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5 坦白
    纪氏温柔的眉眼关怀地望着她,那一眼,犹如撞击直撞夏楠心房,她只要一想到纪氏的死状,再与眼前之人的眉眼相互重叠,她的心就疼得厉害。

     夏楠眼里的泪生生被她逼退了下去。

     无论如何,她都要想方设法阻止夏三爷,不能再让侯府蒙受前世那般不白之屈,不能让纪氏再受那种切肤之痛!

     她现在能做的,也只能尽力阻挡夏三爷了。

     “祖母,楠儿没事,倒是您,近日侯府发生诸多事情,您可要照顾好自己,若是伤了身子,楠儿是会心疼的。”

     纪氏拍了拍她的手,笑着应是。

     夏楠回到院子里,刚脱下身上的大衣,就有丫鬟来报,说是二小姐来了。

     她赶紧让丫鬟快请夏颖进来。

     不多时,便见一抹纤细身影出现在眼前。

     “颖姐姐身子可还好?”

     “我并无大碍,今日闲来无事,便想来妹妹这坐一坐。”

     夏颖笑得温和,今日看来,她气色着实好多了,她五官本便极为精致,而今双颊泛红,更是增了几分艳色。

     “姐姐今日前来,也确实有事。”

     “哦?”

     夏楠边泡着乌龙茶,边听夏颖说道。

     夏颖眉目示意了下身旁的翩若等人,夏楠便撤退了她们,心中却在打鼓夏颖是有何事告知自己?

     “听我身边大丫鬟流云而言,昨日她经过夕颜阁,见着七妹身边的丫鬟,鬼鬼祟祟在夕颜阁边转悠,楠妹妹你猜,那丫鬟干嘛了?”

     闻言,夏楠不由得眉头一皱。

     “那丫鬟为何在我院子外转悠?”

     今日寒意更深了一分,夏颖捧着茶杯,眉眼微垂,缓缓抬起眼,目光却没有落在夏楠身上,而是望向夏楠身后不远处的梳妆台。

     “那丫鬟,手上拿着一个用丝巾裹着东西,将那东西丢进了妹妹院子里,而流云眼尖,竟然瞧见那簪子的形状是奇异的兔子形状,这簪子——”

     “是六妹的。”夏楠接了话。

     “没错。”

     夏楠不由得转头望向她,“颖姐姐为何告诉我?”

     这情况看来,夏馨明显是要陷害她,夏落落马受了伤,丢了簪子惹得李氏心疼,李氏先前便看不惯她,若是簪子出现在她手上,只要有心人稍加一指引,李氏便会死咬着她不放。

     但她有纪氏撑腰,李氏定然也讨不了好果子吃,而她只会落得个不好的名声,这场剧,得了好处的,不就是房姨娘?

     夏颖站起身,走到窗边,将窗户打开,一时之间,窗外丝丝冷气透进屋里,夏楠忍不住瑟缩了身子。

     “楠妹妹,那天马车上,马车剧烈晃动,是我拉你垫了背,撞了你。”

     夏楠眉头忍不住打了结。

     她却继续说道。

     “还有,之前凌云郡主的生日宴,我也是故意带你而去的,我想看你出糗,我就想知道,一个乡下来的表小姐,有什么值得祖母那么疼爱,其实我是厌恶你的。”

     夏颖的话,让夏楠大吃一惊。

     她未曾想过夏颖对她居然是厌恶的。

     “我是侯府嫡女,祖母以前最疼爱的是我,可自从你来了,什么都变成了你,我嫉妒,对你也颇为好奇,本想凌云郡主能搓搓你的气焰,可你倒还让我刮目相看,怎么说呢,马车上我是故意的,我也知道你肩膀受了伤,可你这个傻的,居然还去拉我,也不怕我连你一起拽下去。”

     夏颖说话的时候,一直对着窗外,声音淡淡的,清冷的,可莫名的,夏楠唇角却有了笑意。

     “所以颖姐姐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闻言,那道倩影身姿一顿。

     回过头来,狠狠骂道,“你才表里不一!”

     意识到夏楠是在取笑她之后,夏颖才回到座上,对她认真道:“总之,如今呢,我是把你当做亲妹妹看待,之前我就告诉过你,夏馨不是个好人,你把簪子给我,我去还给六妹。”

     昨日簪子落到夏楠手上之后,她一直在思索着要如何解决簪子之事,以她的身份去归还,实在说不过去,为何簪子会在她手里?

     夏娴跟她一直不对头,她又该如何解释。她还没想好对策,夏颖就主动要帮她解决了。

     “颖姐姐要怎么归还?”

     “山人自有妙计。”

     听了这话,夏楠非常爽快地将簪子给了她。

     两人相视,颇有默契的一笑。

     这一事过后,两人也更亲近了一分。

     若不是夏颖所说,夏楠或许还没察觉到她对自己的敌意,不是她不够警觉,只是夏颖的表现太自如,她无从找寻破绽,也不愿与她为敌。

     如今夏颖对她坦白,那也就是真的要将她视若亲人了。

     夏颖走后不久,又有丫鬟来报,说有位府里的姐儿要来找她。

     “姐儿?”夏楠眉头一蹙,府里与她相熟的会来院子找她的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夏颖了,如今她前脚刚走,这后脚的又是谁?

     丫鬟很快领了那人进门。

     她一进门,夏楠眼神一挑,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夏馨身穿翠色绣莲瓣缠枝纹的遍地金袄裙,头上仅插着一根玉簪,琼鼻杏眼,薄唇轻抿,见着夏楠,神色依旧是淡淡的。

     她不说话,夏楠也不开口,她就这么立在原地,却是不卑亦不亢,竟也不觉得尴尬。

     “妹妹这可是第一次来我这儿,快请坐。”

     夏馨坐在了先前夏颖所坐的位置,对着夏楠,忽地露出一抹笑颜。

     “确实是第一次来呢,不知道姐姐可否欢迎妹妹?”

     “有客来,定当以礼相待。”这话的意思是,无论谁来,都是礼貌对待。

     闻言,夏馨低笑一声,她眉眼长得有四五分房姨娘那般的柔和,却比之更多了几分刚硬之色,“既然姐姐不欢迎我,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

     “今日在韶松堂之事,姐姐可都是看在眼里,我母亲受辱,那李氏刁蛮刻薄,处处刁难我们,你看在眼底,难道不觉得刺眼?妹妹可是记得,那李氏,似乎也没给你好果子吃吧?”

     这话是想表达什么?

     夏楠唇角挂着温和的笑意,闻言只是点了点头。

     “那姐姐可想,报复李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