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 前世(一)
    (本书并未完结)

     春去秋来,时光荏苒,转眼间,又是一年冬季。

     雪花飘絮,有如丝绒般柔软的触感落在掌心,微痒,微凉。

     碧波湖已微微结冰,冰层只有薄薄一层,有柔软雪花落下,散在冰层上,犹如洁白鹅毛。

     夏楠望着这片斑驳琉璃般的湖面,眼神微闪,渐渐划过一抹痛楚。

     第一次见他,也是在这湖边,那时她正桀骜地同婢女玩得正欢,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就要往湖里落去,突然间,便是一双有力的手将她的腰身箍住,将她从危险关卡救了回来。

     蓦地对上一双温润关怀的眼,那双眼里有她从未见过的光芒。

     只此一眼,她便沦陷。

     她发了疯的喜欢他。

     喜欢得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都给他。

     她对他死缠烂打,成为京中人的笑话,连带着他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所谈论的对象。

     夏楠很恼怒,她可以不管不顾他人的眼光,可他却不行,他有他的骄傲,他是天之骄子,怎容得他人这般置喙。

     为了能与他光明正大走在一起,她不禁爆出了自己的身份。

     她是夏威侯府的嫡出小姐,有着敞亮的身份,她怎会不能与他在一起呢?

     违背了纪氏的意愿,她知道这样很傻。

     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顾常庭不过是低浅的一个笑颜,她都能欢喜好久。

     旁人所什么她都能视若罔闻,可偏偏,记忆中一直对她温和谦逊有礼的人,却是从未对她有过真正的温柔。

     顾常庭一直对她都是所谓的进退有度,恭敬有理,任她再如何刁蛮,始终是如沐春风的模样。

     夏楠喜欢的是他这幅模样,可后来,她开始心慌了。

     她见到了他对待沈佳凝不同的样子。

     不同于她的温和却疏离,他望向沈佳凝时,眼中有暖意,有亮光。

     那日柳树下,顾常庭轻轻为她摘下头上的嫩叶,沈佳凝抬眸,一双莹眸满是盈亮,望着顾常庭,白皙脸庞悄悄腾起两朵红云,峨眉杏眸,美人娇俏。

     夏楠亲眼见着顾常庭唇角扬起的那抹笑,由心而至。

     他眼底的光,是她从未见过的。

     日光西斜,将两人的身影拉得老长。

     男子身形高大修长,女子玲珑娇俏,站在一起罔若璧人,这一幕,狠狠刺疼了夏楠的眼。

     没有人知道她胸口中压抑着多大的愤怒,才忍着没冲上去将两人分开。

     她可以不顾所有人的目光只为他,她甚至不惜违背祖母的意愿,只想要能有个真正的身份与他走在一起。

     可他……眼光却从未落在自己身上……

     一切……似乎都是那么无力。

     她恨沈佳凝吗?

     恨吧。

     恨她抢走了她好不容易喜欢上的人。

     可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恨她?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夏威侯府二房嫡出大小姐喜欢顾常庭,顾常庭也知道,可他就是不喜欢她。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刑部尚书幼子顾常庭喜欢沈佳凝,顾常庭知道,沈佳凝知道,就夏楠不知道。

     那天她失魂落魄回到府上,所有人都用厌恶的眼光望着她,可她毫不在意,也不想去在意。

     她在苑子里狠狠发了通脾气,纪氏来看她,却也只是一直摇头。

     她哭着求纪氏将她许配给他,可还是未能如愿。

     那个时刻她仿佛又回到了宁乡那时候,所有的孤独无助,惊恐彷徨,最终化成了深深的愤恨。

     “姐儿,您为何不去找沈小姐呢?您对顾公子用情至深,婢子相信沈小姐一定会成全你们的。”

     耳边传来鸳儿的轻语声。

     夏楠猛地一怔,喃喃自语似得道。

     “她会吗?”

