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1 有孕
    落水那一瞬间,夏楠整个人瞬间窒息,鼻中口中全部灌入寒冷的水,她不能呼吸。

     忽而有一双健壮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她的腰肢,将她捞了起来。

     她贴在男子身上,几乎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

     被救上来之后,寒气仿佛沁入骨髓,让她忍不住瑟缩着身子。

     初阳急忙将她的披风裹在她的身上,耳边传来云初耀教训初阳的声音,她连忙出声。

     “我不碍事。”

     夏楠目光落在身旁的男子身上。

     男子原本一席藏蓝色直缀,领口有貂绒围绕,而此刻,貂绒沾粘在一起,衣衫粘连着肌肤,显露出健壮的胸膛。

     不过当夏楠的目光落在男子脸上时,却有一瞬的惊楞。

     男子眼眸深邃,棱角分明的脸庞上真不停沁着水珠,若不是这情况不大对劲,当真是一抹诱人的景象。

     初阳抓了下夏楠,夏楠急忙回过神,“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阎珏面色依旧是淡淡的冷漠,不过轻轻颔首。

     “初阳,还不快带夏小姐去换身衣裳,莫要着凉了。清谦,你也随我去换身衣裳吧。”

     清谦是阎珏的字。

     夏楠随初阳回了她的闺阁,换上了初阳递给她的宝蓝盘锦镶花锦裙,再喝上一碗还冒着热气的姜糖水,这才降下一身的寒气。

     她刚换上出来,初阳瞬间眼前一亮。

     “对不起啊夏楠,都怪我,要不是我非要抓鱼,也不会害得你落了湖。”

     初阳一脸懊恼,可怜兮兮望着夏楠。

     夏楠噗嗤笑了出声。

     “没事,你看我现在不也一点事都没有。”

     话音刚落,鼻子一痒,夏楠打了个喷嚏。

     初阳,“……”

     “都怪我!我还是给你请个大夫吧!”

     “不用了,喝了姜糖水我暖和了许多。”

     初阳皱着眉头,似乎还不信她的话。

     夏楠引开了话题。

     “方才救我那人是……”

     她的话一出,初阳眉头一挑。

     “你连他都不认识啊,堂堂当今阎太傅嫡孙,如今正四品的大理寺少卿,阎珏,人送外号,冷面阎王。你没看他见谁都是冷着一张脸,活像别人欠了他几万两似得。”话说一半,初阳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这冷面阎王救了你一命,刚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是挺心善的嘛。”

     阎珏……

     夏楠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

     她忘不了。

     前世就是他,亲手将她送上高台,是他一手,将她推入火海之中。

     她始终忘不了,烈焰焚身那种刻入骨髓的痛,还有他连同顾常庭望向她时冷漠的眼神。

     她忍不住打了个颤。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初阳急忙问道。

     “没事。”她只是恐惧那段过去而已,不过今生,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真的没事?”

     经过夏楠的再三保证,初阳这才放夏楠回府,还叮嘱她要时常来找她玩耍。

     今日这件事,云初耀肯定又要捅到云祖宗那里,到时,她的日子又要难过了,一想起这个初阳就伤心。

     回到侯府,翩若最先瞧见夏楠。

     她惊疑一声,“姐儿您这身衣裳?”望向身后的抱月。

     抱月瘪着嘴,“姐儿在云府落水了,这身衣裳是云小姐的。”看样子对初阳还有不少的怨怼。

     “抱月,你怎么保护的姐儿!”翩若厉声,大丫鬟的风范毕显。

     被责骂一通,抱月头垂得更低了,好在翩若也没再说什么。

     “好了,我没事,去帮我准备些热水吧。”

     夏楠落水的事情让底下的小丫头管好嘴,她并不想传出去,让纪氏担心。

     梳洗沐浴了一番,夏楠一身清爽。

     这时,惊鸿却进了屋子,面带不快。

     “姐儿。”

     夏楠见她一脸不快,疑惑道,“怎么了这是?”

     “今日您出去了之后,大夫人便问审了房姨娘,经过多方查证,真的证明马车以及下药一事皆是房姨娘所为,而并非妙姨娘。当时三夫人在场,一个没忍住就上前狠狠推撞了房姨娘一把,那一下也没多重,本来在场的人都没放在眼里,三夫人愤怒是人之常情,毕竟房姨娘做了如此伤天害理之事,可这时房姨娘却捂着肚子倒地不起,您猜怎么着了?”

     闻言,夏楠也不由得疑惑起来。

     “怎么了?”

     “房姨娘怀孕了!”

     “什么!”

     夏楠惊诧地站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房姨娘怎么会这时候有孕!

     前世她约莫是到五六月时才有孕,今世怎么提前了?

     不仅夏楠惊诧,就连纪氏都没想到。

     韶松堂内,气氛低沉,三房李氏拿着手绢,捂着脸嘤嘤哭泣,苏氏面带难色,纪氏的眉头几乎蹙在一起。

     房姨娘已经被送回玲苑了,经大夫确诊,她是真怀了孕,而且已经接近一个月了。

     “我不管,母亲,这个女人不能留!她竟然不把我这个主母放在眼里,公然害嫡女,这样的贱蹄子就应该拖出去打死!您还留着她作甚!”

     李氏被气得怒火中烧,恨不得立马将房姨娘给撕碎了。

     纪氏蹙着眉,望了她一眼,无声叹了口气。

     “现在还不能动她。”

     “母亲!”李氏双目瞪圆,满脸不可置信。

     纪氏无奈道,“夏威侯府底下子孙稀少,不说嫡子嫡女,就连庶子庶女也少,我们侯府香火不够旺盛,房氏再如何,她肚子里坏的,是夏威侯府的子嗣!”

     “可落姐儿同样是您的孙女啊!难道您要为了一个姨娘生的种,毁了一个嫡女吗?!”

     古往今来,姨娘一直都是侯府里最卑贱的存在,姨娘生养的二女,根本抵不上嫡子嫡女半分!岂有护着姨娘的理!

     “我知道你心中有气,房氏是一定要驱逐的,她有孕这段时间,就关押在玲苑,等她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到时,房氏随你处置。你膝下无子,若房氏生的是个男孩,就划到你膝下抚养。”

     “我……”

     “好了,此事就这么决定了。”

     李氏想说,她根本不想要房姨娘生的贱种!

     可纪氏却已经走进了内堂,不再理会她,任她在堂中呼喊。

     李氏气愤不过,只能恨恨离开。

     这件事情,也在底下传开了。