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2 直白一点
    听夏楠这番话,李氏腾地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怒视她。

     “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不知礼数!好,既然你问心无愧的话,那你就让我搜,如若云小姐真的在你这儿的话,那你可要担起以后的责任,省得让旁人说了侯府去!”

     李氏一番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丝毫不顾及纪氏已经全然黑着的脸,目光更是死死落在她的身上,恨不得瞪出来一个窟窿。

     夏楠不卑不亢,对上李氏的眸子更是无半分怯意。

     “全凭三舅母决定,不过楠儿要提醒您一句,您手下的丫鬟婆子,看起来可没那么干净。”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夏楠扬唇,唇角扬起一抹讽刺。

     初阳既然呆在她这里,她便早已想好对策,怎会让侯府里的人当真找到她。

     “好了,无需多说。李氏,你既然这般确信云小姐便藏在楠姐儿院子中,那让人去查了便是,可若是没有,你又该如何作答?”

     “我的人看着绝对不会有错。”

     李氏仍坚持着,夏楠面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并不言语。

     过了纪氏的准许,李氏便让手下的婆子去搜夏楠的屋子。

     夏楠面色恬淡,似是毫不在意,偏偏她越是这幅模样,越是让李氏起疑。

     “楠姐儿,你可莫要耍什么坏,云小姐真在你院子里便快让她出来,莫让云府担心了去,也伤了两府之间的和气。”

     李氏仍是不死心地想从夏楠口中打探出些什么,可奈何夏楠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她也只能悻悻地转过头,却是打量起了屋子。

     夏楠的屋子所有一切用品都是按侯府嫡女来摆设的,从前这儿便是夏研的闺阁,如今住了夏楠进来,苏氏更是添了不少上好的用品,如今这儿竟比夏研之前还要精美,李氏看着双眼忍不住发酸。

     这屋子比她的听雪阁还要好!

     真让人气愤。

     等下真让婆子找着了云小姐,看她怎么百口莫辩!

     李氏如此想着,便也放下了心,面上更是多了几分笑意。

     不多时,几个丫鬟婆子便进了屋,只是面上却不像来时那般擒着笑意。

     李氏连忙问道,“怎么样?云小姐呢,找到了没有,快带出来让我们看看,莫要怠慢了她……怎么都不说话?”

     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只见几个婆子试探性地望向了她一眼,面露紧张,最终支支吾吾说道。

     “我们找遍了整个夕颜阁,还是……还是没能找到云小姐。”

     说完,几个婆子扑通跪下,似是害怕李氏发怒。

     “怎么可能?!”

     李氏腾地站了起来。

     “你们几个是不是偷懒没有给我仔仔细细寻找?”

     “夫人饶命啊,婆子我们真的认认真真找遍了夕颜阁,就连院子一些边边角角的角落都找遍了,可还是没能找到人啊!”

     几个婆子说得诚惶诚恐,那样的眸色落在李氏眼中却让她更加厌恶。

     “这……”

     她还想说什么,可转头却对上夏楠一双含笑的眼,不知怎地,她只觉得心中发寒。

     “三舅母,您还是不信任楠儿吗?初阳失踪楠儿也很是焦急,楠儿不知您是如何怀疑到楠儿身上的,如今事情已经查清,初阳并没有在楠儿这儿,还请您还楠儿一个清白。”

     夏楠面色坦荡,目光直视李氏,倒是叫她不敢对上这双眸子。

     李氏面色难看,一时之间也找不出话来反驳,更是狠狠瞪着地上的婆子。

     纪氏见此,眼中失望更多了几分,李氏紧张地望向纪氏,却见她一脸满是失望,也没脸呆在夕颜阁,匆匆跟纪氏道了句便离开了。

     李氏走后,夕颜阁这才恢复了平静。

     晨光伊始,如今不过是辰时,正是一日当中最为珍贵之时。

     纪氏望着夏楠,面上带着和善的笑。

     “听说楠姐儿屋里有个丫鬟吃食做得极好,正巧祖母今早也未曾用膳,不知楠姐儿可否供了祖母这顿早膳?”

