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 皇后
    夏威候老夫人紧了紧夏楠的手。

     “楠姐儿,不怕。”

     纪氏的手覆上夏楠的,只觉一阵冰凉,却不知她是因这天地冰寒,还是惊惧。

     “祖母,楠儿不怕。”

     夏楠目光落在纪氏身上,纪氏身穿暗红色八吉纹革丝褙子,头上戴着一只莲花佛字金簪,手上还挂着一串凤眼菩提镶茄楠珠手钏,拇指微微拨动着上面的楠珠,一身庄重稳妥,是要进宫见皇后的装扮。

     纪氏面目慈善,眉宇间却是淡淡的忧愁,关怀望着她。

     夏楠心一暖,不由得忆起前世,祖母,是这个世上唯一真心待她的人。

     马车路过颠簸,平稳前进着,夏楠的心,也随之平静。

     刚才在来途的路上,祖母纪氏便将到了皇宫该如何做等事告知自己,还叮嘱她切记少言,生怕她出错。

     可是纪氏却不知,这条路,她已经是第二次来了。

     依旧是去往皇宫的路,依旧是掌心的温度,只是这一次,她不会再像前世那般,凄惨而死。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只听一声尖锐声响。

     “皇宫已到。”

     夏楠与纪氏下了车,车外太监正弓着身子,面目带笑,恭敬地对夏威候老夫人引路,不动声色打量了夏楠一眼。

     “奴才奉皇后娘娘的命来领老夫人进宫。”

     “有劳公公。”

     纪氏身旁伺候多年的徐妈妈往公公手中塞了一个香囊。

     太监暗暗掂量了下,眼珠子微转,便道:“皇后娘娘前段日子偶感风寒,好了之后便甚是思念老夫人,今日特招您进宫相陪。”

     太监身处深宫多年,见过贵人无数,虽疑惑为何皇后要见的是夏威候老夫人,而老夫人身边却跟着个脆生生的小丫头,但毕竟是人精,这种事情,还不是他可以知晓的。

     夏楠望着这红瓦青墙,飞檐雕壁,琉璃金辉,心中思绪万千。

     皇后这哪是偶感风寒已好,明明是已病入膏肓才思及她。

     不然为何会让她千里迢迢从宁乡之地来到这辉煌深宫,还不是因为放不下……

     越过重重宫门,纪氏同夏楠被领进皇后的宸宁宫。

     宸宁宫前已覆上薄雪,内殿烧起了火炕,一进入便有暖意。

     进入宸宁殿,接待她们的便换成了皇后身边伺候的嬷嬷。

     “老夫人请随老奴来,皇后娘娘已等候多时。”

     纪氏吩咐夏楠要一直紧跟自己,她到哪,她便到哪。

     精致华贵的凤塌上,女子紧紧覆着金丝锦纹绒被,面色苍白,唇无血色,凤眸紧紧盯着进来的夏楠,眉宇间止不住的悸动,突然忍不住咳了起来,一旁的侍女急忙为她顺了顺气。

     饶是夏楠前世见过皇后的模样,这会儿鼻尖也是一酸。

     “皇后娘娘……”

     “老夫人不必多礼。”

     纪氏早前便听闻皇后身子有恙,却是不知已是如此严重,若不是当初……

     皇后跟纪氏说了几句话,纪氏便离开,留下她与夏楠。

     夏楠不说话,手微微在袖子里握紧。

     “按理说,你该唤我一声姨母。”

     夏楠不语。

     “楠儿,你恨姨母吗?把你送去那贫瘠之地这么多年?”

     恨吗?

     或许前世恨过,前世她不懂,不知自己一出生便被称为东陵祸子,不知侯府怎狠心,将她一个二房嫡女送去宁乡那种贫瘠之地,更是放言不到及笄之时,不能接她回来。

     夏楠真的恨过,因为这命令是皇后下的。

     她不懂,自己母亲容氏与皇后是手帕之交,难道母亲生产她时难产而亡,便惩罚她孤苦伶仃一个人那么久吗?

     可是现在她已明了。

     磨难了一世,不明不白被人推上火台,烈火焚尽她的身躯,火光冲天,却无人阻拦,只因她是东陵祸子。

     还能怎办?

     只是她不甘啊,凭什么一个所谓的大术师断言她是祸子,便要了却她的一生。

     她犹记得前世,夏威侯府欲图谋逆,皇帝下令满门抄斩,纪氏气急攻心,瞪得通圆的双眼溢着红丝,刀起,人头落,而她在刑场的另一端,漫天火焰无情将她吞噬。

     真是可笑,夏威侯府世代忠臣,祖父跟大伯的人品她再清楚不过,怎会谋逆?

