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9 过年
    夏楠受伤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瞬间便传遍全府。

     而纪氏如同火烧眉头般的模样也传遍全府,本来府里的人知道纪氏疼爱夏楠胜过亲生孙女,可没想到,这种疼爱,远远超乎她们的想象。

     于是,一时之间,各房开始往夕颜阁送礼,各种补品各种有助于恢复伤口的送得几乎能堆成一座小山,都巴不得能讨好夏楠,顺便再讨好纪氏。

     夏楠颇为无奈,但也没拒绝这些礼。

     有钱不要是笨蛋。

     与夕颜阁人声鼎沸相比,蝶翠轩就冷了许多。

     李氏几乎是冷着一张脸,听着下面丫鬟的报告,她的脸上愈加阴寒。

     “呵,这老夫人也真会做事,不知道的还以为夏楠才是她的亲孙女呢!我女儿受伤怎么不见她这么关心,夏楠不过扭伤了脚就如此嘘寒问暖,还有这府里的人,都当我是死了吗?讨好一个外来的表小姐,她还真的就把自己当府里的小姐想要蹬鼻子上脸了!”

     李氏丝毫不避讳在两个女儿面前说话,她望着虚弱的夏落,面色终于软了几分。

     “落儿你放心,御医说了,你的脚很快就能好。”

     夏落睁着一双澄澈分明的圆眸,原本苍白的脸上有了几分血色,恬静乖巧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怜惜,她轻轻点了点头。

     昨日已经有御医来为她诊断,并开了药,让她好好休养,脚还是可以恢复的。

     当即众人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楠姐姐也受伤了吗?”

     夏落声音轻柔,一提到夏楠,李氏那一肚子的怒气有上来了,但对上夏落,她一肚子的气也消散开了,只是恨恨道。

     “听说她是撞到了人,结果把自己给撞倒了,落得一身伤。”

     “严重吗?”夏落峨眉微蹙。

     李氏斜睨了她一眼,“我的落儿你就乖乖养你的伤好了,她一受伤,一大堆人巴不得全送了东西,再严重能有多严重。”

     李氏没有注意到,夏落眸中划过的一抹黯然。

     夏娴端着一盘切好的果子进来,见夏落略微失落的表情,再看向李氏,脸色微变。

     “母亲,落儿需要休息。”

     话语冰冷,饶是李氏粗枝大叶,也听懂了她的不耐烦,心中无名火陡升。

     “你什么意思?我在这里碍到落儿休息了?我是你们母亲!我的你们亲娘!”

     夏娴眸色淡淡的,并不言语。

     李氏仿佛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望着一双女儿,有气又撒不出来,只能恨恨离开。

     可心中却是无限的悲凉,丈夫不喜,子女不爱,如今在侯府中地位更是堪忧,她还能指望什么?

     她出身不高,虽顶着个大理寺卿嫡女的身份,可这侯府里真真正正服气她的人能有几个?

     可她又怎甘心,最起码她还是嫡女,娘家多多少少总会帮衬着,不至于让一个姨娘踩到她头上。还有外来的表小姐,不就是一个死去的人的女儿吗?偏偏纪氏还当成了宝,她的一双女儿却没人理睬。

     李氏越想越气愤,恨恨回了听雪阁。

     夕颜阁内——

     “祖母~”

     夏楠眼含泪光,晕着水的眸子更显得楚楚可怜,可偏偏老夫人就是狠了心不吃她这一套。

     “不行,都说吃什么补什么,这猪蹄你就吃了吧,这样脚也能快点好。”

     纪氏根本不理会夏楠的眼神,狠了心要她吃了猪蹄。

     “祖母,您就放过楠儿吧,楠儿招了还不成。”

     她无奈,只能将受伤的经过说了一遍,这时又免不了被一顿质问。

     “你说你撞到了谁?”纪氏蹙眉,府里居然有陌生男子出没?

     夏楠眸子转了转,只能道,“那人自称顾常庭。”

     这话一出,纪氏转头望了一眼苏氏,苏氏立马上前。

     “母亲,这顾常庭是刑部尚书大人幼子,今日是来找世子爷的。”

     苏氏一说,纪氏瞬间了然,既然关乎到朝中之事,她也不好祥问。夏楠从刑事堂走回后院,途中遇到顾常庭,并无可能。

     话到此,纪氏也没再追问下去,又跟夏楠寒蝉了几分,便让她好好休息。

     一行人随之离去。

     这几日过得真不快活!

     伤了脚,夏楠事事都要身旁的丫鬟帮衬,感觉好不自在。

     不多时便到了让家家户户为之欣喜的日子。

     这几日府里的丫鬟有家的回家,只留下一些家生子伺候着,夕颜阁也走了不少丫鬟婆子,相较往常倒是冷清了不少。

     夏楠身着一身牡丹红镶金边缠枝纹湘群,一根腰带别再腰间,用几根金簪将顺发轻挽,只见她容貌娇艳,罔若最为娇艳的海棠。

     今日是大年之夜,她自然也要穿得喜庆。

     翩若将小厨房准备的吃食端了进来,对着夏楠笑道。

     “姐儿今日打扮得可真好看。”

     “那是。”

     过年吃年夜饭是个重要的节日,夏楠却只能在院子里独自吃着。

     纪氏早前派人来接她一同前去,却被她拒绝了。

     她的身份本便尴尬,她只是侯府表小姐,按理说过年应该被接回江西,但纪氏以她受伤,不舍得让她舟车劳顿为由将她留了下来,如此举动,早惹来李氏的不快。如今还再想让她同席吃饭,若她真去了,还不知道会惹得什么样的流言。

     纪氏怜惜她,但也不能不顾府里其他人的感受,只能罢了。

     “好吃的来咯。”

     抱月将最后一样食物端了上来,便要走。

     夏楠急忙叫住了她。

     “别走,一起吃吧。”

     这话一出,抱月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不行不行,您是小姐,奴婢怎么能跟您一桌吃饭呢?!”

     “这是命令,大过年的,难道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吃着一桌子饭?去把其他丫鬟一同叫上。”

     听到这是命令,抱月虽然还是觉得不妥,但还是老老实实去唤了其他的丫鬟。

     夕颜阁里留着的丫鬟不多,但也凑了一大桌子。

     丫鬟们虽不自在,但好在夏楠和气,不一会儿便也都活跃了起来,欢声笑语布满了夕颜阁。

     不多时,却有丫鬟敲门,鸳儿去开了门,发现是老夫人身边的一个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