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7 喜事
    初阳脸色铁青,歉意望向夏楠。

     夏楠朝她投去安慰的眼神,转而落在向五身上。

     “向五姑娘真聪敏,这般言语真是让我这个当事人羞愧不已。不过说来也奇怪,夏楠不才,但也知道,倘若真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时,总有心虚愧疚的情感,可夏楠却未曾有过,且不说一些子虚乌有之事,就说夏楠胆敢面对天地,问心无愧,这便是夏楠的答案,向五小姐一直针对夏楠,不知夏楠可否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向五小姐?若是真得罪了向五小姐,向五小姐向来善良,想必也不会跟夏楠过不去的,对吧?”

     一番话落,在场的人望向夏楠的眼神都便了几分。

     夏楠这话,既是为自己辩白,又是将皮球不着痕迹踢向向五,她口中说的向五向来善良实则反话,谁都知道向五粗俗无礼,可在这么多人面前,向五又怎好悖了自己的‘善良’呢?

     她面色难看,却仍是挤出一丝笑容。

     “夏小姐真是伶牙俐齿。”

     “向五小姐真是谬赞了,论起口才,夏楠怎敢与向五小姐相较呢?”

     闻言,向五面色微变,夏楠虽然没有直面指责她,可从她的神情却看出了嘲讽。

     她在笑先前她向阎珏示好一事!

     “你不过是夏威侯府的表小姐,如今占着寻夫人的脸面便想要出尽风头,还真是太天真了。”

     向五的话无不是在说她身份卑贱,她父亲虽为江南巡抚,可到底江南离京城尚远,她只是一个暂住在侯府的表小姐,身份自然不能与京中贵女相较。

     更何况,她是前些日子才寻回的表小姐,甚至还没有一个体面的过去。

     这样的身份放在这样一群贵女之中,如渺渺尘埃,根本不值得一提。

     在京城众人眼中,她无非便是占着寻夫人弟子这个身份才能在京城贵圈中立足,不然谁识得她?

     向五这般,夏楠只是微微一笑。

     “夏楠身份低微,与在场各位小姐自然是比不得,当然也从未想过占着师傅的脸面出风头,倒是向五小姐处处针对夏楠,不知夏楠可是做错了何事?惹得向五小姐不快?”

     “当……”向五刚想开口,却立马被夏楠截下了话语。

     “当然没有,因为夏楠遵循女子闺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是从未与人有过恩怨,怎么可能惹得向五小姐不快?”

     夏楠面色柔和,侧过了身子,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向五的,用旁人所看不到的角度在她耳边低语道。

     “向五小姐在京中名声如雷贯耳想必不用我言明,如今你我身处蒋家,向五小姐可真是想与夏楠在这儿将事情闹大?若是向五小姐非要将事情闹大,夏楠自会奉陪到底,好歹我身后还有位师傅,就是不知这等事情过后,可还有男儿向你提亲。”

     一番耳鬓厮磨飞快结束,在旁人看来不过是两人眼神交汇几瞬。

     可向五早已冷下了脸色,面上更是带着强烈的不快,却隐忍着。

     旁人甚为好奇,也只见她闷声不语,愤愤离席,也没再找夏楠不快。

     一番唇舌之战,夏楠完胜。

     旁人兴许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可一旁的初阳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夏楠一番话语,将向五噎得有苦说不出,只能恨恨离去。

     简直大快人心。

     初阳随即向她投去你真厉害的眼神,夏楠却是哭笑不得。

     如今算是更向五结下怨了,她不怕向五针对她,倒是初阳,虽然强横,但心思却单纯,若是有人在背后做点小动作,只怕会入了别人的套。

     思绪之间,却听不远处传来丝丝骚动,似是来了什么大人物一般。

     “寻夫人今日能抽空前来鄙人小宅,真是让我们蒋家蓬荜生辉啊。”

     说话的是蒋家三房之人,他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中,也让身在屏风后的女眷们知晓了来人。

     听闻来人是寻夫人,诸多夫人又将目光放回夏楠身上,其中夹杂着不少艳羡与嫉妒种种。

     夏楠自然不予理会,她径自站起来,对着初阳道。

     “走吧,陪我去见见师傅。”

     蒋家宅院阔达,夏楠绕过屏风,目光落在不远处一席淡灰色身影上。

     寻夫人衣着向来喜素,这次来蒋家,依旧是素色衣着。

     从夏楠这边望去,正见着有不少官宦与她套近乎,寻夫人脸上始终是挂着淡淡的笑意。

     但聪明者总能看出其中的疏离,多少年的不谙世事,如今重新卷入朝廷风波,谁都猜不透她的意图,但谁都懂,如今的寻夫人,比起当年的,自由更强。

     诸多人懂得她的冷淡,也只是打了个招呼便回了自己的座位,夏楠走到寻夫人身边时,她的身旁早已寥寥仅剩几人。

     “师傅。”

     寻夫人目光落在她身上,见她神采焕发,并无丝毫被流言纷扰的现象,才点了点头,叮嘱道。

     “今日不论发生何事,你都莫要参与其中,宴会过后,你随我去公主府,我教你一些术法。”

     寻夫人话语里淡淡的关怀之意夏楠听得出来,却是意外她的话。

     不论发生何事,她都不要参与其中?

     这说明,师傅她已经算到了些什么吗?

     言毕,寻夫人目光轻飘飘落在了初阳身上,随即又移开。

     一场宴会很顺利的进行,众人其乐融融。

     宴会过后便是歌舞,这次蒋家声势浩大,邀请来的也是京城最有名的戏班子。

     舞台上戏文咿咿呀呀,衣着繁华绚丽的戏子们在台上尽情舞蹈,台下的官员们互相阿谀,暗暗藏着不知处的刀光;贵妇们你来我往陈赞彼此,眼角的笑意却抵挡不住眼中的鄙夷厌弃。

     全然虚假的人,此时却营造出一种异常的祥和假象。

     “各位,今日趁着此次宴会,鄙人在此宣布一件喜事。”

     开口打破这份祥和的是蒋大爷,只见他面上堆满笑意,转而望向左边。

     蒋泽依旧是一身端庄正派,他款步而走,每一步都像是经过精准的测量,脚步不轻不重,异常赏心悦目。

     蒋大爷含笑望着身旁的儿子,面向众人道。

     “今日的这份喜事便是我儿蒋泽的婚事,阿泽将在一个月后,迎娶赵侍郎府四小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