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 送走
    夕颜阁临湖而建,每当有清风拂过,便能带来一阵清凉,而黄昏时,天上点点金光撒下来,落在湖上,倒映出一片金色,映着夕阳,似是女子姣好的颜容,故因此而名,夕颜阁。

     苏氏领着夏楠到了为她布置的闺阁,“这里一切我都为你换了新的,楠姐儿看看可有不满的?若是需要什么,尽管跟舅母提。”

     这间屋子的主人原本是夏研,夏研是夏威侯府的嫡女,身份高贵,所用的所住的自然是最好的。

     “屋子里的摆设大体没有改变,不过我为你添了一扇描金边镶翡翠牡丹屏风,还增了一个缠枝牡丹翠叶熏炉,做女红或者练字时,往其中加点香料,可起到舒缓身心的作用,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夏楠眼角含笑,苏氏待她也是极好的,这屋里的一切,皆是以嫡女的标配来装扮,屋子摆设精细,物件更是精致,她满意得紧。

     “喜欢,大舅母费心了。”

     “那就好,你先休息一下,待会儿我拨几个丫鬟给你使唤,再出去走走,熟悉熟悉环境,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苏氏握着她的手,笑得温和。

     苏氏出了夕颜阁,便挑了几个丫鬟,正准备给夏楠送去,可这时却收到消息,纪氏拨了自己底下伺候的翩若跟惊鸿两位姑娘去伺候夏楠了。

     闻言,苏氏只是淡笑,依旧将人送了去,老夫人这是怕夏楠受一丁点苦呢。

     夏楠看着眼前这对娇若桃花的美人儿,眸光含笑。

     “说说你们的名字,原来是在哪儿做事的,我好给你们安排活儿。”

     “奴婢翩若,原是二等丫鬟,在老夫人底下伺候。”

     “奴婢惊鸿,原是二等丫鬟,在老夫人底下伺候。”

     夏楠记得这两丫头。

     前世苏氏给她安排的丫鬟瞧不起她这位从乡下来的表小姐,办事不尽心,而她对于内宅的事情又不熟知,以至于底下的人都有许多被府中的姨娘小姐收买,造成后来她艰难的处境有着莫大的关系。

     而后纪氏拨了自己底下翩若跟惊鸿两个丫头给她使唤。

     两个丫头一来立马帮她整治底下的丫鬟,让那些丫鬟好生害怕,办事也不敢不尽心尽力了。

     虽然翩若跟惊鸿不是从心底服夏楠这个新主子的,但好歹是个忠心纪氏的,对于她的一切,也是尽力去办。

     若不是之后夏楠遭人挑拨,一怒之下让纪氏将这两个忠心的丫头随便嫁人了,或许之后她也不会有那么多不顺。

     “既然你们是外祖母的二等丫鬟,那便在我这当大丫鬟吧,你们的月例我会照着你们之前在老夫人那的给,不会亏待你们,你们如今是我的人,我的荣辱直接关系到你们的生存,希望你们办事尽心尽力,还有,内宅的事我并不熟悉,底下的丫头也需要你们来调教,我说的这些,你们可都愿意?”

     夏楠将一番话放了出来,翩若跟惊鸿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眼中看出了惊诧。

     原本她们是不太甘心从老夫人院子里的二等丫鬟被调来这里当表小姐的一等丫鬟的,跟着老夫人久了,为人处世方面定然有所增长,表小姐虽有老夫人疼爱,但毕竟顶着表小姐的名声,算不上侯府真正的小姐,而她又是流浪在宁乡之地这么多年,性情也不知是个怎样的。

     不过她一开口的一番话,可算是让两个小丫头惊讶了一番。

     本以为表小姐会怎样来拿捏她们,但没想到她却是直接把话放出来。

     “小姐您放心,奴婢做事,一定尽心尽力,还有翩若,也一定会尽心尽力服侍小姐的。”说话的是惊鸿,她生性活泼,在纪氏那里经常妙语连珠,逗得纪氏十分欢喜。

     翩若的性子却与她相反,翩若沉稳,庄重,做事极为细心。

     夏楠点了点头,正巧外面管事妈妈领着几个小丫头进来,她便一并说了顿话,至于分等级的事,得过一段时间看看她们的表现。

     几个小丫头为了博得夏楠欢心,这几天皆是很勤快,殷勤得很。

     夏楠哭笑不得。

     入了夜,寒露渐重,夏楠屋里燃起了火炉,她打开窗,窗外飘着的白絮缓缓而落,落在她晶莹的掌心,化成一片冰水,微凉。

     “小姐,你这样会受寒的。”翩若担心道。

     夏楠摇了摇头,不知不觉,她已到侯府半个余月了。

     在这半个月里,她每日除了晨昏定省,到纪氏那里请安,其余的日子便是在夕颜阁读书学做女红。

     年尾将至,府里也开始忙碌了起来,她却开始蹙起了眉头

     前世也是这样的时候,那件事,应该也在计划之中了吧。

     或许她该找个机会,出去一趟。

     “翩若,我记得院子里有个小厨房?”

     翩若应道:“是的小姐,不过小厨房许久没用,只怕是积了不少灰。”

     “你派几个人去打扫下,明天我要用到。”

     翩若立马退了下去,夏楠躺在紫檀木折枝梅花贵妃榻上,随手拿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烛火摇曳,暖黄的光映射在她娇艳的脸庞上,她那长而翘的睫毛,在光洁的脸庞上投下一片漆黑的剪影。

     她看的是,《道德经》

     夕颜阁灯火未灭,韶松堂同样亮着灯。

     纪氏面色有些难看,别过脸,不去看端坐在主位上的夏威侯爷。

     “你简直就是胡闹,居然没把楠姐儿送走,还把她留在府中,万一事情暴露出去了……”

     夏威侯爷低声呵斥,苏氏跟夏威侯世子在下面略微尴尬。

     面对夏威侯爷的质问,纪氏冷哼,“那是我孙女,住在府中,有何不可?楠姐儿年幼时便养在我膝下,五岁那年你们偏偏要把她送走,我的孙女受了那么多年的苦,好不容易回来了,我是绝对不会再把她送走的!再说了,楠姐儿还有不到俩年就及笄了……”

     “你也知道楠姐儿还未及笄!”纪氏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夏威侯爷打断。

     “那又如何!总之,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同意你把楠姐儿送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