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7 遇见
    闻言,苏氏眉头一跳,这些日子她不光要忙着过年之事,更要帮衬着三房那边的事情,忙得她几乎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马儿那事更别提去详查了,现今听夏楠这么说,可是有眉目?

     她紧紧盯着夏楠,便见她道。

     “舅母,前些日子楠儿房里的丫鬟出门采买东西,经过马房时无意见着里面有一对男女在厮磨……我那丫鬟瞧见俩人如此,吓得就要跑,可却听见那丫鬟问起来当日马车一事,她便躲在墙角。”夏楠说的时候,苏氏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他们说着什么?”

     只听夏楠神色一凛,眸中闪过一抹厉色,“那小厮说笑着让那丫鬟该好好感谢他,若不是他给那马儿喂食毒马草,后面的事情哪有那么顺利。楠儿一听,便立马去查了这毒马草,可查阅到的是,这毒马草生长在西北地区的草原上,马儿一旦被喂食这种草,一刻钟内会发疯,变得难以控制,再过不到一个时辰,马儿便会流血致死在京城并无种植,而因这种毒马草毒性强烈,在京城之中是禁止销售这种草儿的。”

     夏楠说完,苏氏眉头更深蹙了起来。

     “那毒马草是丫鬟给的?既然是禁止销售的草儿,为何一个丫鬟会有?”

     “这个楠儿就不清楚了。楠儿听闻,觉得这事重大,便来告诉舅母了。”

     “你那丫鬟所说的话,可为实话?”苏氏面带厉色,眉眼间竟是主母风范。

     夏楠对上苏氏锐利的双眼,眸中一片坦然,“楠儿自是信我那丫鬟的话,这等事情,想必她也不敢乱说,事关重大,还请舅母着重调查。”

     闻言,苏氏点了点头,“与那小厮相通的丫鬟,可知是哪个院子的?”

     夏楠摇了摇头。

     “舅母您问我,我定然是不知的,何不唤我那个丫鬟进来呢?”

     苏氏点了点头,夏楠出去,领了正在掌事堂外面等待的鸳儿进来。

     鸳儿一进来,正对上苏氏锐利的眼眸,心中不由得几分忐忑。

     “把你那日所见所闻再说一遍。”

     闻言,鸳儿不由得望了夏楠一眼,见着的却是她昂着的精致的下巴。

     她恭恭敬敬,对着苏氏,将那****所见所闻一字不漏全数说了出来,说得更是比夏楠说的还要详尽。

     “你可记得那两人的模样?”

     鸳儿摇了摇头,“那日婢子心提到嗓子口了,听到这事赶忙回了院子,生怕被他们捉到,并没有注意看他们是何模样。”

     鸳儿说着,小心翼翼抬眸打量了苏氏一眼,见她微抿的唇角似乎不悦的样子,又道:“不过,婢子记忆力比旁人好那么一点,若是这站在婢子面前,婢子肯定能认得出来的!”

     “哦?”苏氏抬眸望了她一眼,后者重重点了点头。

     ==

     鸳儿跟在夏楠身后,缓步走回院子,心中莫名有些忐忑。

     “姐儿,您为什么不让婢子直言,说那丫鬟是七小姐的贴身丫鬟啊?若是直接说了,大夫人不就可以直接去找七小姐吗?何必还要再多折腾一趟呢?”

     闻言,夏楠浅笑,“你以为只听你只字片语便要大夫人相信你吗?大夫人主持侯府多年,这点事情,她定能查得出来。”

     鸳儿在背后不由得点了点头。

     也是,大夫人是什么样的人她生活在侯府那么多年怎会不知道呢?

     大夫人性子虽温和,但她的手段却不温和。

     她犹记得约莫是两年前,一个被姨娘收买的小丫鬟在大夫人的汤里下药被发现,那小丫鬟被送进侯府的刑事堂被鞭子活活打死,那姨娘进了刑事堂,被生生剁掉双手,血流不止而死。

     鸳儿只要一想起这事,身子不由得一阵颤栗。

     踏在由鹅卵石铺着的小径上,夏楠心情有些微妙,她本来是准备出府的,可想了一下,却打消了念头。

     现今府里不太平,她还是少走动为妙,她是不信,房姨娘还没利用到她,真的会对七号书斋动手。

     思绪之间,夏楠也忘了看前面的路,迎面撞上一抹玄青色身影,鸳儿想要提醒她都来不及。

     夏楠猝不及防撞入一个坚硬的怀抱,挺直的鼻子撞到那硬如钢铁的胸膛,她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你没事吧?”

     夏楠被这么一撞,只能死死捂着鼻子,蹲在地上不停摇晃着头,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却蓦然闯入耳尖。

     “姐儿!”鸳儿急忙去扶夏楠站起来,着急着要看她的鼻子,可夏楠却捂着鼻子死死不肯松手。

     她感觉……有股湿滑的液体在流出来。

     夏楠站了起来,却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蓦然对上一双深眸,那一瞬间,她像是被闪电击中了般,整个人动弹不得。

     男子眉头紧蹙,温润如玉的脸庞带着关怀,深眸更是带着歉意,望着夏楠手缝间流出的鲜红色的血液,眉头几乎可以打结。

     他没想到,走着还能撞到人,还能把人家的鼻子给撞出血……

     “这位小姐,你要不要……”

     他的话还没讲完,夏楠却猛地一下子越过他,迅速跑开了。

     留下他在风中凌乱……

     夏楠跑得很快,鸳儿愣了一秒,超那人鞠了一躬急忙追了上去。

     “姐儿你等等我啊!”

     顾常庭眉头紧蹙,写满了疑惑,明明是他撞了她,为什么她突然跑开,他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而且,他明明看见她眼里打转得几乎涌出来的眼泪,还有那艳红的血液,明明是受伤了!

     他转身追了上去。

     夏楠捂着鼻子,顾不得鼻尖涌出的温热以及那疼痛,跑得飞快,她不敢想象,居然会在这里遇见顾常庭,居然会在侯府里遇见顾常庭,前世她可不是这样遇见他的!

     她说过这辈子不要再招惹他,她只能飞快地逃离,她害怕,害怕对上那双至深的眸子,害怕他对她温声软语的问好,害怕她忍不住又动情!

     “啊。”

     脚突然被石子绊了一下,夏楠一下子跌到在地,鼻子与脚踝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惊呼出声。

     顾不得疼痛,她爬起来就要跑,那道人影却追赶了上来,蹲在了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