     夏楠嗔了她一眼,“祖母真会取笑楠儿,您在楠儿这儿吃早膳楠儿求之不得呢,我这丫鬟别的不会,最会是一手好手艺,保准教您满意。”

     夏楠嘴甜,不一会儿便哄得纪氏满脸笑颜。

     祖孙二人聊了会,早膳便已经做好送了上来。

     抱月依旧是那副憨厚的面容,只是见到纪氏时面上难免闪过一抹急促。

     她为她们摆好了碗筷,正欲离开,哪知纪氏却叫住了她。

     “再取一副碗筷吧。”

     纪氏依旧是一脸的和善,夏楠诧异望了她一眼,又是忍不住扬起了唇角。

     是啊,初阳在她这儿的事情,瞒得过李氏,可瞒不过纪氏。

     祖母那么掌管后宅那么多年,能将偌大的夏威侯府管理好,什么事情没见过,她这点,小动作,怎么瞒得过祖母呢?

     抱月闻言,又看了一眼夏楠,这才去取了一副新的碗筷。

     “你三舅母不在,叫初阳出来吧,我也好好看看这个丫头,真是个胆大的,离家出走也闹得人尽皆知。”

     “是。”

     夏楠并没有隐瞒,纵使这世间任何人如何,纪氏总是站在她这边的。

     很快,便见一抹嫩红色的身影从门外进来,那人扎着双丫鬓,面上覆着红胭脂,满脸笑意。

     正是初阳。

     “老夫人早安。”

     初阳倒是很自如,望着纪氏一点都不局促。

     纪氏见她这幅装扮,心中更是多了几分了然。

     “你这丫头,主意倒是不少,扮成丫鬟,可真没人认得你,哈哈哈。”

     这鬼灵精,扮成丫鬟的模样,叫人如何找的出来,就算见到了,那些婆子也只会认为是一个小丫鬟,谁会认为一个堂堂云府小姐竟然在这儿变成了一个小丫鬟。

     “老夫人您这可就错了,这可不是我的主意。”

     初阳说完,用眼神瞄了一眼夏楠。

     纪氏见此,更是大笑出了声。

     “那肯定是你带坏我们家的楠儿。”

     初阳与纪氏相谈甚欢,一老一少便这般聊了起来,欢声笑语阵阵传来,夏楠坐在一旁,听着两人似是不着调的对话,面上露出了发自肺腑的笑。

     “老夫人,我知道这样做不好,可我也是别无他法,您就莫要责怪楠儿了。”

     初阳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纪氏这般模样已经表明了态度,她还要故意说出来,播她一言。

     “你是不满意你祖父给你挑夫君?”

     纪氏没有直接回答,倒是问起了旁的。

     “我就实话跟您说吧,我不是不满意祖父给我挑的夫君,是我根本就不满意这桩婚事,我性子放荡不拘,婚事也要自己做主,我虽不知我祖父为何给我挑了蒋家这门婚事,但我打心底的厌恶,所以才有了今日这个样子了。”

     本以为会换来纪氏的说教,哪知她却并没有说话。

     初阳示意夏楠说话,夏楠接收到她的示意,也只能开口道。

     “祖母,这件事情,楠儿是站在初阳这边的,女子一生最重要的便是寻一个如意郎君,强扭的瓜不甜,若是真的成了这门婚事,也不一定是好事。”夏楠顿了顿,“更何况,蒋家与云家还颇有些渊源,楠儿怕……”

     夏楠的话说到这儿便断了,纪氏会懂的。

     当年的事情,她是清楚的。

     如若没有当年蒋文峰与云侯雄两人之间的交情,初阳无论如何,是怎么都不会与蒋泽扯上关系。

     夏楠望着纪氏,纪氏眸中闪过一抹深邃,对上夏楠的,却缓缓摇了摇头。

     “天道轮回,也不知是福是祸。”

     两人对视说着,初阳在一旁却是看懵了。

     怎么这事情明明是围绕着她在说,可她却听不懂两人讲的究竟是什么?

     “楠儿,老夫人,你们能不能……说得直白一点?”初阳试探性地问,目光灼灼在两人身上流连。

     纪氏浅笑,“初阳丫头若是真不想嫁,那变留在这儿吧,云祭酒并不是那么不明事理的人,他会想通的。”

     这话初阳听懂了,纪氏这说的,便是认同她的做法了,还准许她出现在侯府里,这真真太棒了!

     “谢谢老夫人,您是我见过最最最美丽的夫人了!”

