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3 出事
    九月一号上架,预求月票订阅支持,阿酒用更新来回报!

     *******

     小奶猫浑身雪白,通体玲珑,一双晶莹的眸子写满了惶恐,它的声音细弱蚊蝇,只见小腿处划破了个口子,正不停沁着鲜血,将周边雪白的毛发染红。

     这猫望着她时满脸惊恐,又是十分警惕,夏楠正纠结着要不要将它抱起,惊鸿的声音随之而来。

     “咦,姐儿,您也在,这只小奶猫居然跑到这儿来了。”

     “你知道这只猫儿?”

     惊鸿望向这猫儿的时候带着止不住的怜惜。

     “婢子也是方才才看到的,这小奶猫突然出现在院子门口,还受了伤,婢子刚想碰一下它,没想到它就跑了,还跑到您这儿来了。”

     听闻惊鸿所言,夏楠双眉不由得紧蹙,“这猫儿怎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院子门口?”

     惊鸿也疑惑,不过却道,“许是府里哪儿的流浪猫产下的吧,这小奶猫看着也不过个把月,个头还没巴掌大。”

     夏楠眉头蹙得更深了。

     “你去打探下,府里有谁养猫的。”

     “是。”惊鸿迟疑望了夏楠一眼,“那这猫……”

     “拿去丢了。”

     不是她心狠,而是如今非常时期。

     夏颖与卫国公世子方交换庚帖,最为忌讳家中出事,猫狗躁动不安已为不吉,见了血更为大凶。而她昨日才与夏颖说卫国公世子不是她的良配,如若这个时候出事,夏颖定然会怀疑到她的身上!

     “可是……”

     惊鸿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夏楠面色却冷硬无比,她愣了神,终究还是将猫儿抱了出去。

     如此又过了两日,这两日,夏楠都是呆在屋里,专心准备着纪氏的寿礼。

     忽而门口一阵悸动,紧接着便见夏颖红着双眼闯了进来。

     夏楠还未开口,她便怒喝。

     “为什么!夏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颖姐姐,你在说什么?”

     只见夏颖双眼涨的通红,面带痛色,薄唇惨白,指着她的手微微颤抖着,听到她的话,唇角更是掠起一抹嘲讽。

     “我在说什么?你自己做了什么心知肚明!还来跟我装蒜!”

     “我……”

     夏楠真的不知道。

     “你自己看!”

     夏颖身后的婢女走上前,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将手上的布袋往地上一丢,一只浑身布满血迹的猫儿便露了出来。

     死猫……

     夏楠双眸止不住地放大。

     “这……”

     她不是已经让惊鸿将这猫儿拿出去丢了吗?

     “我查过了,前天有丫鬟见到这只猫在你的院子里出现,后来不知怎地就不见了,而这猫,今早就死在我院子门前!夏楠,你是有多恨我?明知道今日是交换庚帖的最后一日!”

     夏颖哽咽出声,两行清泪止不住顺着洁白的面庞滑落,望着夏楠的目光带着深深的失望以及愤恨。

     “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这猫前日确实出现在我的院子里,不过我已经让人拿出去丢了……”

     听闻夏楠的话,夏颖怒极反笑。

     “丢了吗?”

     她话音刚落,身后便有丫鬟上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姐儿,前日奴婢见惊鸿姐姐从您的屋子里出来,正好抱着一只小奶猫,那猫儿好像受了伤,奴婢好奇问了惊鸿姐姐这是要干嘛,惊鸿姐姐说了要将这只猫拿出去丢,可昨日奴婢有事找惊鸿姐姐,她人不在屋里,可奴婢却在她屋外听到了猫叫声。”

     是鸳儿,她跪在地上,将事情全数吐露了出来,她一边道着,夏楠的眸色愈变愈冷。

     夏颖通红着眼,面色愈加惨白,她把屋里丫鬟全赶了出去,又道。

     “你都听到了吧!你还有什么话说!我的好妹妹,你真是好妹妹,我什么话都与你说,我把你当我最亲近的人,可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前日我还同你说起体己话,今日你就给我做了这么一出!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事,要是传出去,那我就嫁不出成卫国公世子了!你满意了吧,你满意了吗?!”

     夏颖的声声指责重重落在夏楠心间,她却是找不到话来反驳。

     惊鸿是她的丫鬟,这猫儿确实在她院子里出现过,而前日,她也却是同夏颖说过卫国公世子不是她的良配那样的话,可这件事情,确实与她无关啊!

     夏颖把她的沉默当成了心虚默认,眼中突然一片悲凉,笑得无比凄凉。

     她突然嗤笑道,“我早该想到,那日元宵会上,初见世子时,你便面色不佳,而后我与世子爷互动,你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最后竟还离了我们,我回来同你提起他,你也闭口不言!那时候我就该留心,就该想到的!你也喜欢卫国公世子,所以你就这么做!夏楠,你好狠!你明知道我心悦世子,你却还做出这样的事,我恨你!”

     “不是我。”怎么可能是她。

     夏楠的声音出奇的平静,平静得,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是你?那是谁?”

     夏楠沉默,她想凑近夏颖,可还没接近,她却像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一瞬间弹开了。

     “我的好妹妹,你可知道,这只死猫,是被路过我院子的徐嬷嬷送进来的?”

     她颤抖着声音,愈加哽咽。

     徐嬷嬷送进来的……那这件事情,一定会传到纪氏那边,交换庚帖的三日内家中出了事,这门亲事,定然说不成了。

     “我……”

     “我不会就此放弃这门亲事的!我会去求祖母!我绝不放弃这门亲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卫国公世子,我夏颖,嫁定了!”

     夏颖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夏楠也随之冲了出去,她生怕夏颖一冲动,会干出什么事情。

     她一出门,便被惊鸿拦住,只见她一下子跪在地上,红着双眼。

     “小姐,都是奴婢的错,是我没停您的话将猫儿留了下来,是我没看好它……”

     惊鸿还没说完,夏楠却早已越过她,径自往韶松堂的方向去。

     昨夜刚下过一场春雨,地还有些湿滑,夏楠跑得急切,冷不丁一个趔趄,她却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径自往韶松堂里跑。

     还未到韶松堂,便听里面传来纪氏气急败坏的声音。

     “这门亲事,我决不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