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9 坡脚
    听到这样的话,夏楠现在才是哭笑不得。

     “你居然是偷跑出来的?就不怕回去你祖父再责罚你吗?”

     夏楠这话问了出来,初阳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塞了满满一嘴巴的糕点。

     双手摆动着不理睬夏楠,“早就责罚了,你别老是跟我说话了,我快饿死了你就让我吃点。”

     “我家那位祖宗就那样,他罚我不准吃饭,指不定他现在还在心疼着呢。”

     初阳的性子,夏楠也是无可奈何。

     云祭酒早年为太子太师,由于年老体衰,便请旨回乡修养,没想到皇帝不让,还给他封了一个国子监祭酒当。

     云家是世代书香,却出了云初阳这么一个不着调的,云祭酒恨铁不成钢,可谓是伤透了脑筋啊。

     年老体衰?

     云初阳就呵呵了,她家的祖宗,成天追着她打,蹦起来都能跳三层楼那么高,谁说他年老体衰她跟谁急!

     说到云初阳的三哥,那可就有得一提了。

     前世就连夏楠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女子都能听到关于他的传闻。

     云初阳三哥名唤云初耀,三岁能识字,五岁能作诗,十岁中状元亲上御殿,面对御座,不卑不亢,直道“吾名为耀,定耀世而立”,惹来满堂喝彩。

     那时正逢外国使者来袭,更是凭借其三寸不烂之舌将外国使者成功洗脑,化解了一场不必要的灾难。

     此事一出,外界传闻神乎奇然,京城大街小巷老老少少几乎无人不知。

     夏楠也好奇这位云初耀是何样的人物,但上辈子至死,都未能见上一面。

     不过,她更想知道,云家世代书香,怎地就出了初阳这么一个性子。

     “呼,吃饱了。”

     夏楠思绪之际,初阳已是放下了手中的碗筷,伸手揉了揉肚子,感慨到。

     “让你把丫鬟送我吧,又不肯,那丫鬟真的挺有意思的。”

     初阳念念不忘抱月,恨不得直接把她扛回府里。

     只可惜……她扛不动!

     “你若是想吃,常来便是了,我这儿啊,欢迎你。”

     “那可就说定了啊,到时候可不要后悔!”

     初阳眼瞳里闪过的一抹狡黠之色并没有逃过夏楠的眼,夏楠蓦地觉得,她是不是掉进了一个大坑?

     初阳朝她眨了眨眼,转身便走,走到门口却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

     转过身来,将手中的东西抛给夏楠。

     “对了,这是我来的时候在你院子门前捡到的,看着模样好像挺精致的,可能是你落下的,就顺道捡了。”

     夏楠接过初阳丢来的东西,只觉得掌心一沉,面露惊疑,便见一只兔子模样的金簪落在掌心。

     她的心猛地一瞪。

     “你说这是我院子门前捡到的?”

     初阳见她变了脸色,不由得正色道,“怎么了?”

     “这是我六妹的父亲送给她的簪子。”却莫名出现在她的院子外……

     初阳不以为意道:“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估计是她路过匆忙掉了吧,我得赶紧回去了,不然祖宗又该暴跳如雷了。”

     初阳说完便离开了,夏楠蹙起的双眉却没松开。

     簪子怎么会平白无故出现在她的院子外?

     这是夏三爷送给夏落的,她定然会宝贝至极,平日里也甚少见她会带上这簪子。

     而且,蝶翠轩与夕颜阁根本不顺路,夏落与她并不常来往,那她的簪子又是如何会落在夕颜阁外呢?

     咦。

     顺路?

     能顺路经过夕颜阁的……也只有那些姨娘们所住的院子了!

     夏楠双眼猛地一亮。

     夏馨!

     那日夏三爷将簪子给夏娴夏落,她们却没有,夏芸更是当场哭闹了起来,李氏甚为不满,当时夏馨是在场的,若是说夏馨就此记恨上她们,也并不是不可能。

     可就算如此,为何簪子会落在她的院子外!

     ==

     冬日明媚,晃眼的光在头顶上挂着,屋里的人却如同置身冰窟。

     夏落几乎颤着身子,双眼无神,不知该望向哪儿。

     夏娴紧紧抱着她,泪珠止不住地掉。

     “落落,落落你别吓我。”

     夏娴死死抱住夏落,丝毫不敢松开。

     旁边的医者望了姐妹俩一眼,只能无声的叹息。

     急匆匆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李大夫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李大夫被人一推撞,差点站不稳,但当对上那张愤怒到狰狞的脸,他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见他紧闭着嘴不说,李氏更是狠狠摇晃着他的手臂。

     “你说啊,你说啊,你凭什么说我的落儿瘸了,你凭什么这么说,医者父母心,你到底还有没有点良心?!”

     见李氏神色激动,在场的人赶忙将她拉开。

     “你就是庸医,给脸不要脸,凭什么这么说?肯定是你医术不正,品行不正,想诓侯府的钱!门都没有!”

     李大夫面色变得难看,任谁尽心尽力医治病人之后,换来的却是这样的谩骂,心里都会不舒坦。

     “我为侯府治人数十载,拿的是良心钱,既然夫人质疑老夫的医术,那侯府以后大可不必请我了,老夫担待不起。”

     他说完便走,苏氏只能道着不是。

     李大夫被气走,李氏还一直谩骂着。

     直到李大夫看不见人影,李氏却突然转身到夏落身旁,失声痛哭。

     “落儿,我的落儿,呜……”

     悲凉的哭声伴着冬日的雪,只让人觉得万分冰寒。

     苏氏目光落在那张苍白无血色的脸上,心中不免得怜惜。

     多么好的孩子,李氏刁蛮,却生的一双女儿,夏娴虽任性了点,心地却是善良的,夏落柔弱,性子温软,很是得她跟老夫人的喜欢。

     只是……今早夏娴夏落俩人摔下马车之后,便一直晕厥至今,方才悠悠转醒,夏落一醒来便说腿疼。

     没想到,结果却是坡了脚。

     她如今不过十二,正是芳华之龄,苏氏不敢想象这样的打击,对她来说该有多大……

     “落落,落落你说句话,不要吓姐姐啊!”夏娴抱着夏落,哭得撕心裂肺,泪水湿了她的肩。

     夏落似是终于被她喊醒,那双空洞无神的双眼缓缓淌下一串晶莹。

     苍白如纸的脸挂起一抹牵强的笑。

     声音嘶哑,良久才吐出寥寥几字。

     “我……真的……瘸……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