     再一睁眼,却是回到从宁乡来京城的路上。

     只是这一次,她不会让夏威侯府落得满门抄斩的结果,她也不要化为飞烟。

     “回禀皇后娘娘,夏楠不恨。”

     夏楠目光对上皇后的,纵然她重活了一世,但里头写着太多她看不懂的。

     “不恨就好,不恨就好。”

     夏楠恭敬站着,她记得,前世皇后问的,依旧是她恨不恨,只不过她回的是恨。

     皇后突然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一大堆宫人涌了进来,慌乱之中她被狠狠推撞,狼狈不堪。

     她不过是说了一句恨,为何皇后有那么大的情绪。

     而现在,皇后像是原本提着的一口气松了下来。

     她朝夏楠招了招手,让她靠近过来。

     夏楠走近,皇后宫殿点了沉香,但她却能闻得到皇后身上那淡淡的药香味。

     “这残玉,是当年你母亲留下来的,如今,是该给你了,本宫无能,无法庇佑你直至及笄,不过,总会有人护你安顺的。”

     夏楠接过皇后手中的金丝锦帕,掀开锦帕,里头安安静静躺着一块质地通透的玉,残玉呈圆形,中心有留空,由中间处断裂,一分为二。

     “母亲。”

     夏楠呢喃,多么熟悉却陌生的字眼。

     “你先回去吧,本宫乏了。”皇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夏楠福了福身,将锦帕里的残玉收好,便退出了宸宁宫。

     夏楠刚走,皇后便睁开了眼,望着她离去身影,眼角竟垂挂着点点晶莹。

     “像,太像了……容澜……”

     皇后闭上眼,眼角泪珠垂落,脑海中又浮现那抹身影。

     阳光斜照,暖色映在她如玉般莹润的脸庞,只听一阵银铃响起:“梓慧,我们一定要当最幸福的人……”

     出了宫门,远远地,夏楠便见纪氏,她快步朝纪氏走去,却突然停了下来。

     祖母身旁有人?

     远处那人银袍披身,衣角猎猎生风,夏楠看不见他正脸,却见背影笔直,身形修长,倒是有几分熟悉。

     夏楠心猛地一跳,突然不敢走上前。

     纪氏瞧见了她,唤她过来。

     夏楠默默走到纪氏身旁,低声唤了声“外祖母。”

     她之所以能提前回京城,不过是因皇后要见她,而她的身份,在及笄之前却是不可暴露,回了夏威侯府,她便是表小姐,只能唤纪氏一声外祖母。

     纪氏见到自己孙女,眼角一弯,对着身旁高大的男子道“这是老身的外孙女,单名一个楠字。”

     男子朝夏楠点了点头。

     夏楠低着头,微微福了身。

     纪氏朝夏楠递了个眼神,让她先去车里等着自己,夏楠便先回了车里。

     一上车,夏楠不由得大口大口喘着气,幸好……不是他。

     幸好不是那个……让她万劫不复的人。

     但外面这个人,也是她挥之不去的恶梦。

     阎珏!

     他一出现,便勾起她无边的恐惧,她永远都忘不了,当日一双他的手猛地一推,自己瞬间身处火海。

     她哭喊着求他,也哭喊着求那个人,可那个人眼里始终一片冷漠冽然,冷眼看着漫天火焰在燃烧她,任凭她撕心裂肺哭喊求救,岿然不动。

     忆起前世,夏楠的心颤了又颤。

     她不懂,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只不过是爱错了人,只不过是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只不过是做错了事,却要以死赎罪吗?

     当年,若不是因为他,她也不会自曝身份,不会因为她是东陵祸子,而注定赴死的结局。

     她恨,她怎能不恨。

     她恨皇后,恨她下令让她去宁乡,她恨侯府,十几年未曾看望过她一次,任凭那些人欺凌自己,她也恨她母亲,生下她却抛弃她,她恨那个大术师,断定她一生的悲剧,她还恨世人,硬将一切祸灾难都推到她身上,在台下冷眼期盼着自己被烧死。

     她还恨他,但……她更恨自己,无知懦弱,卑微至极。

     也许是老天怜悯她一生凄苦,便让她重生回到十三岁这年。

     让她去寻找前世种种未解的谜团。

     夏楠攥紧了手,这一世,她不仅要寻找前世未知的答案,亦要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和平美满过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