     “只要姐儿您诚心,婢子相信,沈小姐一定会成全您的。”

     “可是……他们已经有了婚约……”

     那日,她约了沈佳凝出来。

     约在城外的柳湖边,沈佳凝很美,温婉轻柔如江南女子之美,她肌肤****,仿佛一掐便能掐出红痕,夏楠忍不住握紧了掌心,手掌里传来肌肤的粗糙感狠狠刺痛了她的心,但她面上依旧不变。

     她看着她,她也看着她。

     四目相对,夏楠最终还是先开口。

     她经不住微垂着头,道出了让她难以启齿的话。

     “你……可不可以把常庭……还给我?”

     答案可想而知。

     “他从不属于你!”

     夏楠不死心,试图想说服沈佳凝,可后者面色虽温婉,可眸中却满是坚定。

     夏楠急了,猛地上前抓住她的手,不住地摇晃。

     “不行,你必须要将他让给我,不然我……”

     “啊……”

     夏楠面目狰狞,接连摇晃着她,沈佳凝身子不住地往后退。

     柳湖边湖水低浅,如今又是冬季。

     沈佳凝身子被夏楠拉扯住不断往后退,夏楠忽地一用力,她整个人猛地往后倒去。

     ‘扑通’一声,她的身影猛地落入湖中。

     “小姐!”

     “沈小姐!”

     夏落与夏娴正好出来,正好瞧见了沈佳凝落水的一幕,飞快地赶到湖边想要救人。

     沈佳凝身边的丫鬟慌了神,哭得六神无主。

     夏楠更是呆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天地冰寒,湖面上已是结了一层薄冰,沈佳凝掉落下去已有片息,夏落等人忍不住大声呼喊,急忙找人前来救助。

     柳湖对面是杨树林。

     只见不远处两抹身身形往这边飞奔而来。

     一道身着玄衣,气质温润翩然,一道紫衣披身,身形修长面目刚毅。

     玄衣男子听见在场人的呼喊,面上闪过一丝慌乱,猛地跳入湖中。

     夏楠双瞳猛地瞪大,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很快,他便将人救了上来。

     沈佳凝早已失去了知觉,顾常庭抱着她,面带慌乱,一身寒气逼人,却顾不得浑身的冰冷,急忙望向怀中的人,原本淡然温润的姿态尽失。

     “顾公子,快送沈小姐就医!”

     还是夏落提醒,顾常庭才幡然醒悟,急忙抱起她飞快就要往医馆赶去。

     夏楠没忍住出声,顾常庭果然站定了脚步。

     只见他身上的衣衫紧贴着身躯,头上仍有水珠滴露,身上散发着不尽的寒气,可寒气虽重,却抵不上他眼中一汪寒泉半分。

     他面目阴沉,眼神更是冷得可怕。

     顾常庭越走越近,夏楠却想后退,可双脚仿佛生了根,动弹不得。

     那是她第一次见他出现如此焦急阴冷的神色。

     他从来都是那么如沐春风,罔若世间一切都未能撼动他半分的温雅模样。

     可是今日,夏楠却慌了神。

     她对上他的眼,口中只喃喃道。

     “不是我。”

     “你最好希望她好好的。”

     留下这句话,顾常庭头也不回地走。

     夏楠怔在原地,心口发寒。

     为什么?

     她并没有想把沈佳凝怎么样,她并没有推她落湖,不是她。

     可没有人听她解释。

     柳湖边的人渐多,望向她的眼神更是带着谴责,有的人早已怒骂出声,有者口不择言,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夏楠冷得发寒,却没有一个人替她说话。

     夏娴夏落两人站在不远处,神情惶恐。

     讽刺极了。

     她转头,却对上了一双幽深的瞳眸,瞳眸的主人长得极好,比起顾常庭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夏楠却无半分欣赏之意,那人的脸上,写满了冷漠。

     是啊。

     冷漠。

     这世间的人,何曾待她温暖过。

     如若不是那天嬉笑湖边对上一双温暖的眸子,她想,她也不会那么不顾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