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8 囧事
    “你怎么样了?”

     温润的男声从头顶响起,夏楠的心猛地一颤,想站起来却起不来。

     正在她乱神之际,一只修长的手在落在她面前。

     那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莹润的指腹在阳光下微微泛着白色的光,让夏楠有一瞬的失神,这宽厚的手,是她前世一直想要握在掌心的温度啊。

     可是她不敢,顾常庭就这么蹲在她面前,她躲闪不掉,只能死死捂着她的鼻子。

     “没事。”

     这样的氛围有点尴尬,幸而鸳儿很快跑过来了。

     “姐儿你怎么跑这么快。”

     鸳儿急忙扶起夏楠,夏楠忍着痛,一声不吭。

     “扶我走。”

     “可是姐儿,你的脚——”

     “姑娘,你的脚受伤了,不宜走动,否则会更加严重的,不如先到一旁休息一会,我去给你寻个大夫?”他的声音很好听,是那种让人如沐春风的嗓音,夏楠眼圈猛地一下子就红了,她有多久没听过他这样柔声对她说话了。

     可她却不敢在跟他接近了!

     她死死摇着头,又红了眼眶,顾常庭眉头蹙得更深了,对夏楠的愧疚又多了几分,他自己也懂一些跌打,本想亲自替她看看伤口,可顾念着毕竟男女大防,不好逾越,便对身旁的小丫鬟道:“你去寻几个力气比较大利索的婆子过来,再让人去寻个大夫,手脚利索点。”

     鸳儿本来还乱了方寸,不知道要怎么办,现下听了他的话,立马跑回了夕颜阁。

     夏楠跌坐在地上,手又捂着鼻子,其中鼻血顺着她的手汩汩直流,似是伤得不轻。

     “姑娘,先拿这个擦擦吧。”

     他的掌心不知何时放着一块洁白的锦帕,锦帕一角绣着锦鲤,叠的四四方方,正安静地躺在他的掌心。

     夏楠不敢看他的眼,却鬼使神差接过了帕子。

     她回过了神,将锦帕挡在鼻子下,想要止住那不止的鼻血。

     “谢谢。”

     夏楠在他面前还是做不到自然,她对他,是爱,亦是恨,她做不到再见他还能如沐春风坦然相对。

     她冷静了下来,却觉得身周全是他的气息让时间过得十分漫长。

     顾常庭开口了,伸手掏出了挂在胸前的玉佩。

     “姑娘,在下顾常庭,方才是我在想着事情,没注意到前方,没想到不小心撞到了你,而你又撞到这块玉佩上,才让鼻子血流不止。”

     闻言,夏楠的目光不由得落在顾常庭举起的这块玉上。

     这块玉质地通透,阳光之下隐隐有流光在玉质上面滚动,想来价格应该不菲。

     “不是,是我自己没看好路。”夏楠仰着头,原本汹涌流动的鼻血也渐渐止住了。

     “你为何要跑?”

     “啊?”

     没想到顾常庭会这么直白地问,夏楠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顾常庭目光落在她脸上,瞳孔里映入她含水的墨眸,里头蕴满着他看不懂的情绪,他将这他看不懂的情绪归为疼痛。

     “我——”

     “小姐!”

     夏楠正欲回答,不远处鸳儿的声音便传来,这一来,立马缓解了她的尴尬。

     不一会儿,便见翩若惊鸿着急赶来,同行的还有几个婆子。

     几个丫鬟见夏楠手上一大摊血渍,吓得都变了脸色。

     “姐儿。”翩若惊鸿连忙将夏楠从地上服了起来,虽然看到顾常庭很震惊,但多年跟在纪氏身旁,两人多多少少见了不少大世面,她们很快便镇定下来,安排身旁的婆子将夏楠背起来。

     待到一个比较有力气的婆子将夏楠背了起来,顾常庭见状,这才辞别。

     “今日之事是常庭不对,现下未免耽误小姐治疗时间,常庭告退,改日定当登门拜访。”

     夏楠本想说不,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婆子便背着她先行离开。

     顾常庭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胸前的玉佩,无声叹了口气。

     在他们离去之后,一个人影这才从树林后走了出来,看着顾常庭离去的方向,唇角带笑。

     夏楠受伤之事,很快便传到了纪氏耳里,纪氏听闻,脸色都变了,即刻便来了夕颜阁。

     纪氏一进屋,急忙跑到夏楠床榻前,速度快得徐嬷嬷都跟不上,急忙喊着“慢点慢点”。

     “祖母,我无事。”

     夏楠躺在床榻上,看着为她焦急的纪氏,心软的一塌糊涂。

     “李大夫,我的楠姐儿怎么了?”

     纪氏问李大夫,李大夫望了一眼夏楠,再望向纪氏。

     “老夫人,您放心,表小姐她刚才撞到了鼻梁,正中鼻子最柔软的部分,才导致血流不止,现今血已经止住了,只要稍加休养,便会好起来的,至于脚踝,尽量不要走路,休养一段日子便能好起来。”

     听了大夫的话,纪氏非但没有放心,眉头皱的更深了。

     “你是说她不止撞到鼻梁了还扭伤脚了?”

     一屋子的人顿时汗颜。

     李大夫帮夏楠处理了伤势,用白纱将夏楠的鼻子围着脑袋绑了一大圈,特别显眼,而纪氏还没来得及疼惜夏楠撞伤的鼻子,又被提醒了她连脚也伤了,这下可坐不住了。

     “我的楠姐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她半责骂着她,眼神中又满是怜惜,这让夏楠心又软了几分。

     “祖母放心,楠儿休养一阵子便无事了。”

     送走了李大夫,纪氏连忙吩咐厨房为夏楠炖了好几种补汤,更是称这段日子夏楠的吃食全由她送来。

     夏楠拗不过纪氏,只能连连称是。

     纪氏忽然眉头一挑,“楠姐儿,你这是怎么受伤的?脚崴了可信,但你这鼻子……莫不要跟我说是撞到一堵墙了?”

     夏楠欲哭无泪,她能说她真的撞到一堵墙了吗?

     还是一堵人肉墙。

     她还没开口,纪氏突然大手一指,“你来说。”

     鸳儿突然被指了出来,面带忐忑,扑通跪了下来。

     她伺候姐儿,却让姐儿受了伤,按理她是要受罚的。

     “回老夫人的话,姐儿是与婢子在回来的路上一不小心撞到人,这才导致鼻子出血的。”

     “撞到人?撞人哪里了能把鼻梁给撞断了!”

     纪氏厉声,一众丫鬟皆跪了下去。

     夏楠扶额,这么囧的事,她实在不想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