     初阳笑得欢,吃起早膳来也更香了几分。

     早膳至尾声,初阳也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楠儿,老夫人,初阳就不打扰你们祖孙俩叙旧了,便先回屋了。”

     夏楠深知她的回屋,确实是回屋,只不过回的是听竹轩罢了。

     她一番乔装打扮,侯府里的人也认不出她来,夏楠便随了她去。

     况且,看纪氏的模样,似是有话要与她说。

     “蒋家的乔迁宴在后天,到时楠姐儿你随你父亲一同前去吧。”

     闻言,夏楠瞪大了双眸。

     纪氏抚了抚她的头,眸中满是怜爱,“蒋家乔迁宴在后天,届时会有许多官宦前去,蒋文峰当年在朝中颇有势力,如今蒋家有明王撑腰,又是重入官途,还是会有不少官员前去祝贺的。蒋家也邀请了夏威侯府,虽然夏威侯府与蒋家并无多深的渊源,不过当年你祖父也与那蒋文峰同为官僚,你祖母我又与他相识,于情于理,去一趟也是不为过的。”

     纪氏都知道了。

     夏楠所猜测所想的,她都知道了。

     纪氏抚着她的手,像是抚摸小孩子般,将她的手放在掌心把玩。

     “当年蒋文峰一事,你祖父也参与了其中,虽不是针对蒋文峰,在那桩事情上,却也误打误撞撞上了。”

     “祖父当年,为何会参与进玉林之乱?”夏楠不自觉问了出来。

     如今纪氏是愿意与她说得,不然也不会让她去参加蒋家的乔迁宴。

     “当年蒋文峰曾追求过我,你祖父又年轻气盛……”

     夏楠见纪氏面上带愁,也不知该作何安慰。

     蒋家三番两次刺杀她,是为了她手中的七星梅花宝盒,但在纪氏心中,可是否也有几成的担忧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呢?

     “云侯雄与蒋文峰感情深重,但初阳这般闹腾,他最终也会心软的,这次你去乔迁宴上,只要跟着你父亲便成,到时初阳也会在场,你只要默默看着便行,出门在外,万事小心。”

     “祖母怎知道初阳会出现在乔迁宴上?”

     闻言,纪氏望了夏楠一眼,面上挂起慈祥的笑颜。

     “云祭酒对初阳那丫头的疼爱可不比我对你的少,你觉得,初阳在这儿的事情瞒得住他吗?”

     纪氏落下这话,便离开了。

     留下夏楠站在窗前,对着晨光,面上也发出一抹清甜的笑意。

     云祭酒,真的是很疼爱初阳。

     她也明白了。

     云祭酒深知初阳反抗,也不想勉强她,便顺着她的意,让她不愿嫁人的消息放大,这样虽会让他无颜面对蒋家,可却也是一种解决之法。

     也只有这样,初阳才不至于成为蒋家的棋子,而他则欠了蒋家一个人情,若是蒋家出事,他也不会不帮。

     “姐儿。”

     一声呼唤唤回了夏楠的思绪。

     她转身,便见碧彤正站在她身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怎么了?”

     夏楠走到梨花木桌前坐下,端起一杯清茶,轻抿了一口。

     “您让婢子一直注意鸳儿,婢子注意到了,鸳儿她昨日去了玲苑。”

     碧彤的话让夏楠不由得蹙眉。

     “玲苑?”

     这段时间以来,她以为玲苑已经消停了,没想到,如今是又准备来掺和一脚。

     再联系起今早李氏的一场闹剧,她便不由得冷笑出声。

     房姨娘无时无刻不想把她拖下水,如今被困在院子中还能有能力出来搅和,看来真的太清闲了。

     她本是想等童先生这般事情解决之后再去解决房姨娘身上的事情,若是她这般下去,她倒是不介意提前一把。

     不过是一个姨娘,有的是手段将她打发走,杜绝后患!

     “鸳儿如今在哪?”

     “她去了厨房,说是要为小姐您取些糕点吃食。”

     “呵,她倒是会借着我的名义去厨房讨吃的。”

     夕颜阁的人都知道,夏楠一惯只吃抱月所做的吃食,甚少用大院子厨房里的,鸳儿所说的这些,只怕是全落入了她的口中。

     “我们也去看看,看看她到底能讨些什么样的吃食来讨我欢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