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偏心
    正稳妥踏足的马车四角挂着金丝垂鬓流苏,车厢顶上一颗琉璃金珠,车身附着金缕云纹,往来通道的人都识得,这是夏威侯府的车,正往玉林胡同走着。

     说到玉林胡同,全京城几乎无人不知,玉林胡同位于京城最为繁华之地,隔壁又是琳琅街,在这里所住之人,非富即贵。

     而夏威侯府便建在玉林胡同中间。

     马车停下,纪氏率先下了车。

     夏楠也随着下了车,印入眼帘的便是一座大气恢弘的府邸。

     府邸高高悬挂着一幅牌匾,上面用鎏金烫着夏威侯府四个大字。

     “母亲您终于回来了,这天真够冷的,快些进来吧,儿媳为您备了驱寒的红姜糖水。”说话的是一位不出三十的妇女,长得珠圆玉润的,夏楠记得,这是三房的李氏,她见纪氏从马车上下来,便第一个迎了上来。

     立在侯府门前等纪氏的除了李氏,还有长媳苏氏,以及各房的嫡子嫡女,姨娘,庶子庶女,站满了整个门口。

     纪氏见这满门的人,眉头不由得蹙起,“天寒地冻的,都进去吧。”

     所有人都围在纪氏身边,倒是将纪氏身边的夏楠给挤了出去。

     纪氏蹙起了眉,本想将夏楠拉到自己身边,眼见便瞥见世子夫人苏氏迎上了夏楠,素手轻挽她的手,纪氏这才眉头一松,露出满意的神色。

     “这就是表小姐吧,长得真好,外面这般寒冷,快随我进府。”苏氏握住了夏楠冰凉的手。

     一群人环绕着进了侯府。

     纪氏所在的院子叫韶松堂,一进去,里头的暖气便铺面而来,纪氏坐在主位上,其余各房按着主次端坐在下面的位置上。

     夏楠则是站在纪氏身旁,只见她面色如玉,人比花娇,长相娇艳,眸色却是淡淡的,这会儿韶松堂里有着不少人,却不见她有一丝怯场,倒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纪氏眼中擒着笑意,似是对夏楠的表现很满意,不卑不亢,亦不怯场。

     李氏眸子转了转,笑道:“这便是表小姐吧,总听老夫人记惦,今儿终于见到本人了,长得可真好。”

     夏楠浅笑以示回应。

     纪氏拉过夏楠的手,褪下手中的白玉翡翠雕绞丝纹手镯戴上夏楠手腕,“这是表小姐,我的楠姐儿。”

     底下有姐儿见纪氏褪下手上的手镯给了夏楠,便小声嘀咕,“祖母可真偏心,我瞧着她这白玉翡翠雕绞丝纹手镯许久了,竟给了一个外家的表小姐,自家嫡亲孙女却不给。不就是一个流浪在外的乞儿,凭什么住进侯府,还用那么好的东西!”

     夏娴嘀咕着,旁边的夏落扯了扯她的袖子,“别乱说,当心被祖母听见。”

     夏娴噘着嘴,冷眸直视夏楠。

     苏氏见纪氏毫不掩饰表现对夏楠的疼爱,含笑褪下了手上的金镶红宝石双龙戏珠手镯放到夏楠手里。

     苏氏给了礼,李氏嘴角一抽,这老太太跟苏氏一个比一个大方,虽不情愿,但李氏也只能拔下头上最贵的双凤衔珠金翅步摇递给夏楠。

     “玉珠还在闺阁时便生得貌美,果不其然,我们楠姐儿也是不输你母亲当年风范。”

     李氏所说的玉珠,乃是纪氏的第三女,夏玉珠,嫁江南巡抚嫡子为妻,生一子一女,十四年前育有一女,不慎走丢,至今未归。

     而夏楠此次,便是顶着这“走丢”的表小姐之名,住进夏威侯府。

     李氏这话一出,苏氏奇异地看了一眼李氏,暗暗摇了摇头,这么多年,李氏还是没学聪明。

     老夫人所出的四女儿夏玉珠早在几年前便离世,这世上最凄凉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加上老夫人之前跟夏玉珠曾有过隔阂,这件事变成了她心中的一根刺,若不是夏玉珠出事,夏楠又是近日才寻回,老夫人怎会如此疼爱夏楠。

