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9 赴宴
    翩若端了一壶山楂茶进来,正见夏楠倚在窗边,双手托着下巴,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姐儿是在想些什么呢?”经过这段日子的磨合,翩若对这位新主子也愈发亲近起来,夏楠有些话,也是跟她说的。

     “翩若,你跟在外祖母身边多年,怎么看待二小姐?”

     翩若没想到夏楠问的会是这样的问题,心里咯噔一下。

     “小姐,奴婢万万不敢议主子的。”翩若紧张地抓紧了袖子。

     夏楠皱了皱眉,暗暗叹了口气,翩若性子沉稳,院子里事情交给她她着实放心,但她却是个拘谨的。

     她让翩若出去,唤了惊鸿进来,同样是问她同个问题。

     惊鸿思索了一下,便道:“在姐儿您还没进府之前,二小姐是最得老夫人喜爱的,二小姐沉稳大气又不缺活泼率真,每次去韶松堂总能逗得满堂欢声笑语,老夫人时常盼着二小姐能多来走动呢。”

     小丫头望了一眼眸光有些低沉的夏楠,又道:“不过现在老夫人最疼爱的是我们姐儿了,最盼望能多走动的,也是您了,您可不知道……”

     惊鸿又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夏楠却没再听进去。

     夏颖对她……究竟是抱着何种目的呢?

     很多事情,倒是与前世不同了。

     前世也是这个时间,夏颖受邀参加凌云郡主的生日宴会,那时夏颖与她并不相熟,两人也无过多交集,这个宴会,她并没有带夏楠前去。

     三日很快便过去,夏颖一早便过来找夏楠。

     夏颖的出现,让人眼前一亮。

     她生的貌美,今日穿着一身紫色缠枝绣海棠花金袄裙,步履袅袅,头上挽了个云鬓,别上一支云鬓花颜云步摇,步摇垂下的几丝金珠条随着她的走动摇摆,晃荡出耀人弧度,素脸略施粉黛,娇柔双颊附上一层霞红,只见那墨色深眸眼光流转,眼角微挑,傲人之姿顿显。

     “我来接妹妹一同去乘车。”

     在夏楠打量夏颖的同时,夏颖也在打量夏楠。

     夏楠今日身着淡蓝色柿蒂纹袄裙,头上一根宝蓝吐翠孔雀吊钗,细小耳珠上仅别着一对玉葫芦耳坠,脸上略施薄粉,她的五官本就长得柔和,这样一身打扮,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好似温润的水,只让人觉得舒服至极。

     “颖姐姐今日这身打扮,好生娇美。”夏楠毫不吝啬的赞赏。

     女子天生爱美,夏颖也不例外,听到夏楠赞赏自己,脸上笑意更浓。

     “若是不打扮得好看些,去了宴会上,岂不是要被他人给比了下去。”

     夏颖笑着把话扯到了宴会上去,倒也是大方接受夏楠的赞美。

     两人一同乘上了马车,倒也融洽。

     到了凌王府,夏颖的大丫鬟似水递了请柬,她们便被人领了进去。

     小厮带着她们,踏着鹅卵,绕过几个前院,穿过一座座穿过由汉白玉制成的拱形石门,便见一个清澈不见底的深湖,湖上一座造型精致,乃是雕刻着鲤鱼戏珠的石桥正映在她们眼前。

     石桥上雕刻的鲤鱼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犹如真的显现在众人眼前一般。

     而吸引她们眼球的并不是这座石桥,而是石桥上的人。

     “颖姐姐,你来了。”

     见夏颖来到,桥上一抹湘妃色身影飞奔而来,就在夏楠以为她会扑倒夏颖身上之时却稳稳当当停在夏颖跟前。

     “都这么大个人了,还是这么毛毛躁躁。”

     夏颖笑骂着少女,那少女脸上却不见尴尬之色,而是更加亲昵地挽着夏颖的手。

     “人家想你了嘛。”

     夏颖目光瞥到一旁的夏楠,对身旁的少女道:“这位便是我与你说的表妹,夏楠。”

     转头又对夏楠道:“楠妹妹,这位是卫国公府七小姐,卫淸萱,妹妹亦可唤她清萱。”

     卫淸萱身着湘妃色绣缠枝纹金袄裙,衬得她的小脸如玉般娇嫩,一双灵动的大眸子肆无忌惮地在夏楠身上转了转,却在听到夏颖的话时“噗呲”一笑。

     “原来她就是死活赖着不走住在侯府的那个表小姐?”

     卫淸萱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正好让在场的人都听见。

     夏楠微微蹙眉,不卑不亢道。

     “我是卫七小姐口中住在侯府的表小姐不假,但却不是赖着不走。”

     “你不是赖着不走,那你是什么?”

     卫淸萱嗤笑,却被夏颖拽了一下。

     “清萱年纪小不懂事,妹妹别见怪。”

     见夏颖正了脸色,卫淸萱倒也没再说什么,见夏楠不语,以为她是心虚,更是紧紧抱着夏颖的手,将夏楠挤在了身后,似是这样特有成就感一般。

     夏楠不语,一路跟在她们后面。

     卫淸萱还是太小了,不过十岁的年纪,听风便是雨。

     她倒是不在意卫淸萱的话语,但她却是想知道,自己每日足不出户的,到底是怎地传出个赖在侯府不走的表小姐这个名声?

     走到石桥上,便可以望见前方一座立于湖面上的亭子,亭子用四根雕龙浮花柱子顶立,中间摆放着一张檀香木桌子,桌子中间摆放着许多瓜果点心,每一样皆是精致小巧,让人一看着便觉食欲大开。

     不过却无过多人注意这些吃食。

     亭子里早有许多少女,正三三两两站在一起。

     见到夏颖到来,又有一些与夏颖相熟的少女围了过来。

     夏楠默默走到桌子旁边,端详起了上面的吃食起来。

     不过她还未看定,耳边便传来幽幽一道声音。

     “原来二姐姐真的带你来了。”

     这声音,这语气,夏楠一听,便知道是何人了。

     再联想到之前卫淸萱所说她的话,便也释然。

     她转过头,便见少女身着葱绿色柿蒂纹缎子,腰间坠着锦袋,双手则交叉覆在身前,笑盈盈望着她。

     而她身边则还站着一个身穿暖黄色缠枝纹缎子的少女,只见她眉目微低,有些怯生生地站在少女身旁,见到夏楠,发出细小的声音唤了声,“楠姐姐。”

     夏楠站直了身,唇角敛起一抹笑意。

     “原来是五妹六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