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0 毒蛇
    清风徐徐,温柔地拍打在人的脸颊上,不一会儿,俩人便恢复了些许体力。

     夏楠正想站直身子,初阳却突然一声轻喝。

     “别动!”

     “怎么了?”

     初阳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郑重,双眸死死盯着夏楠身侧,只见她薄唇轻启,“有蛇。”

     这话一出,夏楠瞬间绷紧了神经,丝毫不敢动弹。

     “这蛇是金环蛇,有毒,你莫要动弹。”

     初阳叮嘱完夏楠,便捡了一根约莫拇指大小的木枝,小心翼翼地靠近那毒蛇。

     夏楠紧咬下唇,不敢去看。

     初阳心一横,木枝横立在毒蛇面前,方向一转,直击毒蛇七寸,可突然,毒蛇像是被激发了凶性,蛇头一转,猛地袭往夏楠。

     初阳双瞳猛地一缩。

     夏楠几乎能感觉到毒蛇的贴近,千钧一发之刻,一枚凭空出现的石子一下子击中了蛇身,力量巨大,一下子将毒蛇砸晕了,毒蛇‘簌’地一声,飞快钻向林中。

     俩人几乎同时松了一口气,夏楠脚一软,整个身子顷刻之间往前倒去。

     她急忙伸脚,想要稳住身子,可她却注意到脚边的石子,冷不丁双脚一绊。

     夏楠吓得眯起了双眼,正准备跟大地来个紧密的接触,可没想到,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鼻尖猛地窜入一股熟悉的檀香味,夏楠一怔,猛地推开了那人。

     “夏姑娘?”

     夏楠眼睫微闪,不敢看向顾常庭,只能低垂着头。

     “多谢顾公子相救。”

     顾常庭望着她,眉间带着不解的神色。

     上次在夏威侯府,她也是这般,避他如蛇蝎。

     “楠儿,你没事吧!”

     初阳随手丢掉木枝,赶到夏楠身边,急忙查看她是否受伤。

     见她无事,初阳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望顾常庭。

     “顾公子,真是多亏了你,要不然,这毒蛇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对付。”

     初阳说得诚恳,这次若不是他,只怕夏楠又要因为她而遭殃了。

     “不过你不是与其他人一同行走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走散了,听到这边有声音,我便寻了过来。”这是在回到初阳的话,不过他随即转头望向夏楠,“我方才见你好像伤了脚?”

     闻言,夏楠的心猛地一跳,这话落在她耳尖,竟然让她的耳朵如火烧了一般。她小腿的疼痛只有自己知道,方才她的脚不经意刮在石头上,许是刮伤了,此刻正火辣辣的疼痛。她已经极力在控制表情了,可哪知顾常庭竟如此眼尖,将她的痛楚看在眼里。

     “并无大碍。”

     初阳并不理会夏楠所说,直接走到夏楠脚跟前,伸手在她小腿处轻轻一按。

     痛区被按住,夏楠冷不丁倒抽了一口气。

     “你还说没什么大碍!我看你这下子是连走都不能走了!”

     夏楠还想再说着什么,哪知初阳却对顾常庭说了起来。

     “顾公子,可能还要麻烦您了,你也看见了,楠儿的脚怕是不能再走路了,不然只怕伤口会更加恶化,所以……只能先麻烦您了。”

     原先爬上来时并没觉得这路有多长,可如今,夏楠却觉得这归途路极为漫长。

     熟悉的檀香味萦绕鼻尖,夏楠鼻尖一酸,竟是忍不住想要落泪。

     她不明白,明明已经决定今生势必要远离的人,为何偏偏总能凑到一起。

     前世她魂牵梦绕想要厮守到老的人,却恨她,怨她,伤害她。

     可如今重活了一世,却又再次交集。

     夏楠暗暗睁大了双眼,硬逼着将眼中的酸涩褪去,换上温柔的笑。

     顾常庭的步伐十分稳重,每一步都踩得十分稳当,夏楠一路上并未受过半点颠簸。

     她意外伤了脚,是不可能再去山顶上看风景的了,初阳又以她无法扶住夏楠为由,让顾常庭背着她下这山。

     幸而这是条小道,一路无人,他们倒也走的顺畅,顾常庭只要在快到山脚处时将她放下便可。

     一路无言,不多时,便到了山脚处,顾常庭缓缓蹲下身子,将夏楠放下。

     初阳扶住夏楠,俩人道了谢之后,便先行离去。

     顾常庭却站定在原地,笔直的身躯望着离去的俩人,若有所思。

     他们以为这一路走来,无人知晓,可却不知,这一切全然落入了两双眼眸之中。

     沈佳凝死死捂着嘴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生怕惊动了顾常庭他们。

     待他离去之后,她的身形才出现在他方才的位置。

     卫清晗气得浑身发抖。

     “他们,他们怎敢?!”怎敢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样的事情!

     身为女子,竟然公然任由男子背着下山,若是传了出去,她的名声便全毁了!

     沈佳凝铁青着脸,她的声音格外阴冷。

     “这件事情,你谁也不准说!”

     “为什么?!”卫清晗还想反驳些什么,可对上沈佳凝那双寒眸,她所有的话都卡在喉间,说不出了。

     若是这件事情捅了出去,夏楠名声败坏是一回事,可依照顾常庭的性子,势必会对夏楠负责。

     沈佳凝的眼眶缓缓变红。

     她绝不允许,自己即将到手的幸福就这么逝去!

     回到山下之时,云初耀等人早已在那儿等候多时了,见初阳扶着夏楠缓慢归来,抱月更是慌了神。

     “姐儿这是怎么了?”

     “你姐儿估计刮伤了腿,回去记得请大夫。”

     将夏楠转移到抱月身上,初阳又叮嘱了一些事情,亲自将夏楠送回侯府。

     其间,她一直接受着云初耀的眼神审问。

     她自知理亏,也只是默默地低垂下头,一声不吭。

     回了夕颜阁,夏楠这才换下将裤管卷起来,露出被刮伤的小腿。

     那石头着实尖利,她的小腿处刮伤了一大半,正不停地沁出点点樱红的血珠,就连那裤管上也沾染上不少,看起来十分惊恐。

     而夏楠却不以为然,不是她不怕痛,而且受过比这样更为疼痛的痛,相较之下,这点疼痛,便不算什么了。

     语兰推开了房门,见到的便是夏楠正望着她受伤的小腿时的模样。

     她取出白纱,轻柔地擦干血迹,又温柔地为夏楠上药,眼中满是怜惜,竟是忍不住出声。

     “姐儿您怎么每次出门总能带回一身伤,您怎地就这么不心疼自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