一个头。

     两个磕头下来,夏颖的额头已是红肿不已,身旁的流云急得不行,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姐儿您快起来,您受伤了。”

     不理会她的哭喊,夏颖倔强着继续磕头。

     流云哭成了泪人儿,可夏颖仍是不屈不挠,而屋里的大夫人,却仍没有丝毫松动的意味。

     屋里的宝环紧蹙着眉,暗暗打量着苏氏,她跟在她身旁那么多年,清晰地捕捉到了苏氏眸中一闪而过的不忍。

     她再次劝慰出声,“夫人,您先让二小姐进来吧,她跪了这么久,身子本就不堪,再这么磕头下去,会伤着的。”

     话落,苏氏原本坚硬的脸庞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她哑着声音,“让她起来吧。”

     夏颖被流云扶着起来,可双腿因长时间跪在地上,僵硬无比,一下子跌到在地。

     苏氏急忙跑了出去,将她扶了起来,眼角湿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