     如今李氏再次提起,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直戳纪氏伤口。

     果不其然,闻言,纪氏面色微沉。

     “楠姐儿自然生的极好。”

     转头对苏氏道。

     “老大媳妇,楠姐儿今儿起便在府中住下了,你给照顾着些。”

     这话是说给下面的少爷小姐们听得,也包括李氏。

     “母亲,淑妃娘娘的夕颜阁虽空着,但每日我都有安排人打扫,也倒是干净,楠姐儿不妨可以住那。”

     苏氏育有一子二女,长女夏研前些年进宫为妃,凭着瑰艳姿色获得当今皇上宠爱,如今已是庶一品的淑妃娘娘。

     纪氏闻言摇了摇头,“淑妃娘娘的夕颜阁还是得留着,我这韶松堂还有个小苑子,楠姐儿便住在我那儿就好。”

     纪氏这话一出,更是引起了一阵哗然。

     让表小姐住在老夫人院子里,那可是从未有过的事。

     李氏蹙眉,试探地说出声,“母亲,让表小姐住您院子,恐怕有些不妥吧。”

     “有何不妥,我身子骨还硬朗着呢,再说,韶松堂这么大,我一个人住着怪寂寥,楠姐儿陪着我,正好解解闷。”

     哼,她要是不把楠姐儿留在自己院子,那不还得被他人欺负了去。

     她处处维护夏楠,就是要这府里的人知道,她有多么疼爱这个表小姐,立立威,看他们谁敢欺负楠姐儿。

     李氏嘴角抽了抽。

     您要是想解闷,那么多嫡亲孙子孙女的,为何偏要找一个表小姐!

     “既然如此,那儿媳便派几个人去收拾下苑子,再拨几个人给楠姐儿使唤。”苏氏笑道。

     “外祖母,楠儿听大舅母的安排便好了,凡事得有规矩,若是今日您打破规矩让楠儿住在韶松堂,那楠儿要良心不安了。”

     前世便是因为纪氏对自己的偏爱,府中几个姐儿的不满,暗中给她使了绊子,惹来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这一世,她要好好规划,不愿为了这些内宅之事浪费时间。

     “可是……”

     纪氏还想再说什么,但望进夏楠执着的眸子,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她只是心疼自己这个孙女,生下来便无母,在她膝下养到不过五岁便送去宁乡那种贫瘠之地,饱受凄苦,如今归来还不能以原本身份,偏偏还乖巧懂事,让她怎能不心疼呢。

     “既然楠姐儿执意如此,大房媳妇你便好好安排吧。”

     纪氏如此偏爱夏楠,李氏早已变了脸色,见夏楠自己懂得进退,脸色这才缓了下来。

     她就不明白,为何老夫人要将一个遗失在外的外孙女带回来,按理说,夏楠被寻回,要回的也是江南巡抚的家,凭什么来到了侯府?!

     众人散去,苏氏领着夏楠去夕颜阁。

     夏楠对苏氏的印象是极好的,苏氏身为长媳,对公公婆婆恭敬有礼,身为主母,井井有条地处理家宅内事,为人处世大气宽容,落落大方,加上生了一子二女,子女又是个争气的,人生如此顺风顺水,以至于苏氏已过了四十之年,却像是不到三十之人。

     不过前世的苏氏,却没落得个好下场,夏威侯府被指谋逆,老伯爷跟世子相继入狱,淑妃娘娘为娘家求情,不料被后宫之人陷害,打入冷宫,她的二女儿夏颖嫁入卫国公府,因娘家之事,为撇清与夏威侯府的关系,被国公府逼着上吊自缢。

     接连打击之下,苏氏一病不起,就此病逝。

     夏楠望着眼前这张温和柔润的脸庞,内心却是说不出的感觉。

     夕颜阁离韶松堂有些距离,走过曲折的俄卵小径,又经过苏氏的卿涵院,这才见着一座建设精致的楼台小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